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玄宁来到王家已经有数天的时间了。

  在这几天里,他几乎无事可做。

  没有想象中的功法秘籍,

  没有锻体,

  没有修炼,

  没有成为武徒,

  更没有妖灵,

  没有成为梦寐以求的武者。

  每天就是吃吃饭,睡睡觉,闲的蛋疼的时候去王岩家里坐一坐。

  陪王岩的儿子,那个半大不大的臭小子——王震聊聊天。

  玄宁没想到的是,理论上来说,人家还比他大那么一岁。

  这几天里,他经常在王家走走逛逛。

  不说把这里的地形摸透了,至少也大概知道了七七八八。

  王家真的很大,比前世玄宁所在的大学都要大的多。

  当然,他没有去过其他的学校,和一些名牌重点的学校没有可比性。

  王家占据了风雪城城南三分之一的土地,俨然一座小城市。王家分为五块地方,正中央的议事堂,大大小小的会议和客人接待都是在议事堂和他前面的正厅举行。

  位于议事堂以前,在王家正门与议事堂中间的正是王家嫡系,主家和王家家主所在的地方。

  在议事堂之后,是王家的仆人,小厮和管家之类的下人居住的地方,玄宁和王岩就居住在这一块区域。

  在议事堂以左是王家旁系,和大大小小的长老生活居住的地方。

  而在议事堂以右,则是王家内部最为重要的机构,王氏武馆了。它在王家里占地面积最大,甚至超过的正中央的议事堂,和其前方的主家。

  足以见得,王家在王氏武馆所投入的资金和精力有多么的大。

  王家近乎所有的嫡系,旁系子弟,还有家仆的子孙辈一些资质不错的人(比如王震,就属于这一类),还有一些王家从外面招揽来的潜力深厚的外姓年轻人等等,全部在王家武馆里习武修行。

  在这个地方,有一些外姓客卿长老坐镇,有王家请来的老师和王家长老们授课。

  有藏经阁,有演武堂,有玄宁想要的一切。

  当然,这些都是玄宁在王震哪里了解到的。但是,王震一个武馆的普通学徒自然了解的不多,在王氏武馆里肯定有王震不知道的更重要的东西。

  玄宁很早的时候就想去王氏武馆看一看,今天在玄宁的软磨硬泡之下,王震终于答应带他去看看。

  走过一条条隐秘的林间小路,玄宁和王震终于来到了一个挂着大大的金色牌坊的大门前。牌坊上写着四个大字——王氏武馆。

  因为今天是休假日,武馆门前里没有什么人,只有两个把守的侍卫突兀的站在那里。王震告诉玄宁,那也是武馆里的武徒。

  通过站岗,来赚取一定生活费用。就像玄宁前世里,那些勤工俭学的兼职大学生一样。或是苦于生计,或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满足自己的需要。

  非武馆学徒,和老师是不能进入武馆以内的。当然,王家家主和长老们,还有一些其他重要的人物也拥有相应的特权,比如王研儿。

  显然,玄宁并不在此列。所以,王震只能带着玄宁在武馆外面四处转转。

  就在玄宁二人,在武馆外四处观望的时候,一道靓丽的人影从武馆里走了出来。来人眉清目秀,长发及腰,正是王家的小公主——王研儿。

  看到王研儿,王震立刻低下头,微微弯了弯腰恭敬的喊到:“小小姐。”

  酷匠网唯-4一V8正'版,J其}#他☆都S(是RW盗版

  同时不忘拉了拉站着不动的玄宁。

  看见王震的姿态,玄宁在心里轻轻一叹。这就是世代为扑的影响,失了自信失了自尊,总把主人家想得那么高贵,不自觉就把自己看低了。

  在这一刻,玄宁在心里默默的立誓: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自己今后绝不能如同王震一般,寄人篱下。

  他不是教化万众的圣人,他也没有那个本事,当然,如果真到了他有能力做的那一天,他也不会吝啬出这一份力。

  他能做到的只有洁身自好,人人生而平等,纵使生活再苦再累,未来多么艰辛,也不能失了自尊,失了为人的尊严。

  然而,能够帮他完成这一目的的只有实力。如果没有实力,连生命都保护不了更何谈所谓尊严。

  王研儿对着王震撇撇嘴,无奈道:“阿震,你小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啊?现在怎么这么生疏了,以前我还抱过你,记得吗?”

  王震低下头,一言不发。不过看得出来,他还是和王研儿很亲近的。

  王研儿摇摇头,叹了口气。小时候的玩伴如是,那些旁系的同辈兄弟姐妹如是,现在连这个小家伙也是这样。

  低下头,看见比王震矮半个脑袋萌萌哒的玄宁。嗯,还是这个小家伙好玩。鬼使神差,王研儿又在玄宁的脑袋上使劲摸了几下。

  玄宁不满的瞪了王研儿一眼,用手整理了一下头发。摸,老子让你摸,等我长大了逮住你的头摸起来没完没了,你给老子等着。

  看见王研儿精致的脸庞,微微翘起的睫毛,还有樱桃般的小嘴,玄宁顿时想入非非。无量个阿弥陀佛天尊,邪恶了,我邪恶了。

  就在玄宁在心里恶搞她的时候,王研儿扭过头看了看身后的王氏武馆,问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今天不是休息日吗?”

  没等玄宁反应过来,王震就率先回答说:“是玄宁非要过来,说想看看,我实在拗不过他。才带他过来的?”

  说完还一脸希冀的看着王研儿,貌似是在表功。

  玄宁偷偷撇了王震一眼,重色轻友,见利忘义,心机婊!

  “哦(⊙o⊙)哦。”王研儿右手食指摸了摸挺翘的鼻梁,思索了一下冲着玄宁问道:“你想在这里学武吗?”

  玄宁轻轻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一副高冷的样子。殊不知,六岁的他怎么也表现不出这种高难度表情。

  王研儿心想:本来还不知道怎么安排这个小孩,之前也就是临时起意,她总不能随时带一个小东西在身边。

  留他在王家武馆似乎也不错,等到以后他成了武者的时候,再去州府帮自己的忙。

  嗯嗯,就这样。王研儿默默地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

  而此时玄宁还不知道,他错过了一个什么样的机会。等到他再度有机会踏上那个舞台的时候,那又是多久以后的事情了。

  王研儿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令牌,递给了玄宁。

  “明天,你拿着这个,去演武堂报到。他们会告诉你怎么做的。”

  玄宁接过令牌,点点头:“谢谢妍儿姐姐。”

  “嗯!”王研儿微微一笑,有摸了摸玄宁的脑袋,似乎对那一句妍儿姐姐十分受用。

  …………

  回到家里,玄宁依然无法压下心头的激动。

  修武,是每一个少年少女藏在心中的梦想。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金庸先生笔下的一个又一个江湖豪侠,早就深深的植根在了每一位中华儿女的心里。

  玄宁自然也不例外,这是在金庸,古龙影响下的一代人。对江湖的向往,深深铭刻在玄宁的骨子里。

  而今,他就要接触到武道了。不是那些太极拳,柔道等等养身功夫。而是,与金庸先生笔下的武林豪侠一样,的动铰山崩海裂,挥手间便是天塌地陷的武林功法。

  他如何能不激动,依然记得那一天一柄擎天巨刃,自天而降,一座巨城轰然倒塌。

  虽然他对这一刃的主人无比痛恨,但这不影响他对那种力量的向往。整整十年过去了,他终于有机会接触的这种力量了。

  他又如何能不激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