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下马跑了过去。

  “公主是属下来迟了。”东阳葵跪在宇文凉忧脚边。

  公主虽然是军旅之人,可她一向讨厌血腥,或者说,已厌倦血腥。

  宇文凉忧斜视东阳葵,眼中冷漠,看着手上染上的血,眼里浓浓厌恶,恶心。

  “掩护本宫。”冷冷的语气。

  说完收起匕首,将那染上一些血腥的笛子放在嘴边吹。

  对方音律很强,不比她弱,甚至比她更强。

  东阳葵将身边所有靠近之人或狼全杀死。

  刚解决缠身的狼,将军便跑向宇文凉忧的方向,帮助东阳葵掩护公主。

  笛子音律低沉却又不会显得闷,琴,轻快节奏,悦耳动听,容易吸引人。

  随着琴声越来越轻快,局势也随着改变。

  笛子开始出现裂痕,宇文凉忧皱起眉,瞳孔放大,缓缓放下笛子,手用力,笛子便成灰。

  东阳葵和西门扬听着琴声,也知道大事不妙。

  噬魂曲。要有强大的心理才可以对抗,要克服心里黑暗,才可以不受音乐的干扰。

  可谁不会有恐惧,黑暗的过去。

  宇文凉忧脸色突然变得苍白,这分明就是针对她而来的。

  吸引狼群,那名少年,必也是他或她计划之一,可是动机是什么,就只是纯粹杀了她?

  “啊!”宇文凉忧低吼一声,眼白出现红血丝,嘴角也慢慢渗出血丝。

  她捂着耳朵,已跌坐在地,不停地斯吼。

  仿佛陷入一片黑暗,那一夜,她的噩梦,她最恨的过去,最不想提的过去。

  她的母妃,她的亲皇妹,皇弟。

  十年前的春天,是烈国向她大漠开战的一年,战争持续了六个月。

  烈国,是上官文峥的祖国,原本大漠和烈国还是朋友,只因一场谋策已久的计谋。

  烈国帝王的爱妃死在大漠,被人陷害说是大漠蓄意杀害,因为一个还未查清真相的诬陷。

  大漠皇朝当时才开国了三十年,经历了两代帝王,根基未固,便开战了。

  烽火四起,当时她才十二岁。

  曾经她和上官文峥是青梅竹马。

  八岁那年,她重新被接回宫,所有她的兄弟姐妹都不敢靠近她,怕她是狼,吃了他们。

  上官文峥,是烈国年轻小太子,当时跟随使者来到大漠,与她第一个相识之人便是他了。

  那年夏天,大漠军逐一攻陷烈国城池,烈国兵节节败退。

  她的母妃,才三岁的皇妹和还在母妃腹中的五个月大的皇弟,被俘虏了。

  她的可汗,说好要救她母妃的,可却看着他们活活被烧死,而那火还是她让人放的。

  她的可汗让她去烈国皇宫放火,说是上官文峥杀了他们,她当时信了,尽管还是有些不相信她的上官哥哥会这么做,可事实就在眼前,上官文峥手刃了她的妹妹,当着她的面。

  火烧皇宫整整五天五夜。

  经过多年,她才知道,所谓诬陷,一切都是她野心勃勃的父亲一手策划。

  就连她在婴儿时期被抛弃,生活在狼群也是宇文炎所逼的,她的母妃才会被逼丢她在野外,只因她的母妃是烈国儿女。

  她放的大火,杀了烈国帝王,曾经疼爱她如亲人却杀了她的妹妹的上官文峥和她的至爱母妃。

  “啊!不要!”宇文凉忧眼眶湿润了,不停地嘶吼。

  g7看*l正J=版…r章节B上酷f匠网*

  十年前的伤疤又再一次被撕开,她本以为她可以忘记的,想不到那么多年,依然还是她最大的弱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