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时迟那时快,少琴来不及辩解就被方才那人攻得措手不及。

   秦陌功夫不济,心里干着急,便朝着上头的仙人道:“老头,我们大老远帮你送东西过来,你就这样对我们!还江湖第一仙派呢,也不怕传出去被人笑话。”

   “你懂什么!琴宗的人荼毒百姓,嗜血祭剑,杀他是为天下除害!”缥缈峰的五长老尹靖喝道。

   “就是!就是!”其余众人颇有几分赞同。

   秦陌劝说无果,又看向战况。显然少琴碍于对方功力深厚,几招下去便有些招架不住,最后心口又受了一掌,掀翻在地,一口鲜血猛然呕出,眼看那人又要一掌朝面劈来,上头沉寂许久的仙人悠悠开口道:“百里掌门,手下留情。”

   百里博渊闻声,立马收回掌力,颇有些不服,指着地上的少琴,道:“仙人,邪教凶残,琴宗余孽留不得啊!”

   “呸!白的都让你说成是黑的了,你张口闭口说他是琴宗余孽,急欲杀他,是不是想掩盖自己什么罪行啊!”秦陌朝他啐了一口。

   “你……”百里博渊气得面色发青。

   秦陌白了他一眼,立马跑向倒在地上的少琴,一脸担忧道:“没事吧?”俯身间怀中的盒子不期然落出,一滴血珠沿着少琴的嘴角慢慢滑落,坠于盒盖之上,快速游走,渐渐融于封印之中,一时间红光乍现,转瞬即逝。

   众人看得出神,百里博渊最先开口,看了看盒子又看了看伤重的少琴,一脸不可思议道:“你是阴虚子!”

   “咳咳。”少琴在秦陌的搀扶下艰难起身,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酷匠网}9首Q发*

   “果不出所料,一切都是机缘!”仙人捋着胡须,云淡风轻地笑着。

   众人纷纷把眼光投向了了他,百里博渊道:“仙人,现如今封印解除一半,龙渊若是就此现世,于天下苍生而言皆是灾祸啊!”

   仙人依旧面色不改,淡淡道:“尽人事知天命。其他不是我们能左右的。”

   秦陌听得云里雾里,又见众人全然不理会他二人,便叉腰喝道:“我说老头,你们神神叨叨说了这么半天,到底在嘀咕什么?我看你们还是先拿些东西犒赏我送物有功顺便慰问慰问我这个受伤的兄弟,这样我们也好早些离去呀!”

   “小兄弟你先别急,老朽还有事要你办呢!”仙人笑得和蔼,一脸欲将其拉拢的模样。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秦陌下意识后退一步,试探道:“我为什么要帮你?有什么好处啊?”

   “哈哈哈。”仙人捋着胡须,道:“你也知道我们逍遥山是天下神器的集大成者,若是你照我的意思办,我定送你天下第一神器!”

   “真的?”秦陌眼前一亮。

   “自然不会骗你,在场这么多派掌门都可以作证。”

   “好,你说吧,要我干嘛?”秦陌一身豁出去了的样子。

   “我要你和那个小兄弟一样,把你的血滴再盒子上的封印之上。”

   “啊,我就说你这老头一定没安什么好心,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我才不会上当!”秦陌一下跳起,准备离开,哪料一股气流拽住自己,手不自觉地抬起,掌心向下,一道白光闪过,鲜红的液体流出,一滴、两滴,融尽血轮的封印之中,回归暗沉。众人表情都凝重了几分,霎时,一道金光沿着封印的图案轮廓慢慢游走,直至画完一周,红光冲天,盒盖猛然掀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