第二天醒来时,泰民已在一张软绵绵的床上,身边还睡着文文,现在看起来还水灵灵的。

  泰民迷迷糊糊的看了看四周,一下就明白过来,心想:“我真的无可救药了!竟然和她做出了那种事……昨天才刚认识,就可以跟人家上看吗?难怪人家说酒后误事!”泰民心里非常后悔,他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小颜。

  泰民随手拣起地上的黑色内裤,穿好衣裤,走出房间找水喝。

  刚出门就看到听到高天杰叫道:“民,醒了啊?昨晚你可是快活啦!来了几次啊?”

  “喂!一大清早的,你在胡说什么啊?”泰民以为高天杰不知道昨晚的事。

  高天杰笑着走过来,抱着泰民的肩膀,说:“都上了人家了,还在这里假正经?”

  泰民一边倒水一边说:“说起来这都要怪你,我都说不要喝那么多酒了,是你一直灌我酒的!”

  高天杰道:“哈!我留了一个好货让你上,你居然连声谢谢都没有说啊?我告诉你啊!你别看文文疯疯癫癫的,其实她可是个乖女孩啊!两年前她呗一个负心汉给甩了,所以才会如此堕落的!她看起来很随便,但平时我们想碰她,可是连门儿都没有!这次她肯跟你,一定是出于一片真心的!”

  泰民喝了口水,说:“哎!总之这次事情搞大了!说了你也不懂,我该回家了,不然我妈又要担心了!”说完,放下杯子就走了。

  泰民回到家,家里一个人也没有,桌子上放着一张纸条:泰民,你妈因急病入院了,回家看到纸条千万别离开,等我们回来!——爸字。

  这一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泰民想去找但是又不知道在哪家医院,而且父亲字条上也叮嘱不要离开,所以泰民只能在家干等。

  这时,泰民父亲回来了:“阿民,你回来了?”

  泰民马上过去,问:“妈妈怎么样了?”

  父亲叹息说:“你妈妈今天早上肝病突发,幸好我刚回家,如果再晚一点送去医院,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你妈妈的肝病恶化很严重,要留院观察……住院的手术费为数可观,这笔钱我会尽量去筹的。阿民,这段时间你要多留在家里,照顾弟弟妹妹。”

  就这样,泰民在家待了下来。父亲每天都外出跟朋友联系,为了借钱而奔波。而泰民则在家里,照顾弟弟妹妹。黄昏时,泰民便会到医院去探望妈妈……

  这天,泰民接到了小颜的电话,说是去公园见面,想和泰民一起去探望他母亲。四点,泰民到了老地方等小颜。

  这时,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HI!阿民,我在这里啊!”

  泰民转过头去一看,马上大喜道:“小颜!”今天小颜很漂亮,与此同时,泰民身后出现了几道人影……

  “小子,居然敢砍我们老大(指黑豹)?”一个大汉大喊一声,接着就是一棍打下,刚好打在泰民的肩膀上。

  泰民暗叫不好,心想:“一定要走!不然一定会被打死的!”

  泰民拼命的奔跑着,身后的骂声依旧此起彼付:“小子,别走啊!就算天涯海角,也要把你追到!”

  在泰民夺路狂奔之时,小颜跟他擦身而过……泰民真实的感受到,她那惶恐而失望的眼神!答应过她要离开黑社会的,如今,却被她看到了真相!免得小颜,泰民有无限的愧疚,但拿只是一闪而过。泰民还得躲避仇家的追杀!

  “我去你M的!”泰民背后中了一棍倒了下来,尾随在后的人已一拥而上……

  泰民的后背挨了五棍一刀,不觉发火起来,抄起身边的一个装水果的篮子扔了过去,在他们用双手抵挡的时候,泰民一脚踢中其中一男子的腹部,这小子马上蹲在了地上。

  一有空间,泰民人就弹了出去,有这些反应是在运动会训练出来的,街边的栏杆泰民能轻盈的越过。虽然跨过了栏杆,但是对方还是穷追不舍。

  ‘轰’突然身后一声巨响,追泰民的人居然被货车迎面撞上。令人意外的场面,警察很快赶到现场,但是泰民早就逃之夭夭了!

  泰民跑回青年街后,打电话给父亲说有点事不能回家了,然后往小屋方向走去。这时,听到了高天杰的声音从旁边的小巷里传来:“喂,你该还钱了!”

  泰民朝小巷里走去,看到高天杰在指着一个大块头大声说:“我给你三天的期限已经到了,今天不能再宽限你了!”

  大块头根本不把高天杰放在眼里,说:“我没说要拖啊!有钱我肯定会还的,糟就糟在我没有钱!”

