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离玄宁破凡入武已经数十天了。

  这数十天里玄宁持续修炼《八九》,在通幽境界已经彻底稳固下来。

  力量,速度全部达到二级的层次。

  这些天在武馆里,玄宁过得可不怎么舒服。每个人看他的眼神的怪怪的,那眼神里有惊奇,有不屑还有一些其他的什么,让玄宁感觉很不舒服。

  但是玄宁也不在意这些,大不了不看他们就是了,全部当成大萝卜。

  他们也不可能对他进行人身攻击什么的,所以总的来说,还是无所谓了。

  只是王云这混蛋不知道发什么疯,每次遇到了都会冷冷冲玄宁哼一声。闹得玄宁云里雾里的,他似乎没有得罪这货吧!

  还有让玄宁搞不懂的就是,他们班主任张泽宇。自从测试之后,对他越发的亲切了,让玄宁搞不明白这个情况。

  照理说自己全班倒数第一,应该会被惩罚的啊!怎么会这样嘞,难道这里的老师都是对成绩越差的越好么?

  至于小胖子,还是和原来一样,一直缠在自己旁边。没有因为自己实力不行,而有什么变化,让玄宁略微有些暖心,但也仅次而已了。

  今天是这个月,最后一天了。不知不觉,玄宁已经来王家有一个多月了,这样武馆——食堂——宿舍(姑且这么叫吧)三点一线的日子,总是过得那么的快。

  清晨,玄宁来到武馆,进入班里。

  发现教室里同学们已经到齐了,除了王云,黄坤鹏,星璇等少数几个人面色如常以外,其他人都面带笑容,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连带着,看玄宁的眼神都变得温和了几分。

  玄宁摸摸脑袋,有些搞不懂今天是怎么了。

  看着这群不知是不是集体吃了兴奋剂的同学们,玄宁觉得自己应该悄悄的躲起来,万一这群亢奋的人找不见发泄对象来找自己就不好了。

  毕竟自己实力现在还不够。

  “今天这是怎么啦?”玄宁向着班里,他唯一一个“朋友”小胖子问道。

  小胖子看着玄宁,惊讶的叫出声:“啊?你不知道吗?”

  玄宁疑惑的摇摇头。

  “今天是月末啊!”小胖子叫到。

  “月末咋啦?一惊一乍的!”玄宁对小胖子的模样,感到不以为然。

  “月末放丹啊!”小胖子叫了起来。

  “放丹?放什么丹?”玄宁疑惑的说。

  “辅助修炼的丹药啊!别告诉我你之前修炼都没有用!”小胖子看疯子一样看着玄宁。

  玄宁摇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小胖子心里一惊,看来对玄天天赋的估计还要更高一筹了。

  “哎!”小胖子苦涩的摇摇头,比人气死人啊!

  “有修炼时辟谷用的辟谷丹,有辟谷丹可以让你修炼更长的时间。有锻体用的锻体丹,有更强一步的炼体丹。”小胖子为玄宁,一一列举着修炼所需要的丹药。

  玄宁感觉自己真的大开眼界,这些东西第一次听说,之前都不知道有丹药这种神奇的东西。

  怪不得自己每天晚上修炼,都因为饥饿感而不得不停止。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玄宁在家里囤积了大量的食物。

  他还奇怪其他人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原来还有辟谷丹这种好东西,那以后晚上是不是可以一直修炼啊?

  玄宁默默的幻想着。

  “咱们能领到的丹药,估计应该是三十颗辟谷丹,五颗锻体丹,一颗练体丹,还有一颗王家特有的大力丸。”小胖子继续说道。

  “你上一次没有问张小雨要丹药吗?”见玄宁没有说话,小胖子继续问到。

  张小雨是小胖子给张泽宇起的外号,据说他不止一次因为这个外号被张泽宇叫去KO。

  “没有,我都不知道有这个事情。”玄宁苦笑的摇摇头。

  就在大家期待的眼神下,张泽宇终于面带喜色的从教室外面走了进来。

  “相信大家都知道了,今天是放丹的日子。”张泽宇开门见山的说道。

  “大家肯定也不想听我在这里唠叨了,我也就不多说了!和以前一样排好队去丹宫!”

