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困了,不见客!”

  此时,正要推开门,身穿蓝色袍衣,眸里柔似水的宇文晔手一顿,眼里闪过失落,随后沉没,后看向一身粉红衣裳的宇文雅,眼里无奈。

  “皇兄,你说是皇姐怎么了?连我们都不见。”宇文雅的小脸明显写着不开心。

  小时他们可以算是不错玩伴,若说知心的话,算知心吗,她有些不懂,毕竟每次皇姐都是绷着脸与她说话。

  “皇兄也不清楚,可能累了吧。”宇文晔眼里无奈,眼里更深隐藏的是失落。

  “什么嘛!前几天我们来时,东阳副将军说皇姐她刚回大漠需要休息,现在都过了五日,还要休息?!”音量有些大,在宣泄她的不爽。“前两日我们来的时候也被东阳副将军挡了,皇姐她...”

  FL酷*匠●G网_{首发VW

  “小雅!”宇文晔皱眉对蛮横的妹妹低吼了一声,生怕吵到房里休息的宇文凉忧。

  听闻,在房里闭目养神的宇文凉忧才知原来自己昏迷之事,被东阳葵压了下去,就连父皇也打发走。

  “皇兄送你回宫。”宇文晔握着宇文雅的手,转身便要走。

  宇文雅要挣脱,奈何对方的男子,“皇兄,我们可是命父皇之命来看看皇姐的!而且本宫还不想那么快回到宫中!”

  “宇文雅,凉忧还在里头休息,你可否小声些?一点女子该有的教养也没有。”宇文晔的语气压抑着,可还是能清楚听见他的怒气。

  年纪还小的宇文雅被亲哥哥如此责骂,眼泪脱眶而出,宇文晔见此,也觉得自己语气重了很多,眼里怒气消散,还有些愧疚于亲妹妹。

  “从小你都没骂过小雅,你骂小雅的时候都是有关皇姐!”宇文雅用另一只手擦拭脸上泪,见哥哥有些恍惚,抽回手,双手擦拭着源源涌出的泪水。

  从小宇文晔都很爱护宇文凉忧,宇文雅见她总是一个人,也愿意分享她的哥哥,不知从什么时候,她的哥哥就比自己更疼爱宇文凉忧,宇文晔也只说因为宇文凉忧的母妃和弟妹都不幸去世,身为哥哥应该多照顾她。

  宇文晔听闻,莫名的气,甚至参加着有些被人戳破秘密的羞耻涌上心头,气得脸有些涨红,竟有些冲动想打宇文雅一巴掌,可理智还是阻止了他,手却紧握着,青线都浮出。

  房里的宇文凉忧听闻,挑起了眉,的确,宇文晔在众多兄弟姐妹里最照顾自己,可他还有一个妹妹,自己虽然渴望亲情,但不属于她的,她决不会去抢,特别是亲情,亲人被夺走很痛苦的,所以每次宇文晔示好亲近,她都是冷脸对待。

  “两年是因为我不小心打破了九皇姐从西域带来的陶瓷,你就骂我,说我不管教,父皇都没说什么呢!”宇文雅停止哭泣,红着眼,咬着唇,一脸埋怨看着宇文晔。“到底谁才是你的亲妹妹啊!?”

  愧意浓浓的宇文晔怒气又有些上升,正要开口,突然一名侍女急匆匆地跑了到房门外,“公主殿下,阿囚大人与一名少年打起架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