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清扫积雪。

  梁州,青城,南阳县,寻雁楼主部。

  三层高,黑色大门上挂着金色刻字,寻雁楼。

  大门外站着两名侍卫,身穿马甲如军人。

  寻雁楼三层,最机密且只有高层才能进入之地,就连分舵舵主也未必能进。

  三层除了是谈事之地,即是楼主栖息之所。

  三层靠北方之房,议事房,窗门紧闭,房里点着檀香,软垫上坐着一名白衣女子,矮桌上的信,被她扫看了一眼,便用手挑起放在火烛上,看着信慢慢卷缩烧毁,才将信放入一个小炉里。

  被烧毁的信在卷缩下只能见到三个字,苏临渊。

  矮桌对面跪在软垫之人便是萧洵和温旭。

  沉默冷淡的萧洵负责查探消息的闻闲阁和处理人事的时闲阁,看似儒雅青年的温旭则负责商业和财务。

  两人手下各自有六人属下和十人暗卫。

  “萧洵,苏临渊的事先耽搁下来,现在的任务是去查上官文峥,还有,前些日子去过雪箫客栈的一名白衣男子,会傀儡术的男子。”千忧五指有规律敲打着矮桌。

  “主子,您...”接下了那请求?

  萧洵震惊不已,那过去,是她最不想提起的过去。

  震惊也不只有上官文峥之事,还有千忧口中的那名会傀儡术的男子,傀儡术,在中原极为少见。

  “嗯,七天内,特别是上官文峥与苏临渊的关系一切,之后再派人将消息送到祁王府上。”

  “是,属下领命。”萧洵拱手道,眼里还是无法掩饰他的震惊。

  “温旭,你派人到夏江,七天内我要听到寻雁楼,这三个字在夏江出现。”千忧停下了手,倒了一杯热茶,仰头饮下。

  “是,属下领命。”同样拱手。

  千忧挥了挥手,“退下吧。”

  深夜,榻上躺熟睡之人突然睁开眼,透过微弱烛光,看着矮桌前跪坐的人。

  “怎么了?”千忧缓缓坐起。

  “公主,是该回去了。”脸带面纱,手握长匕首,一身水红的女子道。

  千忧挑起眉,勾起嘲讽的唇,修长的手指撩开额头前的刘海,擦拭眉间,一个红色月牙形出现在眉间,配上她现在的笑容,妖媚中带着危险。

  “呵,是该回去了。”

  夜深人静,透着多日不见的月光,大道上可以看见两道骑着马的人影,直奔梁州出城至最西南边的黎州,大楚与大漠的相隔地,横跨大漠边境之地。

  ×××夕阳,又大又圆的赤红色太阳,缓缓地落在西方的地平线,眺望西方可隐约见得城墙,西域。

  浩瀚沙漠,横跨连接东西两方,称之大漠,丝绸之路。

  而大漠的霸主乃是大漠皇朝。

  })最…l新db章D(节。4上F酷I匠(网

  大漠边境,一抹粉红色镶着金边的大漠民族服装人影,站在沙漠上,眺望日落。

  身后建着间间帐篷,挂着高高的旗杆,随风飘扬的旗,帆布上写的字,漠。

  守卫大漠与大楚边境的大漠赤军。

  统帅乃是当朝大漠公主,大漠历史上唯一用国号册封的公主,宇文凉忧,又称霓裳公主。

  粉红人影脸挂粉红面纱,露出洁白的额头,眉间的红色月牙印记,修长的眼睫毛如蝴蝶翅膀眨了眨,黑曜般的瞳孔,两边眼角被鲜红色线条勾勒,看起来抚媚妖艳如妖精。

  宇文凉忧微眯着眼看着日落。

  正值寒冬,一向炎热的大漠,天冷得刺骨。

  宇文凉忧一袭粉红色衣裳,披着厚厚狐裘,双手藏在裘里。

  “公主殿下。”一名水红色衣裳女子走到宇文凉忧身后,唤了一声。

  是他们少数民族的语言。

  “嗯?”

  东阳葵走前一步,双手送上一封信,“陛下遣人送的信。”

  宇文凉忧看了一眼,缓缓拿过,没拆开只是转身回营。

  不用看,也能猜到,她的可汗要她回去了,两年她没回宫,都是待在军营,而这次回去,定是要去中原,反正就算信不来她也打算回去,看看她的母妃,和那没有亲情可言的冷情家人,天天明争暗斗的兄姐。

  竖日,宇文凉忧就策马回宫,跟随的有将军和两百军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