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看着阿文,恶狠狠道:“阿文,选择我跟你说,泰民现在是我的人!”

  阿文听了,心里很不爽,轻哼一声:“哼!毛都没长齐,就帮人家撑腰!”

  高天杰扶着泰民来到大嘴面前,说:“阿民,快点过来对大嘴哥行个礼!”

  大嘴拍了拍泰民的肩膀,对阿文说:“那我现在就收了他!从今天起泰民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你就跟我说吧!”

  阿文点了根烟,说:“大嘴,别以为有武哥给你撑腰,你就可以任意妄为。”说完,带上手下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说了句:“那小子迟早会给你闯祸的!”

  大嘴扶着泰民说:“泰民,以后你可以放心了!”

  高天杰道:“是啊!以后有什么事就找我们大嘴哥!”

  大嘴仰头笑道:“哈!我现在就耍耍当老大的威风,带你去见见真正的老大——武哥。”

  泰民现在终于明白了,终于深深的体会什么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了。

  铜仁路,一间破旧的麻将馆里,整个馆子竟只有五个人,四男一女,都是自己的人。

  位置上坐着一名相貌猥琐的中年人,他叼着烟,翘着脚坐在椅子上,口中含糊不清地骂道:“妈的,今天的手气真背!”

  猥琐中年人对面坐着个浑身缠着绷带的男子,看来伤的不轻,年龄要比他年轻上几岁,他笑道:“大哥,我说你啊,赶紧把你那条红底裤脱了吧,一点用也没有,看,自摸,糊了!哈哈!”

  另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看着对面的男人,说:“武哥,听说你今天搞了大事。”他叫阿咪,暴力团的老成员。

  猥琐中年人笑道:“武哥跟东胜的人从来就没有搞不定的事啊!”他叫三仔,也是暴力团的老成员。

  缠着绷带的男子也笑道:“对啊!武哥威武啊!”他叫蛇头,暴力团的高级成员。

  “我们出来混的,是靠拳头。小弟被人欺负,做大哥的怎能不出头呢?凡事都忍的话,以后还有谁会跟我呢?这是我打回来的!”说话的男人全身纹了四条龙,很是霸气。

  蛇头:“武哥,今天晚上大概多少人去啊?”

  纹身男人道:“几十人吧!”

  坐在纹身男人身边的女人关心道:“武哥,晚上要小心啊!”

  纹身男人点了根烟,说:“放心吧!又不是第一次砍人!我怎么会有事呢?怕是怕那些小的……不过我们刚出来时也是这样!如果没被砍死,不就可以出位了!很多人都因此废了。怕死的就别出来混!”

  蛇头笑道:“所以说只有武哥才混的如此出色啊!”

  纹身男人:“那当然!那是用命拼来的啊!”

  “大哥大嫂!”大嘴推门走了进来。

  “大嘴,你死哪去了?这么久才出现!”纹身男人正是武哥,原名莫巾武,浑身充满了霸气,暴力团青年街话事人。

  大嘴拿出手机,看了看咒骂道:“cao,又坏了。大哥找我什么事?”

  “哗啦哗啦!”莫巾武边洗牌边说:“你失忆了?今晚我们跟东胜的开打啊!十点集合!”

  大嘴笑着说:“搞这么大啊?”

  莫巾武:“我都要在场,你说大不大啊?”

  大嘴拉了张凳子坐下:“那我知道了,一定准时到场!”

  莫巾武转过头看着泰民:“咦?这小子是谁?”

  大嘴叫过泰民,说:“他叫泰民,我刚刚收的小弟。”

  莫巾武吸了口烟:“刚好,今晚也叫他一起来!”

  泰民听了,马上说:“大嘴哥,我本来不是想加入的……”

  “小子,你疯啦?”莫巾武‘啪啦’牌一推,大声吼道。

  大嘴马上站起来,说:“没有……他是新人,还不懂规矩。”

  “我不管那么多,总之今晚的事情很大,是暴力团的人都要出现!”

  泰民第一次看清武哥的样子跟身材,他的样子就注定要在黑道打滚的!泰民被他的气焰所唬的喘不过气来!

  青年街,往里走不多远就是一排排帐篷火锅店,每个帐篷下面都坐满了人。外面下着倾盆大雨,面前却摆着香气逼人在锅里不停翻滚滚的牛羊肉,这是多么的富有诗意啊。

  高天杰死死盯着锅里的狗肉,嘴上不停嘟囔:“泰民,多吃点,晚上打架是件体力活。”

  @看t正◎版章:节z上酷匠网t6

  泰民端起一杯水,说:“天杰……我……我晚上能不能不去啊?”

  高天杰夹起一块狗肉就往嘴里送,说:“不是吧!你现在才说这种话?那你刚刚又答应武哥?”

  泰民拿着杯子迟迟没有喝,说:“我看到他那么酷,那么凶恶,很……很难说不的嘛!”

  “不去的话,他一定会追究的!”

  “我知道。不过……”

  高天杰喝了口酒,说:“阿民,不用怕的!今晚武哥带头,差不多青年街、铜仁路暴力团最出位的都会到齐。这下有的打了!”

  “对方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的!”

  这时,雨中走来了两个人,是黑仔和肥仔:“民哥!”

  泰民看到他们,很是意外:“黑仔、肥仔,你们怎么来的?”

  黑仔走到泰民面前,说:“是天杰叫我们来的,民哥,这你就不对了!我们怎么说也是福祸同当的啊!今晚这么大事件你也不告诉我?”说完,坐下:“老板,再来两副碗筷!”

  泰民看着肥仔,说:“肥仔,今晚是要砍人,可不是开玩笑的!”

  肥仔很沮丧的说:“怕啊!不过……不过我们是好朋友嘛!有事当然要一起出头啦!”

  高天杰点了根烟,说:“其实这有啥好怕的!要是死的话,逃都逃不了!”

  黑仔扮了一下鬼脸,说:“怕是怕被人砍花了脸,这样子以后就泡不到妞了!”接着大笑道:“哈哈,开个玩笑!”

  泰民站起来,拿起一瓶酒就直接喝完,说:“你们先聊,我回家了!”说完转身就走了。

  晚上,泰民和高天杰等人约好了,一起去祥和大酒楼集合。

  祥和大酒楼一共有七层,在接引小弟的带领下,泰民一行人直接上到了六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