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富丽堂煌的宫殿坐落在半腰山上,殿门围绕着藤蔓,殿外还有一个刻着字的石碑,魅影宫。

  “宫主。”一名黑衣男子急忙扶着一名脸色苍白的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苍白的嘴角勾起,对着眼前的琴吐了一口血。

  噬魂术,总归邪术,会反被吞噬。

  “宫主。”黑衣男子端了一碗药上前。

  白衣男子正要端起碗,一道调侃声音从前方传来,“上官文峥,真是不听话啊!”

  一名看似风流公子,身穿绛紫色袍衣男子走入殿内。

  上官文峥抬眸冷眼看着眼前慢步走向自己的男子,端起碗,仰头饮下,擦拭嘴角药渍。

  “上官文峥已经死了,现在只有清幽岚。”白衣男子冷冷看着眼前男子,当时救下他的男子,落国七皇子,落孤炀。

  上官文峥的面容找在十年前那场大火毁了,现在他拥有另一个面容,另一个身份要来报仇。

  “哦?就连名字都要有个you的音,你确定你,不爱她了?”落孤炀走到清幽岚的面前坐下,用手撑着头,歪头看着清幽岚。

  清幽岚冷眼看了他一眼,“你来这里干什么?”

  “没事不能来啊?”

  “万一有人跟随呢?”

  “呵呵呵。”

  清幽岚看着落孤炀,正要起身走人,落孤炀一句话,他便怔了。

  “你说什么?”清幽岚瞪大有些腥红的眼。

  “我说,那信我送了给他。”落孤炀嘻皮笑脸道。

  得来的却是一拳,嘴角渗出血,鲜红的血滴在白色地毯上,很是刺眼。

  “要你多事么?”落孤炀的衣领被抽起。很难想象,看似如此病弱的人能够抓起一名健康之人。

  “咳咳。”清幽岚甩开落孤炀,手握拳头放在嘴前。“我的事不用你管,咳咳,你只要做好你这个落国阳王就好!”

  说完便在黑衣人的搀扶下离开。

  大殿上剩下正在自嘲的落孤炀。

  十年前,他在众多皇子中最不受宠,甚至发生瘟疫,他的皇兄要至他于死地,他的父皇也不理会。

  当时他才十五岁,他被他的父皇丢到去最北部,说是要查访瘟疫之地,到不如说让他去死。

  就连侍卫前后才五人,这该是一个皇子该有的侍卫人数吗,他心里自嘲自己,身为皇子,帝王亲身儿子,竟比一个普通商贾家庭孩子过得更要乞丐。

  那一年,他救下了上官文峥,在荒郊外。

  上官文峥说过,他能帮自己。

  十年后的今天,他是落国的四珠亲王,阳王,拥有自己的府邸,拥有女人金钱。

  5酷匠(`网M正版首#发!

  可他得到的都是上官文峥给的,他那年选了他,就要一世为上官文峥的傀儡,听从他的话,借自己的手报仇。

  他落孤炀自己,只不过是个靠别人生存的可怜虫。

  “哈哈哈。”大殿充斥着他可悲的笑声,眼角化过一滴泪,他自嘲可悲的泪。

  ×××是夜,月圆从层层乌云爬出,照亮大雪覆盖着的大地,冷冷空气弥漫四周。

  中原,楚国,柳州,祁王封地,祁王府。

  书房里。

  “殿下,寻雁楼来了信。”

  苏临渊一身蓝色袍衣,腰间挂着翡翠,发被挽着,静坐在椅上,眉间冷淡,看似就像从一幅画走出的男子,眼睫毛一眨一眨看着寻雁楼让人送来的信。

  仿佛一切就会停在这一瞬间,男子眸里的认真,虽然冷了些,魅力却难挡,不看眸里含的是什么,就会被他的冷吸引。

  苏临渊看着信里内容,对寻雁楼感到有点失望。

  十年前,烈国太子上官文峥在皇宫内被烧死,谁不知。

  苏临渊没做任何反应,表情没变化。

  此时另一名黑衣人跳了进来,“殿下,又有匿名信,是同样一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