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瞪着白衣男子,唇勾着。

  白衣男子在那声巨响已恢复冷漠,看着千忧,两者再一次对视,男子眼眸缩了又松了,他看不到女子的眼里,无法看透,看来她的内力长了不少。

  酷v$匠+网$R永xC久}#免Z费w看?小说-m

  女子同样看不出男子的眼,在想什么,熟悉感再一次涌上心头,可熟悉感带着强烈的厌恶,随后那厌恶却消失了,因为那厌恶,她只会对那个人的厌恶,而那个人早已死去。

  苏临渊请求之事都还没问,人死了还问甚呢,他缓缓站起,将狐裘归还,千忧接过看了自己一眼,接过便转身走人离去。

  千忧知道,与白衣男子对打,吃亏定是自己,但是今日放过不代表以后,能让她在短时间内消耗不少内力精神,他是她闯荡江湖中的第一人。

  苏临渊看了身后男子一眼,也一同踏出客栈,还没请求,人给跑了还得了,让人或亲自跑上寻雁楼请求多次,他们都说要楼主决定,而楼主不在。

  白衣男子看着大门照来的光,雪还在下,窗前跳出一名黑衣男子,“宫主。”

  “回去吧。”声音冷漠而温儒配上文雅容貌,看不出这男子是行走江湖,能忍受血腥之人。

  但他所有属下都知道,他,是个何其狠辣行事果断不留面之人。

  ×××雪停了,夏江码头,没船只和船夫,一条结冰江,上层还有些雪,雾气浓浓,看不见对岸之码头,荆州的锦城,荆州中最繁华之城。

  沿着江边道,踩着微松软的雪地,慢慢走向码头。

  一前一后。

  前者已换下血腥之衣,换成一身白袍,可身上血腥味依然难去,她披着狐裘,腰间上的剑也被擦拭干净,在光下发着灿灿金光。

  后者依然带着黑色斗篷深蓝色衣袍,手上握着蓝色剑柄,雕刻着一条嘴里含珠的银龙,此剑乃是仅次双剑的银龙剑,是天龙大师所磨,由雕刻大师穆青所雕。

  一路走了半个时辰,他们都不语,只是慢布静静地走往码头。

  直走到码头前的一棵大树,大树下绑着一匹白马,马儿一见千忧高兴地跺了脚,撒娇般地摇了摇头。

  “有事请求,请到寻雁楼找萧阁主。”千忧走向马儿,抚摸着马头,白马还在她怀里顶了顶。

  寻雁楼,为首是楼主,下有四个阁,两个阁主,一个是萧洵,另一个是温旭,两者都是寻雁楼楼主的得力助手。

  “可,前些日子在下到寻雁楼,他们都说要请得千楼主你的批准。”苏临渊停下脚步对着千忧拱手。

  “哦?”千忧停下手,挑起眉,转身看着男子。萧洵一向做主,这次竟要请示自己才可以决定,看来眼前人请求之事不简单。

  “那阁下所求之事?”千忧放下在马背的手,缓步向前几步。

  “在下苏临渊,请求之事乃是有关已灭帝国帝王之子,上官文峥。”苏临渊好不掩饰自己的身份,至于要查之人,是因为近日来有封匿名信,信里内容让他相信十年前的好友会回来,而且他不可能会像以前一样,这一次的归来,定时带着复仇之心归来的,那强烈的感觉在心里很不舒服,所以才要来请求此事。

  千忧听到上官文峥这四字,瞳孔放大后恢复可手却不知觉地发抖,“哦?大楚祁王殿下竟想知道灭国太子?真是稀奇啊!”闲悠语调掩饰着她心里的惶恐。“总该给个理由吧?”她想知道苏临渊和他有什么关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