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外两人露出疑惑之色,阿囚待人一向温驯,就算是陌生人,瞪眼也罢,除非宇文凉忧下令,不然怎么会动手。

  话说,阿囚大人,是一只大狼,高足两成人,宽有两个成人的肩宽,是从小跟随在公主殿下身旁的一只狼,人都是骑战马征战,而他们的大漠公主是骑她的战狼去讨伐,会称为大人,是因为战功累累,陛下特册三品大“人”。

  房里的宇文凉忧挑起了眉,阿囚她是知,不过谁是少年了,她府上何时来了个少年。

  “少年?”宇文凉忧问道。

  房外的侍女稍顿了一会,难道公主不知道这从乌闽村带来的少年?“是东阳副将军从乌闽村带来的。”

  “东阳葵?”宇文凉忧皱了眉。这东阳葵竟如此大胆,带了个人回她的府上。

  “更衣。备轿。”沉默了十秒才淡淡吐出了四个字。

  两盏茶的时间,宇文凉忧在两名侍女的搀扶下走出房里。

  两名侍女知道她受伤,搀扶不敢怎么用力。

  一身长袖淡黄衣裳,衣袖衣领边纹着银色花边,披散的秀发被一条黄色丝绸布条简单束,披着狐裘,面带淡黄色面纱,露出含着层霜的双眸,长长的眼睫毛,眉间的红色月牙印记。

  每一小步,感觉就要走进自己的心里,难以除去,蒂固在脑海,挥之不去。

  站在房外的宇文晔见此都发愣,自从宇文凉忧及笄他就没能再看见她的面容,不过她的眼,还是一样美,即便不施任何黛粉。

  身为女子的宇文雅也发起愣来,她很羡慕宇文凉忧,她的冷,她的媚,是她一辈子无法做到的,她自己长得清纯活泼,常被兄长们当成小妹妹,像小妹妹一样疼爱自己,可她今年都十八岁了,她想像九皇姐一样,不想再当小妹妹了,她要当的是女人。

  多日没下床的宇文凉忧脚难免有些酸,走起路有些软,在侍女搀扶下,微微低下身子向宇文晔敬礼,“四皇兄。”

  宇文凉忧站起身子,向宇文雅颔首,“绿裳公主。”两句语气都带着疏离。

  宇文晔回神,微点头,见宇文凉忧脸色苍白,脚发软,一向气势十足的她,比起现在实在差远了,“凉忧这是怎么了?”

  下意识想扶她,想起男女授受不亲,便将正要抬起的手收回。

  宇文雅也发觉到宇文凉忧的异常,急忙跑了向前,握着她的手,“九皇姐,怎么了?”

  伤口已经结痂,可宇文雅握得有些紧,宇文凉忧微皱起眉,随后松开,转了话题,“那你怎么了哭了?”

  “是皇兄啦!骂我!”,说起,眼眶又泛红,嘟起小嘴。

  )v酷匠V网首发:&

  宇文凉忧没什么表情,抬起眸,面无表情地看了宇文晔一眼,侧头对着侍女道,“走吧。”不留痕迹地抽回被抓着的手。

  在搀扶下离开上轿,当那对兄妹透明,侍女也没理会,她们的主子是宇文凉忧,主子一句往左,她们不敢往右,对于主子的话绝对尊从,主子不理,她们自然不会理会。

  宇文雅看着轿子离开,嘟起小嘴,看着哥哥,眼神问着是否要跟随。他们早已习惯宇文凉忧的风行,虽然还是有些失落。

  宇文晔眼里难免的失落,看向宇文雅,沉默一会儿,才点了点头,步行跟随。

  公主府后院,几名侍女围着一旁,紧张又担忧看着一只大狼扑在一名少年身上,大狼巨大的身体完全遮挡了少年,只能隐约看见少年原本换上的白色衣裳被扯烂,还有染着血迹。

  “阿囚大人!阿囚大人!”侍女喊着公主为大狼取的名字。“阿囚!”一名年纪看似较大,身份穿着比其他侍女较高贵的女子叫了一声,大狼微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压着少年,向正在反抗的少年挥掌。

  侍女见青莲姑姑对着阿囚大人喝止,阿囚大人竟没理会。平时阿囚大人挺尊重听从青莲姑姑的话,这次竟然例外,心里不禁为少年捏把冷汗,公主再不来,这样貌长得挺俊的少年就会被阿囚大人打死吧。

  此时,宇文凉忧的轿子来到,侍女们如见救星,脸上浮现淡淡笑意,随后沉没,全向公主殿下行礼,“拜见公主殿下,公主安康。”

  “免礼。”宇文凉忧在侍女搀扶下走出轿子。

  抬眸一看大狼扑在看不清样貌的男子身上,眼眸一缩,嘴边冷冷吐出阿囚两字。

  声音不大,可全场人都能听见,甚至公主语气中难以压抑的怒气。

  阿囚狭长的眼一缩,不甘不愿地再赏了身下人一巴掌,才起身,收起杀气,变成一副乖孩子的样子走向宇文凉忧。

  宇文凉忧挑眉看着阿囚眼角和嘴角的淤血,嘴角勾起,可眼眸的冷依然还在。

  躺在地上的少年立马坐直,手擦着嘴角血丝,冷眼瞪着一直围绕在宇文凉忧欲索取疼爱的大狼。

  侍女们看着蹦起上身的少年,竟然还没死,真强!

  宇文凉忧挑眉看着还没断气的少年,少年脸上虽然满脸淤血和血迹,身上也少不了伤痕,明显阿囚还没动起想杀他的心,不过少年能耐阿囚的巴掌,阿囚的巴掌,一掌能把人拍飞,拍晕,实力不错,耐打怪不成能成为狼群首领。

  宇文凉忧第一眼就知道,少年是攻击乌闽村狼群的人类首领,他那锐利黑黝深如静夜的眸子,是他年纪不会看到的,而且很像以前的自己,特别,有趣。

  “有名么?”虽然眼眸依然冷,可声音,宇文凉忧尽量温暖一点,带点试探。

  少年抬眸看向宇文凉忧,再扫看四周。

  “阿...阿狼。”看似眼前人和蔼可亲,有亲和感,而且他看她与大狼相处很融洽,很像狼王,收养他的狼。

  会说话,虽然很生疏。

  侍女们眼有些瞪大,看着公主眸里的冷雾慢慢散去,取代是一片温暖,甚至看起来很和蔼,不过再想想,少年与公主的童年挺像的。

  “来人,叫兰御医。”宇文凉忧大略看了少年的伤。

  这一幕看在刚到两人,宇文晔和宇文雅的眼里震惊,稍顿了一会儿。

  侍女们也愣了下,兰御医,兰若,是陛下赐给公主的贴身御医,也是军医,医术高明,有起死回生的能力,眼前少年,未免有点小提大作了。

  心里是这么想,脸却没表现出来,自然掩藏的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