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

  “辟谷丹,三十粒。锻体丹,五粒。炼体丹,一粒。大力丸,一粒。”

  “力量五级,加赠锻体丹一粒。”

  一班的人一一被点到了,大部分都是三十,五,一,一的标准配备。

  只有达到五级的学生才会加赠一粒锻体丹。

  “王云!”

  王云慢悠悠的走过去,他仿佛很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

  众人看着王云一步一踏的往上走,羡慕有之,嫉妒有之,愤怒有之。

  张泽宇微微皱眉,他觉得王云有些做作了。

  不过他也没办法说什么,毕竟这是班上第一名,是大长老的孙子。

  天才有些品德上的小问题,也是可以原谅的嘛!

  这就是老师们普遍的通病了,在老师的眼中。

  一个良好的成绩,可以覆盖其他方面的各种不足。

  “辟谷丹,六十粒。锻体丹,十粒。练体丹,两粒。大力丸,两粒。”

  “力量,速度全部达到六级,加赠锻体丹四粒。”

  听到这些话,小胖子眼里冒出了熊熊的怒火。

  “该死的王云,该死的大长老。”小胖子近乎怒吼的压低声音说道。

  玄宁本来还想问问为什么王云是双倍丹药。

  但是看到黄坤鹏的样子,他识趣的闭上了嘴巴,现在显然不是一个好时机。

  王云过后,很快到了小胖子黄坤鹏。

  中规中矩的,三十粒辟谷,八颗锻体,一颗练气,一颗大力丸。

  “玄天!”

  张泽宇突然加重了声音。

  台下的的人开始幸灾乐祸起来。

  “辟谷丹三十粒,锻体丹五粒,炼体丹一粒,大力丸一粒。”

  玄宁接过丹药,正准备往回走。

  张泽宇又说到:“由于我的疏忽,玄天上月的丹药没有发放。”

  “所以”

  张泽宇顿了顿说:“今天用等价的一粒金刚丹代替。”

  说着,张泽宇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瓶子,递给了玄宁。

  听见这话,台下每一个人都愣住了。

  这是咋回事?

  金刚丹!

  那可是金刚丹!给谁不比给那废物合适?

  看着哪一个小瓶子,下面所有人都漏出了饿狼般的目光。

  尤其是王云,如果张泽宇不在这里话,他可能已经动手抢了。

  他有些愤怒的看着玄宁,连带着张泽宇都恨上了。

  把金刚丹给自己才是物尽其职,给那种废物做什么?

  玄宁握着丹药,疑惑的看了看张泽宇。这就是他所说的惊喜吗?

  感受了一下人群里的刀子一样的目光,玄宁心想这不是惊喜是惊吓好吧!

  你就不能暗地里悄悄给我吗?

  闷声发大财才是王道啊!

  虽然在心里默默表达了一下不满,但是玄宁还是接过丹药对张泽宇道了一声谢谢,便悄悄的溜了下去。

  很快发放丹药结束了。

  ………………

  一天的课堂时间迅速结束,玄宁走在去食堂的路上。

  突然,玄宁眼前冒出来三个人。

  王云和他的两个狗腿子——王军,王魂。

  三个人站在路上,正好挡住了玄宁前去的路途。

  玄宁皱皱眉,准备绕过三个人继续往食堂走。

  可是,王军却身形一动,又挡在了玄宁面前,满脸蛮横的样子。

  “小子,你没看见我们老大是吧!”

  玄宁心里当时就气炸了,老子他妈要是没看见你们老子会绕道走?

  可是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一言不发。

  人家摆明了就是来找事儿的,你又有什么办法?

  实力不如别人,你又能怎么样?

  实力!

  还是实力不够!

  玄宁狠狠的咬咬牙,将愤怒全部压在心底。

  怒火在胸腔中熊熊的燃烧,一股一股的力量在臂膀上不断涌动。

  玄宁捏紧了双拳,挤出了一个奥斯卡式的笑容:“这位同学,请问有什么事吗?”

  没想到王军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他叫我同学!“

  “哈哈哈哈!”

  “他竟然叫我同学!”

  “他还问我有什么事!”

  “哈哈!”

  “老大,王魂你们听见了吗!”

  “他还问我有什么事!”

  王云和王魂看着这里,好像在看戏。

  这笑容,就像是在笑个傻子一样。

  玄宁死死的攥着拳头,满腔的怒气无法表现在脸上,只能加诸于拳头之上。

  一滴滴鲜血从指甲抓到的地方流了出来。

  玄宁内心的骄傲在沸腾着,有一种名叫高傲的血液在体内熊熊燃烧。

  “我说小子。”王军的面色陡然一变。

  变成一副严厉凶狠的模样:“你他妈懂不懂规矩啊!”

  说着,一巴掌就要往玄宁脸上摔。

  玄宁下意识的往旁边一躲,由于王军错误估计玄宁的速度,再加上是无意的施为,玄宁终究还是躲过了这一下。

  “哟!”王军有些惊讶,这个速度力量都是一的菜鸟是怎么躲过去的。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只当刚刚自己失误了。

  “小子可以嘛!”王军一脸笑容的冲着玄宁说。

  然后一巴掌又摔了过来,这次玄宁没有那么好运,虽然没有打中脸,但是仍然被击中了肩膀。

  “我他妈让你躲!你他妈再躲一下试试!”

  两击不中王军脸上挂不住了,怒吼着一巴掌一巴掌的向着玄宁的脸上抽。

  一边抽,还一边吼着:“你他妈躲呀!你不是很能躲吗!”

  “你躲一个给我看看呀!”

  “你倒是躲啊!躲啊!”

  王军脸上洋溢着怒火,仿佛别人躲开是多么大的罪过一样。

  “你还叫我同学,你他妈有那个资格吗?”

  、“啊?”

  王军狠狠的一用力,把玄宁抽飞老远。

  然后又冲过在去,冲着玄宁的肚子就是一脚。

  “问我有什么事?”

  “啊?”

  “什么事你不得照办!”

  然后把玄宁从地上提起来,一巴掌一巴掌向着玄宁脸上打。

  “还敢不敢问?”

  “你还敢不敢!”王军声嘶竭力的吼着。

  玄宁整个右脸全部肿了起来,嘴角流下了一丝丝鲜血。

  双眼死死的盯着王军,似乎要把他的样子记下来。

  那双瞳子里,潜藏着愤怒,冷漠,仇恨。

  还有一种深深的悔意。

  他愤怒自己不争气,只有这么大的实力。

  他恨自己不争气,至今都没有突破到锻体二境。

  @酷@/匠网*正…h版●首{Y发p

  他后悔之前因为修炼迅速而自鸣得意!

  在绝对的实力差面前,再高的天赋也没有用。

  玄宁在今天,又一次清晰的认识了这一点!

  他从未像今天这样,如此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实力有多差!

  他对实力的渴望,从未像今天这样如此迫切!

  有一股力量仿佛从血脉深处渐渐苏醒过来。

  玄宁没有发现的是他的头发根处,散发出来一丝丝微红的光泽。

  “够了。”

  在一旁看戏的王云终于感到不耐,风轻云淡的说道。

  虽说他说话声音很轻,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