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拐八绕,玄宁终于来到了一个,挂着写着一级一班的牌子的门前。

  听到里面有老师在讲课,玄宁敲敲门大喊了一声:“报告!”

  本来安静的教室里突然哄堂大笑,玄宁站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难道这里不兴喊“报告”的吗?

  那刚刚王晨旭怎么……?

  “安静!”

  “安静!”

  一个貌似是老师的声音,极力的主持秩序。

  “咔嚓!”一声,门打开了。

  从教室里走出来一个中年男子,齐肩的短发,慈眉善目,笑呵呵的样子。

  这个老师貌似很好说话,玄宁暗暗的打量着这位即将陪伴自己很久的老师。

  “你是?”

  中年男子皱着眉头,似乎很是疑惑的样子。

  “老师您好,我叫玄天。是班上新来的学生。”

  说着,玄宁把挂在腰间的玉牌递给中年老师。

  “老师”看了看玉牌,心里的疑惑更多了。他没听说自己班上要新来学生啊?不过这玉牌是无法仿制的。

  既然人来了,自己就得收。等等下了课,去问问王晨旭。

  “玄天小朋友你好,我是张泽宇。是这个班上的班主任,以后也是你的武技老师。”张泽宇冲着玄宁笑了笑,把玉牌还给玄宁继续说道:

  “来,跟我进来吧!”

  小盆友,这个称呼让玄宁一阵恶寒。不过他还是乖巧的跟着张泽宇走进教室,安安静静当他的乖宝宝。

  教室里的摆设和他以前上的学校不同,每一个小孩子都盘膝坐在地面上的坐垫上,然后围成一个圈,张泽宇则站在正中间。

  “这是班上新来的学生,他叫玄天。今后和大家一起学习,修行。”张泽宇冲着班上的小孩子说。

  班上一共有二十来个学生,全部都是一级武徒,大部分孩子四五岁的样子,像玄宁一样六岁的不说绝无仅有也很少见了。

  不过这毕竟是一班,在二三班可能会多一点。可是像这样的学生,都是在锻体境二层巅峰境界,用不了多久就会突破锻体境三层,成为一个二级武徒。

  不得不说,玄宁的年纪对于习武来说真的是偏大了。也不知道南山叔叔怎么想的,一直都不让他修行武术。

  “好了,你去拿一个坐垫,做到。”

  “嗯~”

  张泽宇犹豫了一下,最终说:“做到星璇的旁边吧。”

  一边说,一边指了指坐在张泽宇正对面的小女生。

  “哦。”玄宁点点头。

  一言不发的走到房间的角落,拿起一个坐垫盘膝坐在了那个叫星璇的女生的右侧。

  不得不说,张泽宇真的很会给他找位置。玄宁刚刚坐下,就感觉到四周杀人般的眼神,不知怎么的,凭空打了个冷颤。可见,这个叫星璇的女生恐怕是很多男生心里的女神。

  不得不说,虽然这个小女孩只有四五岁的样子,但是依然可以看出那么一丝丝美人胚子。

  大大的眼睛,洁白的肌肤,小巧玲珑的鼻子,还有可爱的双马尾。萌度和小玄宁有的一拼,长大以后肯定是和王研儿一样的红颜祸水。

  玄宁把其他人的心态理解为-羡慕嫉妒恨。我就坐在女神旁边,怎么地吧!有本事你咬我啊!

  玄宁做好之后,张泽宇继续讲述着关于武技的知识。

  “武技,是我们武者必不可少的东西!”

  说出这一句开场白,张泽宇整理了一下因为玄宁而打乱的思路,就继续长篇大论下去。

  “武者的三种不可获取的东西,有人知道是什么吗?”

  “我知道!”

  一个坐在角落的小胖子大叫一声,然后立刻高高的举起右手。

  玄宁立刻把这个小胖子,归结到了“课代表”这一神奇的物种上。

  课代表作为学生中的奸细败类,老师的贴心小棉袄总是会在这种时候不动声色的拍一波马屁。

  以展示自己的学问身份,向老师表表中心,来维护自己学霸君的身份。

  “好,那请黄坤鹏同学回答一下。”

  张泽宇心里还有些疑惑,平时这个小胖子可没这么积极,今天转性了?

