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最后的最后,渴望变成天使……”六月,阳光笼罩的校园弥漫着青春的歌谣。

  向阳头枕着手臂,安适地趴在桌子上,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洒在她的脸上,午后的阳光不会太热烈,也不会太冷淡,刚刚好,就像母亲的双手抚摸着你的脸一样温暖。

  闭着眼,那跳动的睫毛随着阳光的金色一起去寻找童年的美好……

  “这个孩子从今天起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我会让她以男孩的身份生活下去。”

  “你记好了,从今天起你不再叫向陌,你是向阳,是一个男孩子,记住了吗?”

  “嗯……”向阳咬着唇,忍着眼泪,剪掉她疼爱的长发……

  “来,依扬,她叫向阳,从今天起就是你的弟弟,你要像哥哥一样照顾她哦!”

  那天她第一次见到这个叫时依扬的男孩,一头乌黑的碎发遮挡住他那对利剑般的浓眉,细小的单眼皮眼眶中却镶钳着一对葡萄般大小的眼珠,如黑曜石般闪亮,一身白色的运动套装穿在他身上,没有同龄孩子的泥污,干净,透彻是他给她的第一印象。

  “你好,我叫时依扬!”他很高兴的向他伸出友谊之手,像一个成年男子一般熟练,没有一丝做作或尴尬。

  向阳害怕的躲到时叔叔的背后,他太耀眼,太过于灿烂,他就像太阳一样散发着光芒,而她就像一把伞南星一样,怕光,喜阴。

  十岁那年,她从一个幸福快乐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个孤苦无依的孤儿,她的父亲是一名中国特战队队员,战功赫赫,可却遭到犯罪分子的报复,父母都不幸牺牲了,为了保住英雄唯一的血脉,防止犯罪分子再进行报复,组织将她交给了时依扬的父母抚养,并隐瞒了自己的性别和名字。

  这是她黑暗的生活中最惬意的时光,不用听老师在讲台上聒聒,也不用埋头苦干的写作业,听着歌,趴在桌子上,晒着阳光,只待风儿吹干汗水,入梦,再到自然醒。

  可是总会有人见不得向阳露出一脸幸福的模样,这不,正当向阳感到无比惬意之时,只听见“嘭”的一声,凳子被人猛的一踢,紧接着向阳就直接与大地公公来了一个热烈的拥抱。

  “找死啊你!”向阳坐在地上,脸颊气得通红。

  “嗯……”时依扬这个罪魁祸首坐在位置上,不经不喜,不起不怒,仿佛刚才的事情与她无关一样。

  他就像从画里走出来的王子一样,细碎的头发在他的额前随着风儿舞动,金黄色的阳光映着他洁白的运动衫,散发着天使般的光辉,一滴汗水顺着他古铜色的肌肤从脖颈滑到他波澜起伏的胸间,若隐若现的宽厚的肌肉让向阳对他产生了异样的想法。

  她坐在地上,久久的注视着眼前这个光芒四射的男子。

  “咦……向阳,你怎么对时依扬露出这种淫荡的表情。”一个女生从教室外进来,正好看见向阳坐在地上痴痴地看着时依扬,她一脸的鄙视。

  eK酷匠En网?首?发V$

  “哪有淫荡了,我只是在问候他全家而已!”向阳起身,慌忙得拍拍身上的灰来掩饰自己微微异样的心情。

  “别解释了,我们都知道你们俩满满的基情!”女生此话一出,教室里哄堂大笑,时依扬也低着头,微微露出笑容。

  “没有,没有……你们别乱说,在我心里可是一直都住着一个女神的。”向阳一边慌乱的解释,一边侧过头看看时依扬,时依扬此刻收敛了笑容,一个人静静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并不去揭穿她的谎言。

  “你倒是给他们说一说啊!”向阳杵了杵依扬。

  时依扬抬起头,笑颜如花的看着向阳,那笑容就像六月的阳光般灿烂,耀眼,不过向阳总觉得这个笑容里面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邪气。

  “嗯……说什么呢,大家都知道我一直就是你心目中的女神啊!”说着,时依扬翘起兰花指,摆出一个妖媚众生的姿势。话闭,全班又是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大笑。向阳却是被气得直跺脚,她可不想在学校的最后一天被大家误会是一个同性恋。

