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错失楚行

  苏临渊挑起眉,拿起信,立刻拆信。

  眉头微皱,果然他猜对了,寻雁楼楼主千忧不是汉人。

  酷`_匠%网_唯)x一正Ru版,T.其他Ej都%#是1盗√版%

  信里简短内容:寻雁楼楼主,大漠儿女。

  “暗,本王要你查的,可否查到了?”

  千忧既然不是汉人,是大漠儿女,自从大漠和烈国战争结束,身为烈国盟友的楚国和大漠关系也僵硬着,表面和平共处,暗处斗争关系纠缠不清。

  这个大漠儿女伸手进中原武林,想必不简单,而她真正的身份又是什么。

  “回禀殿下,属下还在努力查探您说的白衣男子。”暗半跪,拱手道。

  “不过寻雁楼楼主已经查探到了,可都是江湖人上谁都知的事。”

  苏临渊不禁紧握手中的信,“让人多注意府外动静,本王要下次抓到这个匿名人!”匿名人的动机是什么,为什么又要告诉他。

  语气有些怒气,明显,下次若再抓不到匿名之人,受罚肯定是自己。

  而且殿下最讨厌就是自己无法控制他要的事物。

  “是,属下领命。”暗此时已出了些冷汗,多久了,殿下没发过脾气,自从上官文峥,殿下最要好的朋友死去后,殿下整天都冷冷淡淡的。

  ×××大漠,沙蒙城南侧,偌大的大漠公主府。

  “公主怎么还不醒,都昏迷了五天了。”

  “东阳副将军,公主醒了!”

  宇文凉忧一睁眼,便看到红色珠帘,再转身便看到东阳葵和几名侍女。

  东阳葵一见她清醒,立刻上前扶起宇文凉忧。

  “公主,您还好吗?”

  宇文凉忧舔了舔干枯的白唇,机灵的侍女一见便端上了一碗白水。

  喝了大约两碗水才觉得喉咙没那么干了。

  “无碍,你们退下吧。”

  待殿内所有侍女都退下了,东阳葵慢慢扶着宇文凉忧下榻,去坐不远处茶几旁的软垫。

  “昏迷了很久吗?”声音依然有些枯燥。

  东阳葵扶着宇文凉忧坐下,便走到她对面软垫坐了下去。

  “回禀公主,从乌闽村到现在您昏迷了整整五天。”东阳葵抱拳道。

  听闻,眼眸闪过杀气,“可否查到是谁弹奏的傀儡曲?”

  停顿了一下,东阳葵才小心翼翼道,“回禀公主,还未。”

  “呵,那我们大漠使者团出发了?”竟然让她错过了。

  “回禀公主,在三天前已出发了。”

  闻言,宇文凉忧冷笑几声。

  门外响起敲门声,宇文凉忧允了,几名侍女便端着膳食进来,放在茶几上,便恭敬退下。

  宇文凉忧正要拿起筷子布菜,发觉手有些提不起劲还包裹着绷带,从手掌至手肘,两只手一样,眼眸染上一层霜,抬眸看着东阳葵。

  东阳葵察觉,立刻站起,屈膝跪在软垫旁,“是属下冒犯,属下怕公主会一直被困在梦魇,所以...”

  “闭嘴。下次,再是如此自作聪明,领罚决不会如此轻。自己去刑部领二十大板以示惩戒。”

  要破解梦魇何须用这方法,梦魇根深蒂固生在人心,只有自己才可以解决。

  二十大板对一名女子来说,是何其重的刑法,尽管是一名大汉还是军旅之人,在战场上迎面杀敌之人,二十大板,不是半身不遂,就是整整六个月下不了床,更何况是女子。

  “是属下领命。”的确,是她自作聪明不想让宇文凉忧去大楚,她也只是不想看宇文凉忧被伤害,公主在皇宫已树立不少敌人了,陛下有意让公主前去大楚,若让公主去大楚,岂不是让人光明正大知道公主她掌的权,比皇子更要多,其他皇子的颜面会往哪摆。

  “出去!”她宇文凉忧要做的事,轮不到她这个属下插手干涉,尽管是多年知己。

  东阳葵眸里含着歉意,看了宇文凉忧一眼又低下了头,应了声后便离开了。

  怎么说,还是自己的错。

  尽管是知己朋友,这身份在宇文凉忧的面前,不管用,颜面也何须给。

  宇文凉忧看着眼前的菜,胃口也没了。

  想起近来发生的事,眸里的霜结成一层又一层。

  看着无力的双手,该说东阳葵下手又多么的重,不想让自己去大楚,不过错过了一次,总还有机会的。

  门外响起一名侍女声音,说是绿裳公主和殷羽王来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