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教材科,在阴暗的房间里,玄宁一眼就看到了里面老迈的身影。

  老人半躺在躺椅上,眼睛微眯,仿佛在打瞌睡。

  看着正在打鼾的老师,玄宁不忍心吵醒他。于是,蹑手蹑脚的往放着衣服的地方走过去。

  “臭小子!”

  苍老的声音从玄宁身旁传来,下了他一大跳。

  “现在的小孩子怎么都这么没礼貌,看见老人家我在这里都不知道打一声招呼吗?”

  半躺着的老人,语气中带着几分怒气,还有几分玄宁听不出来的戏谑。

  玄宁转过身来,低着头,像一个做错事的小朋友。

  不得不说,这几天来玄宁的演技是越发的炉火纯青了,如果他能再回去地球的话,奥斯卡小金人是跑不了的。

  “我只是看见老爷爷在,呃!在休息。”玄宁低着头:“不想打扰老爷爷。”

  “哦~”王鹰拉长了声音。

  王鹰是王家一位资历很老的长老,老人家喜欢清净,所以专门找了一个在王氏武馆看教材的清闲工作。

  就在玄宁来之前,王鹰就已经接到了王晨旭的传音。知道有个有趣的小伙子要来,所以就有了刚刚那一幕。

  他倒不是有意为难玄宁,这个地方很少有人来,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有意思的小孩子,忍不住调侃一下。

  不得不说,刚刚玄宁的表现还是让王鹰比较满意的。

  玄宁和以往,来的学生不同。以前的学生来到之后都欢呼雀跃的去取自己需要的东西,而很少有人会注意到一个昏睡的暮气沉沉的老人。

  对于那些孩子,王鹰也懒得理会。

  但是玄宁的做法却让王鹰感到那种尊重,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一个尊敬老人的人,总是会让人不自觉的喜欢,更何况被尊敬的还是王鹰自己。

  “武士服在左边取白色的哪一件,锻体功法在右边,你自己凭感觉挑。”王鹰不再逗弄玄宁,例行公事的说:“全部选好了之后来我这里领取令牌。”

  “哦(⊙o⊙)哦。”玄宁点点头,快步跑到武士服哪里,随手拿了一套白色的武士服,迅速换上。

  然后压下激动的心情,报着郑重的心态,缓步走向了存放锻体功法的右侧。

  锻体境是打基础的阶段,就像盖楼房一样只有打好地基才能向更高处攀登。

  而一个强大而且适合自己的锻体境功法,无疑对锻体有很大帮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锻体境的功法甚至决定了今后的发展方向。

  所以锻体境功法必须要认真仔细的挑选。

  与玄宁想象着的不同,不是传说中高大上的玉简,或者《九阳神功》,《降龙十八掌》,《九阴真经》等等,传说中的绝世功法。

  破旧的书柜上,摆放着寥寥几本泛黄的书籍。好像是破落的书生家,存放着的已经不能要,却不忍丢掉是的书。

  看见这几本的卖相,玄宁简直不肯相信这就是他日思夜想的锻体秘籍。

  说好的绝世武功呢?

  说好的主角光环呢?

  没有金手指让我大玄宁怎么活?

  “怎么?看不上这几本书?”

  正在玄宁在心里嘀咕的时候,一个声音从玄宁背后响起,吓了玄宁一跳。

  玄宁扭头一看,原来是王鹰。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玄宁的身后,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挑选。

  “不是,不是。”玄宁连忙摇头。

  “只是……”

  他停顿了一下,终究没有把那几句话说出来。

  “可别看不上这几本书,老头子我看你顺眼才让你瞧瞧。其他人,连看的机会都没有。”王鹰往嘴里灌了一口酒,自顾自的说道。

  “这些可是都是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啊!”一边说,又一边叹了口气:“想当年,一提王家,在这八万里妖镜何人……?”

  “好了,不说了。”王鹰似乎想起了什么,一下子停下马上就要说出口的话。

  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整整一大把玉简说:“挑吧!这就是武馆里的小子们炼的锻体功法。”

  正听的津津有味的玄宁一下子不乐意了,刚刚被勾起好奇心就王鹰停下。

  这种感觉如鲠在喉,难受的不得了。

  不过他倒是听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个书柜上几本卖相差得不行的书,绝对是了不得的好东西。

  玄宁狡黠的眨眨眼睛,对王鹰说:“呃,老爷爷,我还是想拿那边的。”

  说着玄宁还用手指了指墙边的书柜,满脸渴求的样子。

  王鹰看了看玄宁,淡定的点点头。

  “臭小子,挺狡猾的啊!”

  玄宁摸摸脑袋,尴尬的笑了笑。

  而王鹰又叹了一口气,似乎在惋惜着什么,或者说在追忆着什么。随即,扭头往嘴里灌了一口酒,大步走回躺椅处。

  “自己好好挑,看中那个跟我说。”

  当王鹰转身的时候,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好像有什么奸计得逞了一般。

  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随便说几句就信了。如果那些东西真的那么好炼,怎么可能在这里陈放了那么多年。

  这么多年过去了,自从王家没落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练成那几本锻体功法。否则王家怎么可能破落至此,也就是老头子我还记得当初的辉煌。

  这些年不断的找了一些人试验,竟然没有一个人能用任何一本武功修到锻体镜第四级,连最次都金刚之体都不行。

  王鹰在心里叹了口气,可惜了一个好苗子啊!

  玄宁看着眼前的几本破书,他当然不可能因为王鹰几句话就来选这些无人问津的东西。

  玄宁也知道,最好的选择其实应该是王鹰嘴里那些不值一提的玉简。

  可是,作为一只猪脚,怎么能修炼那些大众的东西。高大上的功法,才符合他大玄宁的身份。

  当然,他自己是这么想的。

  更为重要的是,在刚刚他随意扫过一本书的名字的时候。他的呼吸法竟然产生异动,运行速度突然加快然后又放慢然后又加快。

  玄宁感觉到,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呼唤着它。自从风月城死后,玄宁就明白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的大世界。

  想要在这里站稳脚跟,他唯一的基石就是这个无名的呼吸法。

  如果他只是想碌碌无为的过一生,他可以玄宁王鹰手里的玉简。但是,显然他并不这么想。虽然不知道王鹰在打什么注意,但是,这显然是他的一次机会。

  一个赌博,拼搏的机会。用他修炼的条件,赌出一个轰轰烈烈的未来,用他成为武者的希望,搏出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

  所以,让呼吸法产生异动的东西,他一定要得到手。

  哪怕那个东西存在着这样那样的瑕疵。

  玄宁看了看书柜上的五本书:

  《金刚之体》

  《百兽之躯》

  《纯阳》

  《纯阴》

  《八九》

  这就是所有的书籍名称,玄宁闭上眼睛仔细感受着使体内无名呼吸法产生异动的来源。最终,把眼睛放在八九上。

  ;#更Qy新。O最x快+I上酷A+匠u网U

  拿起这本书,玄宁感觉无名呼吸法转动的比以往都要快的多。好像是在激动,或是什么其他的情绪。

  玄宁对自己产生功法也有情绪这种念头,感到匪夷所思。可是,这就是它运转的时候给自己的感觉。

  《八九》,《八九》?

  不知为什么,玄宁对这两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是以前见过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