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市一中占地面积的确很大,非常大,有七个篮球场,一个足球场,一个橡胶运动场,一个十二层高的学生宿舍,四个教学楼。光是这样的设施已经足够让南海同等级的学校折腰了。

  在篮球场上,早已站满了学生,不少高二,高三的学生们在打蓝球,有三对三斗牛的,也有五对五打半正式比赛的,总之是热闹非凡。

  “快点,快点!把球给我!”

  “拦住他!拦住他!”

  一个身材强健的学生拿到球之后,迅速向蓝下跑去。

  “黑仔,这边啊……”一个身高1米75,身材瘦弱的学生大喊一声,明显他们是一队的。紧接着,黑仔球传到了瘦弱学生的手中。

  瘦弱接到球,心中一乐,连续玩了几个花式,轻轻一抬手。伴随着“扑”的一声,蓝球准备地入框,空心三分球!

  球进了,掉下来的时候砸到了对方站在球框下的一名学生。

  “耶!民哥好棒!”胜利的一方没注意到这一点,只是一阵欢呼。

  瘦弱学生名叫泰民,高二十二班的学生。

  “喂!你们撞到人了,至少要说声对不起吧!”对面的学生不乐意了。

  黑仔听了,回头比出中指大声道:“对啥不起啊?愿赌服输,两打汽水啊!老弟!”

  对方的学生可不干了,一帮人就围了上来:“先说对不起!”

  黑仔一把将对方前面的学生推了一把:“怎样?想赖账啊?”

  泰民拉着黑仔,说:“黑仔,别吵了!我说一声对不起就算了!”

  “呀,真好吃!”从教学楼方向跑过来十几个学生,为首一个抱着一个女学生,吃着雪糕:“在我的球场打球,还大呼小叫!”

  他叫花少,17岁,高三学生,身后跟着一帮学生,嘴里还叼着烟,一副很嚣张的样子。

  “花少来了!走啊!”学生们一看到花少全跑了,球场上只剩下泰民等人。

  泰民身后的肥仔脸都变形了,那肥肉开始不规则的抖动:“那个王八蛋又来了!我们走吧!”

  黑仔眼睛一瞪:“怕他咬你啊?这球场是他的吗?”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花少放开那女学生,慢慢走向黑仔,嘴巴还一直舔着那雪糕。

  肥仔马上缩到黑仔身后,拉着黑仔的衣角,哆哆嗦嗦的说:“黑仔!他……他叫你啊!”

  “你想干嘛?”黑仔咬着牙问道。

  花少把脸靠到黑仔面前,舌头伸出来,吧唧吧唧的舔着雪糕,说:“不想干嘛!之前你们好像撞到我的人了!”那样子极度恶心。

  泰民:“我现在跟你们说声对不起咯!”

  “除了道歉之外,医药费也是不能少的!”花少一脸坏笑道。

  “民哥,他疯了!不要理他!”黑仔一把拉住泰民,指着花少吼道。

  花少一把将手中的雪糕砸在黑仔脸上,大笑道:“关你什么事呀!闪开!”

  “用雪糕丢我?”黑仔就要冲上去。

  泰民赶紧拉住黑仔,说:“黑仔,别那么冲动!”

  花少一眼看到了泰民手上的那条手链,心里很是喜欢,一把抓住泰民的手,笑道:“啊!这条手链不错,送给我,这事就一笔勾销!”

  黑仔推开泰民,抡起拳头就冲上去:“抢我民哥的东西?问过我黑仔了吗?”

  “去你MD,碍手碍脚!”花少一拳狠狠地砸在黑仔的脸上,很干脆地将黑仔打坐在地上,黑仔的嘴唇都破了,血正往地上滴。

  “跟我们花少玩?你搞不清状况啊!”花少身后的人一起围着黑仔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喂!你们干嘛打人啊?叫他们住手啊!”泰民看不下去,大声道。

  “住手?”花少食指挖着鼻孔,笑道:“给我那条手链我就停手咯!”说完,走过来抱着泰民,笑着说:“跟我吧!以后谁惹你了,就随时报我的名字!”

  泰民一听到这句话,脑海里马上浮现出父亲说过的一段话:“阿民,记得要好好读书,不要学你爸爸这样……爸爸这一生唯一做错的一件事,就是踏入黑社会。”

  泰民的父亲曾经是黑社会,现在已经退出江湖,在铁路上班,开机车的,经常夜班。妈妈是下岗工人,后来在外面做点小买卖。家里虽说不上富裕,但是他也从来没有缺过钱花。由于他学习成绩好,父母也都很欣慰,只要他伸手要钱,父母从没有拒绝过。

  “黑社会很威风吗?我最恨的就是黑社会了!”泰民暴怒,拳头一挥,花少‘扑通’一声栽倒在地,这一跤可摔得不轻。

  泰民握着拳头,看着地上的花少,狠狠地说:“这一拳,是我人生第一次挥出的一拳……”

  花少捂着脸,指着泰民,大声道:“给我打死他!”

