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闹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嗡嗡的声音仿佛宣告着这是一个闹市。

  这之中,却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漫无目的的穿过层层的人流。

  这个人,正是刚刚离开玄家的玄宁。

  从玄家离开之后,玄宁的心情是崩溃的。

  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玄家是他唯一带过的地方,玄家人是他六岁的人生中认识的所有。

  可以说,玄家就是他玄宁在这个世界的根基,可是现在这个根基没了。

  更加重要的是,玄宁的亲人他的依靠全部没有了。本来渴望着能够来到风雨城,找到他的亲人,找到南山叔叔他就可以继续过着曾经的生活。

  就可以安逸的生活下去,有大把的时间用来修炼,有大量的功法,妖灵供他选择。可是这一刻,什么都没了。

  他再度回到了这十年里孤立无援的状态,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做什么都是孤身一人。就像塞北的一匹孤狼,在孤单的舔着自己的伤口。

  这样的日子他已经过了十年,他不想再这样下去,可是现在……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人终究是要向前看的。”关键时刻,还是南山叔叔的话起了作用,向前看,一切都会好的。

  为了求生,也为了亲人。

  玄宁苦苦思索着,思索着玄家人究竟去了哪里,思索着自己的未来,思索着自己现在又该何去何从。

  玄家没了(虽然玄府还在,但是对玄宁来说,玄家却已经没了。),偌大的玄家在一瞬间就没了。

  摆在玄宁面前的路,似乎只剩下了一条。

  跟着王研儿,去王家。这可能不会是一条慷慨大道,但无论如何,它至少是条路。是玄宁,可以走到唯一一条路。

  当然,他也可以选择离开,去一个小小的村落。碌碌无为的过完这一生,但这并非玄宁所愿。

  弱小必将挨打,唯有强大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在这个实力至上的世界,人命向来都不值钱,十年的经历已经让玄宁明白了这件事。

  所以他需要强大的实力,他要掌握自己的命运,更要改变这个操蛋的世界!

  屡次被打击的玄宁内心的悲愤,早已积攒到骇人听闻的地步,愤怒的玄宁冲着言铭就开始了破口大骂:“该死的言铭!你他妈个混蛋,把老子整到这个地方来!”

  “连个功法都不给,好不容易成个少爷,一家人还都失踪了。”

  “言铭,你作吧,你他妈就作吧!”

  “妈的!等老子那天修炼有成,看老子不抽你丫的!”

  愤怒的玄宁,不知道该向谁发火。

  也不知道玄家的人为什么消失,所以这一通火全撒到了那个言铭身上,他知道他能听到,可是就算他能控制的了自己的一生,也否决不了他骂人的权利!

  一边走一边想,不一会儿就回到了山雨楼。

  昨天夜里,他们一行人来到风雨城,住进了位于城南的山雨楼客栈。

  休整一晚后,今天王研儿带着王岩去城主府拜访袁家的哪位城主——袁承志。

  玄宁也就趁此时机,去了趟玄府,本以为可以见到爸爸,还有南山叔叔,结果没想到……

  世事难料啊!

  玄宁感慨着,不过相比较而言,失踪总不会比死亡更差。

  没有他们死去的消息,或许是现在最好的消息了吧。

  现在也只能跟着王研儿去王家了,至于之后应该怎么办。

  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毕竟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成为一个武者。

  妖灵也好!

  佛法儒兵道也罢!

  不管怎么样,让我成为一个武者吧!

  只有成为一名武者,他才有一定的自卫力量,才有资格去考虑未来该怎么样。

  酷o匠网A正Y。版N☆首i发

  玄宁正想着,王研儿等人已经回来了。

  这次拜访总得来说,还是太大没什么问题的。

  毕竟,王家作为风雪城五大家族之一,虽然比不过袁家,但也绝不是什么任人宰割的软柿子。

  更何况,两家人,一个在风雨城一个在风雪城。属于不同的势力范围,也没有什么利益纷争。

  除非袁家想把地盘扩展到风雪城去,不过这暂时还是没有可能的。风雨城虽然袁家一家独大,但还远没有到达袁家可以一手遮天的地步。

  自己的地盘儿还没彻底搞好,又怎么能去抢别人的呢?

