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的课程迅速结束,在东方最后一模红色即将散去的时候,玄宁回到了他自己小小的房间里。

  坐在小小的椅子上,玄宁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刚刚得到的锻体秘籍——《八九》。

  开头八个大字!

  “天道无常,人各有命!”

  “彼修道者,欲长生不老寿与天齐,却又有三灾五劫之苦。”

  “唯历三灾,经五劫。”

  “方能功德圆满,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辉。”

  玄宁继续往后读,这些文字十分晦涩难懂。

  但是却给玄宁一种,前世学习古文言文的感觉,有着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书上这些字,都是玄宁小时候在玄家学的妖镜文字。

  可是,玄宁却总觉得这就是前世初高中,学的那些晦涩难懂的文言文。

  就像把英语强行翻译成汉语一样,

  有一种生搬硬套,

  十分违和的怪异感,

  令人不吐不快!

  曾经在高中语文老师,填鸭式的灌输下记住的那些知识:

  什么实词虚词,什么骈散断叠……

  全部在脑海中一点一点的涌现。

  玄宁本以为这些东西他已经全部忘掉了。

  可是在看到《八九》之后,这些东西却如同雨后春笋一般,接连的冒了出来。

  玄宁以一种他自己的都无法理解的速度,学习着这一部王家祖传的锻体功法——《八九》!

  正在全神贯注的观看着《八九》的玄宁,丝毫没有感觉到。

  在他体内本来缓慢的自发运转着的无名呼吸法,此时运转的速度却突然增快,比之平时快了不知有多少倍。

  整整一个时辰之后,玄宁合上了这本泛黄的书籍。

  此时,他已经大致明白了《八九》所说的是什么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学习功法竟然这么顺利,就算当年高三的时候读文言文都没有这么顺畅过。

  难道说,重生了两次,脑子变聪明了?

  玄宁这样猜测着。

  他却不知道,他观看《八九》时,无名呼吸法运转的有多快。

  书中将锻体分为九境,

  只要达到第四境之后就可以

  金刚不坏,万物不侵!

  至于最高境,第九境......

  那就不是玄宁可以想象的了。

  据书中所说便是宇宙大毁灭,天地归于虚无,也仍能永恒存于世间。

  玄宁甚至无法想象,那个境界究竟是什么样的。

  这本书中,只有第一镜的一小部分,大概三四成的样子。

  可是尽管这样,也足够玄宁一直修炼道锻体境四层了。

  如果《八九》威力真的像书中所说一样,那么这真的是一本不得了的神功。

  王家先祖,在当年恐怕真的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不然,绝不可能传下如此神奇的功法。

  只是,不知道王家还有多少后续的部分。

  M看=A正4版}^章I节……上^F酷$匠网

  一点都没有,玄宁是不相信的。

  堂堂一个大家族不可能把命根子摆在明面上。

  自己手里的这些,恐怕是里面最不值钱的东西,所以才能拿出给武馆的人修行。

  至于全部都有,那玄宁也觉得不太可能。

  如果都有,王家绝不可能是这个状态。

  况且以现在王家的能力,也根本不可能护得住如此神功。

  唯一的解释就是,王家手里的绝对是残卷,而且还会有一定缺陷。

  只有这样,那些真正的大势力,才没有过于窥视。

  王家也才能保留到现在。

  虽然王家可能没有全部的功法,但是锻体境觉对是够了。

  根据书中所言,仅仅第一镜就应该可以修炼到锻体九层,甚至是锻体境极限境界。

  既然如此,那这样的绝世功法我大玄宁怎么能错过捏?

  更何况,锻体功法又不影响未来修炼功法的选择。

  说干就干,玄宁立刻摆出了《八九》中所描绘的一个动作——通幽。

  修炼起来!