  就在这时,肥仔带着年级主任跑了过来,全场的人这才一哄而散。但是泰民没有跑,被带去主任办公室,让明天带家长过来。

  每当泰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到附近一个公园里面模仿人家抽烟,今天也不例外。

  这时,旁边传来一个声音:“帅哥,什么时候学人家抽烟的啊?”

  泰民一看,是三个人,为首一人身高1米85,身材消瘦,眼大嘴小,右手隐约缠着绷带,对任何事都冷漠相对,一副救世主的模样。

  泰民一看到来了,大喜道:“是你!天杰!”

  高天杰,17岁,曾与泰民同窗,感情极好,但在一个月前却自动退学了。

  清珍茶餐厅,生意很好,里面坐满了人,泰民他们也找了个位置坐下,点了些茶水和糕点便坐下聊天。

  泰民:“天杰,我们都一个月没见面了!你现在做什么?”

  天杰坐在泰民对面,开玩笑的说:“当地头蛇呗!走走看看,混口饭吃!”

  天杰旁边一个戴红帽的小弟模样青年,点了根烟,猛吸一口,坏笑的看着泰民,说:“泰民是吧?来,吸一口吧!很正点的!”

  “啪!”天杰一掌拍在那小弟的头上:“走开啦!教坏我兄弟啊!”

  天杰转过头,稍微品了品茶说:“阿民,刚才我见过肥仔,他告诉我今天发生的事,我马上去找那个花少。”

  泰民刚端起茶杯,听了天杰的话,马上道:“天杰,你不会……”

  泰民身后那桌一个青年凑了过来,笑道:“天杰哥已经帮你出气了!”

  泰民道:“但是……那个花少好像是黑社会的。”

  青年道:“切!黑社会算什么?我们也是黑社会啊!”

  %更新《最.快上●I酷匠}网;X

  天杰看着正‘唏唏唏唏’吃着面条的红帽青年,问:“对了……说是说,有没有人知道花少是跟谁的?”

  红帽青年吃着面,说:“让我想一下,他好像是‘暴力团’的;呀!好像是跟那个阿文的!”

  一听到阿文,大家的脸都变了,只有泰民一脸的茫然:“你们反应那么激烈干嘛?那个阿文很坏吗?”

  天杰点上一根烟,道:“cao!有多坏?装腔作势罢了!”然后拍着泰民的肩膀:“阿民,我老大武哥,是这一带最罩得住的!”

  泰民这才相信天杰是真的进了黑社会,脸色一变,说:“天杰,你……你也跟了大哥啊?”泰民最讨厌的就是黑社会了。

  天杰道:“出来混,不跟着大哥怎么行?总之,花少那边我天杰帮你撑着,你不用愁!”

  泰民低下头,坐在那里:“我不是愁那个,我是愁明天学校要见家长!我怕我妈生气……”

  天杰站起来,向柜台那里走去,说:“没事,我给伯母打个电话,说几句好话,她不会生你气的!”说着就拿起柜台的电话给泰民母亲打电话。

  天杰,是泰民从小到大的好朋友,为人极重义气,尤其是对泰民。但去年那件事,泰民却连累他被赶出学校。曾经多次打架都是他替泰民出头,只是这多年好友如今却令泰民大为失望,因为他竟然加入了黑社会。

  第二天——泰民带着母亲进入校务处的途中,他发现了不寻常的事,那是同学们向他投来异样的眼光……

  这时,肥仔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说:“阿民,不好了!花少昨晚被天杰打成重伤,现在带了一堆人来找你啦!”

  泰民听了,眉头一皱,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年级主任出现在泰民他们面前:“泰民,你来得好!昨天才刚说完你,昨晚就跑去打人!”说着,指着泰民就大声道:“冥顽不顾,没有的教了!你立刻给我滚出学校!”

  泰民母亲一把抱着泰民,看着年级主任,说:“徐老师,我……我的孩子是无辜的!”

  年级主任指着校长室的门,大声道:“无辜?现在一堆流氓正坐在校长室里等你啊!”

  泰母当场跪下,眼泪流了出来,说:“徐老师,给泰民一个机会吧!他……他一向都很乖的!求求你,让他继续读书吧!”

  年级主任看着跪在地上的泰母,一咬牙,转过身去,说:“泰民,你跟我进来,我帮你向那些流氓交代!”

  校长室内岂是一闹腾了得,一帮流氓们正在抽烟、翻柜子、敲打桌子。

  胖子郭明,南海市一中的校长,满头大汗的点着头,心里恨死那个泰民了:“那个大哥,我想泰民今天是不会来学校了,要么你先回去,我明天让他去找你?”

  阿文,暴力团小头目,翘着脚,坐在校长对面,邪笑道:“不用这么麻烦!如果今天他没来学校,我们就把学校拆了!”

  郭明急道:“不用把事情搞得这么大吧?”

  阿文猛地站起来,敲着郭明的头,大声道:“什么?这是小事吗?”刚说完,‘砰’的一声,校长室的大门被推开,徐老师带着泰民站在那里。

  徐老师大声道:“校长,我来跟这帮人谈。”说完,走了进去,说:“我姓徐,是泰民的教导主任,你们有话就跟我说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