  “你……你……你……”向阳指着他,却骂不出一句话,只得气愤的抱着书走出教室。

  “噢……生气喽,生气喽……”向阳生气的走开,大家反而笑得更开心。时依扬也不好意思的笑着追了出去。

  向阳气冲冲的走在前面,时依扬快快乐乐的跟在后面,阳光似乎也在跟着他们挑逗,一会儿直直地照在他们身上,一会儿被树叶挡住,在他们身上画出树叶的样子,一明一暗。

  “生气啦!”时依扬跟在他身后大喊。

  “嗯……生气了!”

  “走,请你喝你最爱喝的烧仙草!”时依扬听见她的回答,立刻追上前,一把接过她手里的书,拉着她跑。

  “我现在不喜欢吃烧仙草了!”向阳跑了两步变甩开他的手。

  “我的姑大爷,那你要吃什么?”

  “哈根达斯,买好了拿到老地方,不允许融化!”

  向阳傲娇的走开,留下时依扬无奈的笑笑。她也只有在他面前能这样随意的傲娇吧!

  向阳一个人独自坐在他们小时候经常来玩的足球场的台阶上,仰着头沐浴着阳光,想一想时光真的如白驹过隙,晃眼就已经八年过去了,如今的她已经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紧裹的束胸也已经要遮挡不住那蠢蠢欲动的玉峰,人总是要学着长大,过了高考,她也就要离开那个家了吧!

  向阳仰着头如是想着,心中泛起一丝酸楚,一滴水珠滴到她的脸上。向阳好奇这种天怎么会下雨。睁开眼一看,却发现时依扬正站在她的身后吃着一块钱一根的老冰棍。被太阳融化的冰棍混着时依扬的口水一滴一滴的滴在她的脸上。

  “你恶不恶心啊!”向阳一边擦着脸上混合物一边给了他一个白眼。

  “给,”时依扬坐到她的旁边,将那个要了他全部家当的哈根达斯递给她,“怎么了,我发现最近你老是爱发呆,想什么呢?”

  “唉……”向阳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怎么会理解她的世界呢,“没什么。”

  “想好考哪个学校了吗?”

  “没有。”

  “那么和我一起考军校吧!”

  “……”向阳不语,只是对她笑笑,她讨厌军人,更确切的说是憎恨军人,她的父亲就是一名出色的军人,但从来都不是一个出色的儿子、丈夫和父亲,“我没那么高的志向,就想拿着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薪水,过着平平凡凡的生活。”

  “那么有没有志向做一名军嫂呢?”时依扬痞笑着看着她。

  “哈……哈哈……哈哈哈……”向阳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时依扬这样的痞笑让人觉得搞笑,她笑得前仰后翻,肆无忌惮。

  “有这么好笑吗!”时依扬有些生气,他是这么认真的等着她的答复,而她却只拿他是一个笑话。

  “不……不是,”向阳艰难的忍住笑意,“是……是我自己的问题,我可以当军弟,军友,甚至军妓,但是就当不了军嫂!”

  “为什么?”

  “我是男的耶,你见过在中国有哪两个男人是登记结婚的吗?”

  “你是女生,就算户口本上写的性别是男,也改变不了你是女生的事实。”

  “那就等我户口本上性别改了之后再说吧!”向阳依然一个劲的在那里笑,但是时依扬却觉得她的笑就像腊月的寒风,刺痛的不止是他,亦是她。

  她的母亲就是一个军嫂,她知道当军嫂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两天能够见到自己的丈夫都是一种奢侈;她也知道当军嫂的生病的时候可以依靠父母,依靠朋友,依靠亲戚,依靠同事,甚至依靠陌生人,但在最紧要的关头却不能依靠那个许诺给她一生依靠的男人;她也知道当军嫂的有时只能拿着丈夫的照片看看,才能想起丈夫的相貌。她不明白这样的丈夫要来干什么。

  那天天空格外的蓝,阳光格外的明媚,可是向阳和依扬两个人却各怀心事,一前一后的走在未知的道路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赵婉雅说: 《向阳花开》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