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百里良垣都不与他们并排而行,哪怕歇息吃饭也要分桌进行。是时,露天的茶蓬下,零零散散坐着些过路歇脚的人。秦陌看了一眼,咬了口饼,咕哝道:“我说百里女侠,你这一路这样防着我们,就不嫌累?”

   百里良垣白了一眼,冷冷道:“吃你的饼!不过我劝你也小心点,你边上坐得可是琴宗余孽,四邪之一。”

   “我们可是兄弟!”秦陌一脸不服,亲昵地将手搭到少琴肩上。

   “兄弟。”百里良垣冷笑,轻哧一声,“你别哪日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得!我爹说了,琴宗的人心狠手辣,做事不择手段。”

   少琴拿杯子的手渐渐握紧,重重放到桌上,道:“百里姑娘若是不满意,大可以走人啊!”

   “你以为我傻啊!若不是因为龙渊还在你们手上,我会愿意这样跟着你们!”语气高傲,一听就知道是不可一世的大小姐。

   少琴抓过桌上的包袱,掷了几个铜板到桌上,道:“秦陌,我们走!”

   百里良垣见状立马放下喝到一半的茶杯,慌慌张张准备追上去。茶蓬杂役立马上前拦住,道:“姑娘,你还没结账呢!”

   百里良垣皱眉,不耐烦地从身上摸出钱袋,道:“给你,给你。”说罢便撒腿追了上去。

   看着进入竹林深处的三个人影,一个布衣少年不紧不慢地继续喝着茶,想起方才听他们说得龙渊,嘴角浮起一丝不甚明了的弧度。

  看R正T/版。章9节上?酷#匠}网q$

   秦陌无聊地用手中的木棍胡乱抽打周遭的树丛,喃喃道:“找了这么久都没有,会不会是那老头年纪大,记错了。”

   “不会!”少琴说得笃定,拦下秦陌,提醒道:“你看这里的植物都比那边高大茂盛。”经少琴这么一提醒,秦陌也发现,确实,这里的树丛不但比之前的翠绿,高度也整整高出一倍。再往前看,愈加繁密,幽邃深远,不见尽头。

   “这里灵力被聚集地如此稳固,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少琴闭上眼感受一阵,道:“碧血剑池一定就在附近。这边,走!”说罢就拉着秦陌往一个方向而去。

   很快,穿过层层茂林,就到了一个峭壁林立、黄土森森的地方,两景相对,是为奇观。不远去的立着的石碑上刻着轩辕剑冢。“好厉害的障眼法,难怪至今无人寻得!”少琴叹道。

   “你是说刚才的树丛都不是真实的?”秦陌指着身后的林木,一脸诧异。

   前人法术高深,少琴默默点头,算是默认了秦陌的话。两人回归静默,突然身后林木沙沙作响,二人目光紧紧锁定,少琴已经做出拔剑的动作,气氛霎时凝重。突然只见百里良垣拨开丛木走了出来,衣服有些刮破,头上还有几片落叶,样子有些狼狈。秦陌见状抱着肚子大笑起来。百里良垣眼光一凛,掩饰住尴尬,上前狠狠踩了秦陌一脚,道:“别想甩掉我。”

   少琴不语,轻轻捻去她头上的几片树叶后,淡然转身,道:“我们进去吧。”百里良垣却因为他刚才亲昵的举动有些许不自然,楞了一下,才跟上去。

   剑冢内烛火通明,不灭不暗,只有一条曲径延伸至前方。少琴领路,秦陌垫后,三人小心翼翼地走着。渐远渐近、隐隐约约听到水流咕咚的声音,且微微有热气晕染过来。

   “前面有异,小心一些。”少琴出声提醒道,众人提高了警惕,又走了几步,眼前出现一道石门,门缝中有热气溢出,厚重的灰尘之上深凹下去两个掌印。秦陌好奇上前瞅了两眼,比对一下,道:“大小正好。”说罢便一手按了进去,少琴没来得及拦下,见他没事,这才放心。

   “少琴,你也试试,还挺好玩儿。”秦陌笑着催促道。少琴迟疑片刻,才缓缓将手放了上去。顿时,门上金光一亮,缓缓打开。二人疑惑对视一眼,还未反应过来,里面热气扑面而来,似有无数五彩飞龙溢进石道,扩散开来。百里良垣最先进去,喜道:“剑池!是剑池!”

   二人闻声也进入内室,大理石砌的光滑地面中是一个环形的剑池,红色的液体在高温下不停沸腾冒泡。室顶有一条透明琉璃的七彩大龙围着剑池飞舞着。

   “这是什么东西!”秦陌大惊。

   “是龙脉!”少琴说道:“据传,龙脉强,天下安;龙脉亡,天下灾!”难怪这边灵力、封印如此之前,原来天下的命数在这边。

   “这里怎么会有龙脉?”一向沉默的百里良垣问道。

   少琴看了眼剑池,道:“逍遥仙人说碧血剑池是龙渊一族以最精最纯的血用灵力注入岩浆水而成,这龙脉应该也是借助血气灵力幻化而成的。”

   众人似乎了然,秦陌四下张望,正前方巨大的石剑碑下杂乱地插着无数形态各异的剑,其中一把银光森森,细长尖利,剑柄似是鱼身,不由大喜:“我看到鱼肠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部费功夫。”

   说罢几步上前,周遭的细剑开始隐隐抖动,少琴大叫“小心!”说时迟那时快,所有的剑齐齐飞起,扑面而来,秦陌吓得后退。少琴、良垣二人纷纷用剑阻挡起来,所有细剑刚挡开又飞来,形势危急。

   少琴看到唯一插着不动的那把剑,给秦陌使个眼色,道:“秦陌,我们掩护你,你去拔起拿把剑!”

   “好咧。”秦陌躲在少琴身后,艰难地向鱼肠靠近,终于步至石碑之下,喜滋滋地一把握住剑柄,还未用力,就在手中化为粉末,烟消云散。同时,其他飞剑也在同一时间消散。

   百里良垣看着一脸震惊地秦陌,质问道:“剑呢?鱼肠呢?”

   “我怎么知道!”

   “不是你拿得嘛!”

   “可是我刚碰到它就没了!”秦陌百口莫辩。

   “好了好了。”少琴阻止道:“想来刚才之剑也只是障眼法,鱼肠并不在这里。”

   百里良垣努努嘴,颇为不满。突然池面几串气泡作响,黑影闪过。少琴下意识地将众人护到身后,道:“小心,剑池里有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