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眈眈她的国土之人。

  距离皇宫还有约半天的行程,却被拖了一天,他们居住的驿站,出现了狼群,据说还吃了村里的几十人。

  烈日当空,一条村里,到处喊叫哭救声,人们四处乱跑,一只又一只的狼围攻着人们,人们拿着火把赶着狼群。

  “公主,您看...”将军看了看一身水蓝色衣裳的女子。

  想不到经过一条村竟会遇到狼群,尽管他们军人在努力维持秩序解救百姓,可狼群依然不退,只因它们的首领还未下令。

  宇文凉忧看着眼前一片狼籍,怎么说,她八岁前都是与狼群生活在一起的,她知道若不是人去打扰它们,它们岂会攻击人。

  “公主,怎么办啊?”此时村长匆匆跑到她身后跪着。

  就是要她去阻止狼群,整个大漠皇朝上下子民谁不知她曾与狼生活,是被狼养大的公主,甚至连邻国人都曾听闻。

  “曾干扰它们?”声音冷的不能再冷了。

  “回...回禀公主,就...前些日子我族人出外猎食,意外...意外射杀了一只老狼。”声音一直颤抖,手不受控制的抖。

  “意外?”宇文凉忧声音平淡无波澜,可越平淡,冷淡,就越令人毛骨悚然。

  “呃...呃...”村长口吃,舌头都打结了。

  宇文凉忧连眼角都不施舍,便大步走进村子。

  村里四处着火,人们都往外跑。

  “啊呜~”村里深处传来一阵狼嚎。

  可“走”出来的“狼”,让宇文凉忧瞳孔放大。

  一名看似才十六七的少年“走”了出来。

  宇文凉忧皱眉看着少年,就像以前的她,一样被狼养大的。

  P酷f"匠@网f)唯Y~一正版c,,6其D他d都A8是r盗H;版FA

  少年身后还有几只大狼,身高都有一个成人的高度。

  少年嘴角还掉着血丝。

  宇文凉忧眯着眼看着狼群,她缓步走向前,从腰后拿出一个笛子。

  放在嘴边就开始吹。美妙旋律,曲子是她用来控制失控的狼。

  可吹曲一半,她猛然睁开眼。

  有人在弹琴,是傀儡曲。

  有埋伏,看来等着她来很久了。

  她转身便看到村长拿着匕首冲向自己,其他村民也拿出武器跑向他们军队,狼群疯狂攻向军队,不再攻击村民。

  宇文凉忧一手抓着村长的手腕,一折,便断,手上的匕首掉落在地。

  一看向村长那腥红的双眸,另只手直接给村长一个痛快。

  场面失去控制,一片混乱。

  宇文凉忧紧握腰间雕刻着金色老鹰镶着宝石的匕首,皱眉着看四处,想看看声音从哪里来,可声音如四面楚歌一样,四面八方都有,很难寻。

  音律突然加快,宇文凉忧暗道糟糕,一转身,就连她的军队也发了狂,互杀互砍,还不理会是谁,同伴也一样屠。

  几个手握武器的村民跑向了她。

  村子一时间的混乱血腥,而那些血腥使的狼群嗜血的欲望更强烈,疯狂地撕咬人。

  此时迟来的第二批军才来,东阳葵带领的一百人军队。

  东阳葵一见此混乱局面,知道是中了傀儡术,便下令全杀了,因为不杀,死的只有他们自己,而且公主殿下还在村里头。

  东阳葵策马进村,一边寻着宇文凉忧的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