  “吃,喝,睡!”这三个字从黄坤鹏嘴里蹦了出来。

  “噗!”

  玄宁一下子没忍住,笑喷了。

  就连玄宁旁边一直像淑女一班正襟危坐的星璇,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教室里哄堂大笑,与玄宁喊报告时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时间整个屋子笑声不止。

  玄宁对这个小胖子,呃!不,是黄坤鹏的印象一下子深刻起来。

  语出惊人!

  这他妈是人才啊!

  小胖子的形象也从“课代表”这种圣母婊,老师的马屁精,一下子变成了逗比形象。看来以后上课,会很欢乐了。

  张泽宇满头黑线,刚刚以为这小子转性了,真是人生一大失误。

  早知道就不该叫他起来!这个小胖子总是给自己没事儿找事儿!相比之下,刚刚的玄宁真是好乖啊!

  要不选他当“班长”?

  玄宁都不知道,他即将脱离人民群众,化身比“课代表”更强一筹的圣母婊——“班长大人”。

  在玄宁以前上学的时候,学生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在班级里,

  班主任是国王,

  各科老师是嫔妃,

  各种委员们是武将,

  各科课代表们是文臣。

  那么班长是什么呢?

  作为一个既能接触的国王,嫔妃,武将,文臣的人。如此重要的职位!班上是什么呢?

  经过一番冥思苦想,学生们最终决定班长是太监!”

  玄宁如果知道,他将有幸登临这一伟大的岗位,也不知道会怎能想。

  是答应呢?答应呢?还是答应呢?

  “咳咳!”张泽宇干咳了两声,说道:“黄坤鹏同学说的很有道理,可是答案却不是这些。”

  玄宁忍不住在心里编排,当然******有道理,要是没道理人还怎么活。

  “言归正传,那么武者三种不可或缺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

  张泽宇打了个哑谜,停顿了一两秒钟继续说道。

  “他们分别是:功法,功体还有武技!功法和兵器的重要性,大家都知道,那么武技他凭什么跻身于武者的三要素里面?”

  “要知道,妖灵都没有这一待遇!既然武技在,那么就是说他在广大武者的心目中,甚至比妖灵还要重要,那么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我给大家打一个比方,如果说武者的功体是一个容器,修为是水,功体会决定你的储水量,也就是你的修为。”

  最新4章K&节上K酷匠Z网#

  “那么功法就是入水口,他可以决定你修为的增长恢复速度,武技呢?武技是什么?”

  “他是你的出水口,他决定了你一瞬间能拿出的水的量,他决定了你在战斗中能够拿出多少力量用来攻击防御。”

  “在战斗中,一个强大的武技往往要比你修炼的功法,还有你的修为更加重要。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重视这一门课程!”

  接下来,张泽宇口若悬河一般,讲了许多许多关于武技的重要性。不得不说,张泽宇这人真的很会讲课。

  连玄宁这个完全不懂修行的人,都听得津津有味。怪不得,可以做一班的班主任。

  “叮铃铃!”

  下课铃声响了,张泽宇结束了他的演讲,走出了课堂。

  所有的学生,都站起来说:“张老师再见!”

  在这一瞬间,玄宁甚至有些恍惚,他觉得自己回到了当初上学的时候。

  那般的温馨美好,完全不必考虑金钱,生存的问题。如果不是生活环境变化太大太大,玄宁恐怕就陷入其中无法自拔了。

  “对了!黄坤鹏同学,放学后来我办公室一趟!”张泽宇就要走的时候,好像一下子想起什么来,扭头说道。

  本来还以为他已经忘了这件事,开心而且激动的看着张泽宇离开的小胖子,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卸下气来。

  连圆滚滚的肚皮,也下子干瘪了起来。

  其他人,则是幸灾乐祸一般的哈哈大笑。玄宁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的第一堂课,就这样结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