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向前看

  现如今,他从那片废墟之中爬了出来!

  十年的梦让他改变了许多,他看到了很多东西,也明白了很多东西。他不再是曾经那个玄家少爷,也不是二十一世纪那个天真懒散的年轻人。

  可是,越是看得多,看得透,越是明白就越是愤怒。

  “风云突变,月影留形;擎天之刃,大梦十年!”

  玄宁想着当初言铭说出的这段话,心中无比的愤怒!他从未对一个人如此这般的怨恨,从那一刻起,他的人生就已经被固定了,不,是被算准了吧!

  这一切的一切,这一个城池的破灭,也不过是那人玩儿的一出游戏,戏耍自己的手段罢了!

  在二十一世纪生活了二十多年,人权至上的理念早已深入他的内心,对那个把人命当成儿戏的言铭,他无比的愤怒。

  对着周围或许在,或许不在的东西鞠了一躬,无论他们知道与否,他都要向他们表达自己的那一份歉意。

  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可以把人命当儿戏,可是他却不行!

  看着这片荒凉的废墟,玄宁心里的沉重更甚。曾经无比繁华的风月城,如今就剩下这些了。

  “不要总是感慨过去,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就算你再伤感,也无法挽回什么。人,终究是要向前看的。”玄宁在心底里默念着。

  这是他还是玄家少爷的时候,他的那位南山叔叔跟他说的一句话。

  南山叔叔在玄宁的童年中很特别,是一个比他爸爸还要更亲的人。

  他的南山叔叔在玄家地位很特殊,没有人敢命令他做些什么,更没人敢对他出言不逊,他好像是专属于玄宁的老仆,只有对待玄宁的时候,才会表现出那么一丝的恭敬!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人终究是要向前看的。”曾经,每每玄宁失落的时候,南山叔叔都会这样说道。

  如今没有人会比玄宁更明白这句话其中的含义,两次重生的他失去了太多太多,也有太多的东西需要重新开始!

  人终究是要,向前看的!

  他不明白为什么身为玄家仆人的南山叔叔总能说出一些如此富有哲理的话。

  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从这些话里学到什么,也不影响他对南山叔叔产生的敬佩之情,之前他能从转生的阴影中走出来,南山叔叔的这句话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现在,又是这话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压下内心的沉重,对着太阳辨别了一下放向,玄宁冲着他认为的北方去了他要去风雨城,那是他转生后的第一站,玄家他的爷爷,爸爸,亲人,还有他的南山叔叔都在哪里。

  }1酷G匠网_永*久)免Lg费、看Ia小说

  虽然不知道他们还认不认得已经死了十年的自己,不过玄宁还是毅然决然的去了。他有很多事情要做,他需要成为一名武者,需要一个修炼功法,一只适合他的妖灵。

  在这十年里,在梦中看透了这个世界的他,明白了实力的重要性!只有强大的实力才能让自己不受支配,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如果连自己的命运都掌控不了,又何谈他人?

  玄宁行走在这条小路之上,黑色的头发无精打采的耷拉在额头上。

  整整一天了,从一开始的精神饱满意气风发,到后来的口干舌燥,再到现在完全靠着呼吸法苦苦支撑着。

  一步,又一步。

  玄宁看着遥远的“北方”,思量着还有多久才能够回到风雨城。然后,吃饭,喝水,再好好看看,调戏一下自己漂亮可爱的小侍女。

  再然后,他就能拥有修炼功法,能修炼,融合妖灵成为武者!

  深红色的夕阳即将落下山顶,玄宁仍然一意孤行的向着他所认为的“北方”走着,坚定的意志还有对这个世界的愤怒支撑着他继续走下去。

  就在即将入夜的时候,玄宁停下了他的脚步。一队马车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领头的人是一个大约三十岁长满络腮胡子的大叔。

  他们沿着这条古路,向着与玄宁相反的方向行驶着。

  风雪城,风雨城,风月城是宁远国北部边陲的三个小城。

  三城成三角形分布,通气连枝,共同进退。自从风月城发生巨刃惨案之后,风雨城,风雪城人人自危,以致两城在整个北部边陲的地位都下降不少。

  而风雪城五大家族之一的王家,地位也一落千丈。

  甚至,连家族中在皇城第一学院习武的第一天才少女——王研儿,也不得不从皇城中回来。

  王岩,是王家的一个管事。此次,正是他去皇城接回王家小姐王研儿。

  从皇城到北部边陲路途遥远,盗匪众多,不得不伪装成普通的商队。

  这种商队在宁远国到处都有,就算在路途成遇到一些盗匪,只要支付一些代价大可安全的通行。

  可是在邻近风雪城,自家家门口的时候,他们却遇到了一个奇怪,长像清秀的少年,向着皇城方向走去。

  少年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

  不!