  “这么说你是在忽悠我?当我是三岁小孩啊?”高天杰死死捏住自己的双拳,心中的怒火正在燃烧。

  “懒得跟你说了!有钱我自然会还你的!”大块头说完转身就走。

  “别走啊!”高天杰一把抓住大块头的肩膀。

  “你他MD!你别挡我的路啊!”大块头回头就是一记重拳,直接轰在高天杰的小腹上。

  泰民看到高天杰被打,马上上去,大声道:“喂!你干嘛打人啊?”接着,一把抱住大块头,对高天杰道:“天杰,快点走!”

  高天杰看到是泰民,笑道:“阿民你来的正好,我们一起把他干掉!”

  泰民还没来得急应高天杰的话,背上已经被大块头重击了一肘……

  这一击打中了泰民心中的怒火,他要发泄了!一记重拳,直接打在大块头的脸上。

  “泰民,我来帮你!”高天杰看到大块头被打倒,拿起旁边垃圾桶里的一个啤酒瓶直接上去,大喝一声:“居然敢不还钱!去死吧,王八蛋!”接着‘乒砰’一声,酒瓶打在大块头的头上。

  大块头一看情形不对,马上挣开泰民,起身就跑。

  “别走啊!”高天杰还想去追,但是被泰民拦住了。

  回到小屋,看到黑仔和肥仔都在那里打游戏,他们看到泰民来了,都回头打招呼:“民哥,你来了?”

  “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啊?”

  黑仔笑道:“不上班,又没地方去,不在这里要去哪啊?这里有好玩的,又有好吃的,多好啊!”

  高天杰也笑道:“他们当然闲了,收账的事都是我一个人在做!”

  黑仔一下子来了兴趣,说:“天杰,那下次你去收账的时候带上我们一起去吧!”

  泰民听了,心里在想:“黑仔和肥仔都开始变了……”

  自从那天起,泰民每天和文文在一起,一次又一次的缠绵。这代表着泰民已经放弃小颜,一步步地走向深渊……

  这荒淫的生活一直持续着,而高天杰和黑仔他们就每天去帮公司收账!泰民除了跟文文之外,其余的时间便跟着高天杰他们百般无聊的闲逛。

  闲逛会有前途吗?泰民也不知道!但是大嘴却逛的异常风光……

  大嘴身上就像永远都有花不完的钱,一票人大吃大喝之后,通常都是由他买单!大嘴的风光,让跟着他的人有恃无恐。黑仔和肥仔也乐在其中,耳濡目染之下,泰民也被同化了!

  这天,高天杰说要请大家去吃饭,约好在电影院门口见面,但是等了半天不见黑仔的人影。

  这时,黑仔跑了过来:“不好意思,我迟到了!你们等很久啦?”

  肥仔笑了笑:“还好,只等了两个小时,别再有下次了!”

  “别气了!给你们看些正点的!双燕齐飞啊!”黑仔说着,就卷起双手的袖子,露出双臂上的一对飞燕,说:“刚刚纹的,帅不帅?”

  肥仔摸了一下,竖起大拇指:“正点!”

  黑仔乐道:“纹这双燕不用三百块,很划算的!”

  泰民:“纹了之后是洗不掉的!”

  黑仔:“一辈子嘛!出来混的,如果没有电像样的东西怎么可以呢?”

  肥仔拍手道:“说得对!我也要纹!”

  泰民听了,心中暗道:“变了!不知不觉就变了……我一定要把持住……”

  行尸走肉的日子,却让文文的一句话给打破了!

  “阿民,我怀孕了!”这消息对于泰民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对于一个未满十八岁的少年来说,他是单纯的,泰民看着文文,说:“那……那我们结婚吧!”

  文文差点笑出泪来,说:“我们两个都还没满十八岁,怎么结婚啊?”

  “那该怎么办?”

  “有什么怎么办啊?拿掉啊!”

  两三千块,依泰民目前的经济情况来说,不是小数目。唯一的办法就是,找高天杰帮忙。于是,泰民找到高天杰,把情况跟他说了。

  高天杰拍了拍胸口,说:“给我两天时间,我帮你借三千块!只要我多追几个人,逼紧一点,把钱要到手就没问题了!”

  两天后——泰民和文文在睡觉,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砰砰砰砰……’泰民开门一看,是黑仔和肥仔,问:“你们不睡觉,这么晚找我什么事啊?”

  肥仔几乎是哭着说的:“民哥,天杰出事了!天杰去追债,跟阿信那帮人吵了起来,被打进医院了!”

  z看X#正tr版N章ow节$H上t酷$匠P网

  听到这消息,泰民心里明白高天杰是为了替他筹钱,才会搞成这样的!

  到了医院看见天杰的模样,泰民他们都吓呆了……

  高天杰被打得全身都包了绷带,右脚吊起,鼻孔上还插着食管,伤势比他们预期的还要严重!

  肥仔问那护士:“护士小姐,病人怎么样了?”

  护士道:“没什么事啦!只是断了几根肋骨,得留院观察两个月!”

  见到这情景,泰民感到一阵心酸!他是为了泰民而被打成这样的……经此一幕,高天杰在泰民心里奠下牢不可破的地位——好兄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