  “玄家,已经名存实亡了。”

  王岩摇摇头,叹息到:“想当年,玄家一门双王,那是何等的荣耀。可如今,唉!”

  “玄家,确实没落了。”

  王研儿银铃般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

  “以王家和玄家的关系,本应该扶持一把的。只是现在,我们连自己的自顾不暇,又怎么能去帮别人。”

  “自从十年前的风月惨案之后,我们风雪三城的地位一落千丈。在城主府的逼迫下,我们五大家族的实力影响力越来越弱。”

  “风雨城,已经落在了袁承志的手里。随着城主府实力越来越大,我们风雪城也离那一天不远了,看来朝廷是打定主意把我们风雪三城彻底握在手里了。”

  “小姐,现在的形势就是这样的。不然,老爷又怎么可能从第一学院接小姐回来呢?”

  王岩摇摇头,叹了口气用他低沉的声音说。

  “好了,岩叔。有爹爹和众位长老撑着,事情不会发展到那一步的,更何况如果不是玄家家主和主要战力莫名失踪。”

  “他袁承志能拿下玄家?”王研儿扎扎眼睛,有些遗憾的说:“玄朗老爷子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提起玄朗,王妍儿就想起了玄家最小的那个小公子,好像比她大一岁,当年还……

  只可惜,玄家小少爷,十年前在风月惨案中英年早逝了。不然,现在也应该是个天才少年了吧!

  王研儿仍然记得,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那个带着她在风雨城满天世界的玩耍的小哥哥。

  好像.....

  没有什么是那个小哥哥不知道的。

  想着,王研儿嘴角挂上了一丝动人的笑意。

  那个玄天,和小哥哥还真是像呢。

  “岩叔,你去玄天房间看看他在不在?”

  “在的话,带他去看一下他的那个远方亲戚。”

  “然后,咱们该走了。”

  王研儿的语气中,带着一点温柔,一点坚定,还有一丝不容置疑。

  “好!”说罢,王岩就离开了房间。

  ……………………

  “玄天小子!”

  玄宁躺在屋里的床上,就听见了王岩粗狂的声音。

  打开房门,露出他小小的萌萌哒的脑袋:“岩叔,怎么了?”

  “小子,跟岩叔去见见你那个亲戚。跟他说一下,咱们该走了。”

  额(⊙o⊙)…

  这就非常尴尬了哎,当初情况紧急,玄宁不得不发挥他影帝级的演技。

  可是现在,让他从哪找这么一个远方亲戚去?

  想着想着,玄宁默默的低下了头。

  看着玄宁压抑的表情,王岩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了?”

  “嗯…我刚刚去过了,可是……”

  说着,玄宁就又拿出了他惊天地泣鬼神的演技功夫。

  两个大眼睛使劲挤出几滴眼泪,哽咽起来。

  “他们……他们都不见了。”

  “呜呜,岩叔。”说着,扑到了王岩身上,鼻涕眼泪摸了王岩一身。

  没错,他刚刚去了玄家,然后玄宁的爸爸,爷爷所有亲人都失踪了。

  这不是谎言,而是真情流露。玄宁心里的痛苦全部发泄了出来,这一哭就是近一个时辰,把王岩的衣服都打湿了。

  “孩子,没事。不是还有岩叔吗?跟岩叔回王家,以后啊,岩叔就是你亲人。”

  王岩拍拍玄宁的后背,安慰的说。

  “乖,别哭啊!”

  “去了王家,不但有岩叔,还有岩婶儿,还有一个叫王震的小哥哥。

  “玄天乖,不哭,不哭啊!”

  可是王岩用他宽大的手掌抚摸玄宁的背,再用他雄厚的声音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总让人有一种违和感。

  就这么加深了和王岩的感情以后,玄宁终于下定决心和王家的人,一起去风雪城王家。

  哪里,或许是他未来成为武者的关键。

  第二天,清晨。

  西面朝阳的第一缕光辉,照耀在风雨城的城门上。

  踏着清晨的初霞,玄宁一行人出发了。

  从今日起,他将面临一个不一样的生活。在王家的日子里,玄宁会绽放出怎样的绚烂光彩呢?

  一切的一切,全部从这一个美丽的早晨开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