  “去了丹宫记得要安静!那群老不死的可和我们不一样!”张泽宇把安静,和不一样两个词压的很重。

  可是他的样子,却像是开玩笑。

  好多人都哄笑起来,只有玄宁象征性的笑了两声。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可是不笑一下又显得不太合群。

  教室里的人再度排成整齐的长队,向着丹宫走去。

  临走前,张泽宇还找到玄宁。

  一脸神秘的跟他说,一会儿会有惊喜。

  搞得玄宁晕晕乎乎的。

  ………………

  很快,穿过一排排小树,大家来到一个高大的建筑面前。

  酷{N匠。网+首发S

  丹宫,作为与藏经阁,兵库齐名的在王家武馆中仅次于演武堂的地方,自然不会是像教材科,测试室那样的小地方。

  走进丹宫,看到一个巨大的丹炉摆在宫殿的正中央!

  继续往后走,然后玄宁就看到对面巨大的墙壁上写着:“入宫即静”四个大字。

  不知为什么,看到这四个字,玄宁总想到古代某些特殊人种,要割掉身体某个部位才能进去的那个入宫。

  这个人种好像还有一个强大的名称,叫做——“太监”!

  玄宁觉得,自己好像突然知道了之前他们在笑什么。

  然后……

  憋笑憋得很辛苦……

  张泽宇带着班里的人,走进丹宫一个小房子里,准备领取丹药。整个过程中,没有人说一句话。

  毕竟丹宫的人在整个王氏武馆都十分重要,他们把握着丹药这一命脉。在背后调侃一下还可以,要是在丹宫还不守规矩那就是找死。

  就连王云,来到丹宫以后也变得小心谨慎起来。

  在小房子里,坐着一个形同枯槁的老人,和玄宁之前在教材科,见到的王鹰不同。

  王鹰虽然看起来苍老,但却是那种饱经世事的沧桑感,整个人给别人的感觉很壮硕。

  而这个老人,却很虚弱,仿佛风一吹就会摔倒的样子。

  “钺老。”张泽宇对老人很恭敬。

  “哦,小宇啊!带孩子们来领丹药的吧!”老人沙哑的声音,让人听了心里不禁一颤。

  “是的。钺老,小宇也过来看看您。”张泽宇声音中透着一种悲婉。

  “好!好!好!小宇有心了,丹药都在那边,带着孩子们去取吧。”老人好像很高兴样子。

  用枯枝一般的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份一份,整理得很好的,摆放在桌子上的瓶瓶罐罐。

  “哎!您歇着吧!”

  枯槁一般都老人看了看站成一排,站的很整齐的一班,指了指玄宁的方向说:“你就是玄天吧?”

  玄宁的身体狠狠的一颤,他不知该说什么,也不知不该说什么,此刻他的心情无比的复杂。

  他仍然记得,当年这个老人拉着他的手在风雪城游玩的情形。玄宁死死的低着头,一言不发。

  张泽宇看了玄宁一眼,示意他赶快说话,可是玄宁偏偏就是不肯开口。

  张泽宇只能代替玄宁说:“是的,他就是玄天。”

  “嗯,小鹰和研儿的眼光不错。”说完,还深深的看了玄宁一眼,仿佛预示这什么:“好了,去领丹药吧!”

  张泽宇走到丹药桌旁,一个一个点名。

  “陈许!”

  第一个上去的,又是这个腼腆的少年。

  “辟谷丹三十粒,锻体丹五粒,练体丹一粒,大力丸一粒。”

  “速度测试达到六级,特许锻体丹两粒。”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