  运转着相应的功法口诀,一种玄之又玄的气息从玄宁身体里散发出来。

  如果有四山镜武者在这里的话,

  就会看到弥漫在空气中的山海灵力,不断的从玄宁的每一个毛孔中进进出出。

  只是,出来时少了一份晶莹却多了一丝丝杂质。

  这一丝杂质很少,肉眼很难看到,但却是真实存在的。

  这一修炼,玄宁就彻底馅了进去。

  …………………………

  黄昏日落,星辰闪烁。

  转眼间,就到了深夜。

  宁静的夜里,突然闪过一声鸦啼。

  伴随着这一声鸦啼,玄宁的修炼状态宣告结束了。

  活动了一下手脚,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身上的肌肉有一种酸痛肿胀的感觉。

  尽管如此,玄宁仍然觉得精神状况还有身体状况很不错。

  可是浑身上下有一种黏糊糊的感觉。

  就像是经过了大量的运动,身上的汗水全部干涸之后的感觉,很不舒服。

  而且,肚子也咕咕直叫,好像在抗议着。

  我记得吃过晚饭了,怎么会这么饿?

  玄宁摸摸干瘪的肚子,略微有些疑惑。

  不管了,先洗个澡,然后吃饭。

  玄宁这样想着。

  打了一桶水,就在自己的小房子里洗涮起来。

  一边洗,嘴里还哼哼着歌。

  “当月光撒在我的脸上,我想我就变了模样。”

  “世上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汤,喝了它有神奇的力量。”

  ............……

  “我们还能不能能不能再见面,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

  《求佛》是玄宁上一世的流行歌曲,只是……

  这歌从玄宁的嘴里唱出来,可就真没那么好听了。

  就连刚刚鸣啼的乌鸦,都被这惊天地泣鬼神歌给吓跑了。

  “咔嚓!”一声1

  玄宁洗澡的水桶炸裂,也许是上天实在不容许玄宁如此祸害生灵,给他点教训吧!

  玄宁提神醒脑的歌曲戛然而止。

  那只可怜乌鸦,终于不再被这歌声折磨了。

  玄宁看了看面前已经变成一片片碎片的木桶,又看了看自己小小的雪白雪白拳头。

  满脸的懵逼茫然,自己什么时候力气变这么大了。

  现在肿么办……

  澡还没洗完,桶就先坏了。

  玄宁思索了一下,最终决定用湿布子凑合擦一擦就算了。

  明天去王震家里,问刘雯阿姨要一个就是了。

  现在他还急着吃饭,肚子早就叽里咕噜抗议了好几回。

  迅速的擦完身子,穿好衣服,玄宁迫不及待的冲出了房门。

  看着天空中那一轮弯月还有四周闪烁的繁星,玄宁第一次有了骂娘的冲动。

  撒气一般的冲着门前的石头狠狠的踹了几脚。

  然后就垂头丧气的走回到房间里,窝在床上准备睡觉。

  不睡觉还能干啥?

  洗澡没法儿洗,吃饭没地儿吃。

  玄宁感觉今天简直是诸事不宜,干啥啥不行。

  不过,能得到《八九》还是很幸运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八九》这么厉害的功法,会被王家拿到武馆里让大家修习。

  一开始玄宁以为可能是《八九》十分难修炼,可是自从今天他修炼以后就不这么想了。

  这么简单,又厉害的功法为啥米没人选嘞?

  玄宁小小的心里满是疑惑。

  不知道他这个想法被王家祖祖辈辈们知道了,会不会又打死他的冲动。

  不过总的来说,这件事对自己还是有利的。

  至少自己得到了一份锻体功法,甚至有可能是传说中的绝世功法!

  这是实打实在自己手里的东西,谁也拿不走。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

  玄宁这个想法如果让王家列祖列宗知道了,估计真的会打死他。

  相比于《八九》,你那点祸算是祸吗?

  还有,那个木桶怎么一下子就碎了呢,之前玄宁选桶的时候还试过,蛮结实的啊。

  难道是自己力气真的已经变得那么大了?

  话说,刚刚踢石头也没感觉很痛呢!

  脑袋迷迷糊糊的在想着什么,玄宁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他变成了一个绝世高手。

  在江湖中快意狠仇………………

  世人还给他起了一个称号:

  一剑西来,白衣飘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