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老师把泰民和泰母护到身后,看着阿文,问:“你们是什么人?找我的学生有什么事吗?”

  酷v1匠}网正a版4首yb发fj

  阿文用夹着烟的手指着徐老师,微微一笑,说:“听你的口气,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胳膊上缠着绷带的花少看到泰民,马上到阿文身后,指着泰民说:“老大,他就是泰民!”

  阿文把烟丢到地上,走到泰民面前恶狠狠地说:“小子,我就是暴力团的阿文!你叫人打伤了我的小弟花少,今天专门来找你谈谈的!跟我来吧……”

  一个小弟直接上去推了一下泰民,吼道:“你磨磨蹭蹭什么啊?我老大叫你过去啊!”

  徐老师一把推开那个小弟,大声道:“别乱来!我是泰民的教导主任,有什么事跟我讲!”

  郭明赶紧走到徐老师面前,小声道:“徐老师,你就让他们跟这个学生谈吧!总之大事化小……”

  没等郭明把话说完,徐老师就说:“校长!这里是学校,怎么可以让黑社会在这里胡作非为呢?”然后看向阿文,说:“这位大哥,希望你们自重一点,要不然我就报警!”

  阿文“啪啪”就是两巴掌打在徐老师的脸上,骂道:“你是不是读书读傻了?我要是怕警察我就不会到这来了!”接着勾勾手指:“带走。”身后三个小弟立刻将泰民连拉带扯的往外拖。

  泰母刚想上前去劝阻,却被四五个小混混拉住无法动弹,泰民就这样被拉出去了。虽然泰民是背对着母亲的,但是他能感觉到母亲一直用关注的眼神‘送别’。

  刚才校长室的动静早已惹的周围正在上课学生们的关注,纷纷伸出了脑袋,当看到一帮黑社会之后,一个个比小母鸡还要小母鸡的躲进了教室里。

  学校后面的小巷——‘砰砰砰……’泰民满身是血的跪在地上,说:“你们把我叫出来只是想发泄而已,那就来吧!打吧!”

  “我cao你ma的!你以为你是超人啊?”花少嘟囔了一句,一脚踹在了泰民的脸上,他惨叫一声,跌到了三米以外,然后就开始在那哆嗦。

  阿文点了根烟,走过来,说:“花少,你先休息一下吧!”然后飞起一脚,结实的踹在泰民的胸口,泰民很干脆的吐出一口血沫。接着,阿文的手下都冲了上来,对准泰民的脸没头没脑就是一阵猛踹。

  阿文看了看旁边的垃圾桶里面的酒瓶罐子,说:“照你们这么打,要打到什么时候啊?”说着就拿起一个酒瓶,抓着泰民的头发,大声道:“去死吧,白痴!”接着就是‘乒嘭’一声,泰民的脑袋开花了。

  阿文看着地上的泰民,也不知道死了没,就看到他那脸上全是血,两只眼睛好象都向后翻了,跟死鱼一个德行。

  阿文擦了擦嘴巴,呸了一口:“真是一个垃圾!”说完,带着大家离开了小巷。

  没多久,泰民迷迷糊糊的听到母亲在哭泣的声音,哭个不停,泰民知道母亲很心疼。让母亲心疼,泰民也心疼!

  第二天,泰民全身缠着纱布,躺在床上。父亲早早就去上班了,只有母亲在厨房煮饭。

  ‘叮铃铃……’电话响了,泰母从厨房出来接:“喂,哪位啊?哦,天杰啊,你找泰民吗?”

  泰民一听到是高天杰,马上跑过去小声说:“妈,说我在睡觉!”

  高天杰是泰民的好朋友,但是泰民却拒绝听他的电话,原因是,他加入了黑社会!泰民心里在想:“我再也不和黑社会的人来往!为了妈妈……我不想再让她伤心!”