  那简直不能称作衣服。

  就是一条条白色布条,用来遮挡住了身体大部分肌肤的遮羞布罢了。

  从衣袖,和裤子上的洞里可以看到雪白的皮肤,还有细嫩的四肢。再往上是小小的脑袋,琐碎的刘海耷拉在额头上,遮挡住了眼睛。

  小巧的鼻梁,还有微翘着的小嘴,这少年实在是清秀的可以。

  如果不是因为已经初具规模的喉结,他一定会把他当做一个女孩子。

  “路上的小伙子!”远远的王岩叫出了声:“这是要往哪里去呀!”

  声音浑厚而有力!

  “我…我…我去风雨城。”

  这几声的颤抖,再加上玄宁自带加成的声音容貌。把一个六岁少年的遇到陌生人的紧张,表现的淋漓尽致。

  “啊!风雨城?”王岩被惊的目瞪口呆。听到王岩这句话,商队里的大部分人都哄笑起来。

  然后,王岩朝着玄宁背后的方向指了指:“风雨城不是在那边吗?”

  “啊?”玄宁楞楞的说。

  玄宁闹出了一个大红脸,尴尬的说:“我……我记错了……”

  这次就是真的了,他的确忘记了这里和地球太阳升起的方向不一样,在地球上自东向西,而这里则是自西向东。

  可能是星球自转方向不同导致的。

  看见玄宁的窘态,整个商队又哄笑起来。

  哄笑声冲淡了玄宁心中的沉重,一时的尴尬盖过了内心深处的痛苦。果然,向前才是治疗心病的良药。

  唯有经历的更多,才能把过去忘却,这是永恒不变的正理。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人终究是要向前的。”南山叔叔的话再一次被证实,不知为何心中对他的想念越发的深刻。

  要赶快到风雨城,到风雨城就能见到南山叔叔了吧!

  王岩嘴角抽了抽,此时玄宁在他心里的形象从一个神秘的少年,变成了一个不谙世事还有些逗逗的小孩子。

  连方向都没弄清楚,就敢从家里往外跑。这他妈还真是头一回见啊!

  涨姿势了!

  这时,从马车里走出了一个漂亮的小女孩。

  这是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淡粉色的束腰长裙勾勒出较好的身材,肌肤如凝脂般白嫩,齐腰的长发慵懒的披在身上。

  可比算卦那天看到的漂亮妹子好看多了,没得比啊!也不知道那天被他偷窥了好久的妹子,知道玄宁这么评比她,心里会怎么想。

  玄宁在心里暗暗拿她和前世里见到过的美女们比较!发现,真的没有一个可以比的上这个小姑娘。

  “岩叔,怎么了?”

  如风铃一般清脆空灵的声音,从小姑娘口中发了出来。

  声音很好听。

  “小姐。”王岩向着小姑娘微微欠了欠身:“是一个小孩子,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原来,这就是从皇城归来的小小姐——王研儿。

  。刚刚被外面的哄笑声惊动了,所以从马车里走了出来。

  想了想,王岩又指了指南方说到:“说是要去风雨城。”

  队伍里又是一阵哄笑。

  玄宁红着脸,尴尬的摸摸头。

  “噗嗤!”听见王岩这么说,小姑娘王研儿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往南边去风雨城,真是够牛掰的。

  转过头去,看到了五六岁的小玄宁。然后,就再也移不开目光,太像了,实在太像了。细碎的刘海,大大的眼睛和十年前,玄家的小公子,那位经常站在她身前的小哥哥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太像了!”

  这眼睛,这鼻子,王研儿忍不住叫出声来!

  弯下腰,鬼使神差的伸手摸了摸玄宁的小脑袋,王研儿闭上眼睛,微翘得眼睫毛轻轻一颤,摆出了一副满足的笑脸。

  “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啊?”

  这时,一种母性的光辉从王研儿身上散发开来。

  此时,王研儿依然弯着腰,从玄宁的角度完全可以看到那一抹初具规模的雪白。玄宁现在的年龄虽然只有六岁,但心里年龄却早已成年许久。

  看到这一抹雪白,又怎么可能不产生一些想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