  从那天起,泰民已经回不了学校了,只好在外面找份工作。但是工作不好找,最终还是高天杰帮他找了份工作——餐厅服务员。

  一开始还好好的,直到有一天……

  好意餐厅(泰民上班的地方),人声鼎沸,穿着白衣的服务员忙碌的在各桌穿梭,这里的生意可见一斑。

  泰民刚准备上菜,就看到阿文坐在中间那桌,正往自己口中送菜。

  “文哥,来,兄弟们好久不见,我敬你一杯。”麻叔(泰民的老板)殷勤地过去敬酒,阿文胡乱抓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仰脖把酒喝到肚子里之后,他靠在椅子上说:“麻叔,无事不请神,这次请我来肯定是有什么事吧?说吧!我这听着呢。”

  “嗨!看你说的,好象哥们儿没事就不请你喝酒似的。”麻叔冲着站在那边的泰民喊道:“去,把准备好的东西拿过来。”

  “嗯。”泰民往门外走,忽然,阿文粗壮的手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一使劲,泰民整个人被甩到桌上,圆木桌被从中砸成两截,汤汤水水洒的满地都是。

  “咳。。咳。。咳。”泰民在拼命咳嗽,这一下可真够重的。但还是慢慢的站起来:“文哥,你有什么事吗?”

  阿文恶狠狠地说:“怎么了?看到我都不跟我打招呼啊?我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是跟我,当我的小弟;二是给我舔鞋子,直到可以照镜子为止。”

  “你们欺人太甚了!”那一刻,泰民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竟然漠视严重的后果,直接一下子撞到阿文的腿上。

  当时阿文就感觉一股钻心窝子的疼痛,他被泰民撞倒在地上。但是泰民也没好到哪去,他被阿文的人拉到一边,拳头和板凳直接招呼他,麻叔也只是在那看。

  这时,门外走来一群人,高天杰也在其中,为首一个男人戴着墨镜,抽着香烟,一身黑色皮夹克,走进来说:“哇!打死人了!”

  高天杰小声对那男人说:“嘴哥,地上那人就是我的兄弟,救救他!”

  大嘴,喜欢戴眼镜,胸口上纹了只飞鹰,极重义气,暴力团武哥的手下。

  大嘴叼着烟,看着阿文,冷道:“阿文,这小子我认识,你给我个面子吧!”

  阿文看是大嘴,于是走了过去,说:“你好像是叫大嘴,不叫大哥吧!我怎么给你面子呢?”

  大嘴依然是冷漠的表情:“大家都是出来混的,这些事无所谓吧!”

  阿文指了指地上的泰民,笑道:“我跟你是无所谓,不过这小子不是。我是暴力团的人他都敢动我,我们都是自己人,你当然要帮我啊!”说着,拍了拍大嘴的肩膀,说:“大家都在一条船上,枪口何必对着自己人呢?”

  大嘴怒了,但还是忍了下去,说:“他都被你打成这样了,你也不用做的这么绝吧?”

  阿文大拇指点着自己的胸口,说:“他打我的这口气还没消呢!”

  高天杰全身充满了杀气,狠声说:“那你到底想怎么样?杀了他啊?”

  阿文一把将泰民拉起来,走到旁边的桌子拿起一个杯子,说:“放过他也行!这小子刚才打的那么过瘾,肯定是高潮迭起,精力过剩!在我面前打飞机,把这个杯子装满吧!”

  “你变态啊?”泰民急了,刚说完,阿文的巴掌就打在了他脸上。

  “帮他脱裤子!”阿文一声令下,手下们一拥而上就要脱泰民的裤子。

  泰民用力挣扎,大声问:“大嘴哥,是不是进了黑社会就不会让人欺负啊?”

  “啊!”大嘴和高天杰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都没有回答泰民的问题。

  “大嘴哥,让我加入你的组织!让我加入你的社团!”泰民最终做出了选择。

  大嘴一下子回过神来,说:“天杰,去把阿民带过来!”

  “是!”高天杰忙上前扶住泰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