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忧站起,拿起狐裘,慢步走向角落男子,苏临渊看着眼前人的靠近,挑起好看的眉。

  “这位兄台,可否替在下好好保管,在下是怕弄脏了。”是个陈述句,明显不让男子有拒绝的理由,而她的声音惑人很有磁性,不知是故意还是本是。

  苏临渊抬头看着女子,从她的眼里看出她有学媚术,且不单只有媚术,正要继续看透她之时,女子伸出狐裘嗯了一声,他接过狐裘放在桌上。

  千忧勾唇,对他拱手,便转身缓步走回原桌,看着夏威,或是说看着夏威身后的白衣男子。

  苏临渊好奇两件事,一是,女子若真要自己潜意思保管她的狐裘,怎不干脆用媚术,二是,媚术在中原极为少见,中原人学媚术更是少之又少,颇为众多出现媚术之地是在苗疆大漠等少数民族之地。

  白衣男子缓缓抬起头,冷漠看着千忧,好不闪避她的目光,两人对视着,看着他眼中冷漠竟有一丝熟悉,而且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苏临渊顺着千忧锐利眼神凝视的地方,望去,皱了眉,暗道不好,自己竟没发现这男子。

  千忧深吸口气,收起目光,再次抬眸,锐利如鹰眸直直扫看着周围之人,却避过了白衣男子的眼。

  “夏当家这是要化石么?”变回一副莫观紧要的样子。

  夏威哼了一声,为首冲向千忧,身后兄弟也一同冲向前。

  千忧冷笑,拔起剑,看着剑身雕着银色半边凤凰,白皙的手抚上剑,今日要肮脏了。

  顿时刀光剑影,客栈外如同她所说的,片片雪花落下,街道上人群寥寥无几,就连摆摊的百姓也收起摊子离去。

  客栈里空闲的两人都看向外头的雪雨,同时转头,四目相对,仅相视一秒便转移目光,看着一身白袍女子和几十名男人的对打。

  q☆酷匠网永k久%D免7l费…看@小G说L

  一眨眼间,白袍已染红,地上尸体都是封喉而死,剩下站着的除了千忧有意不先杀死的夏威还有约六十多人。

  杀了大约大半人,见千忧依然还精力充沛,夏威将求救目光投向白衣男子,回给他的是一抹邪笑,以及要耐心等待的眼神。

  白衣男子凝视女子那白皙的脸,虽然沾了血可却依然迷人,不知自己是不是太爱她了,伤害自己如此深,过了那么多年,还忘不了她,对于自己一直催眠自己相信是要寻仇的,可现在,他不想去揭开那层薄纱。

  千忧被他那眼神看得很不自在,皱起眉,一脚踩在凳子上,一脚回旋踢将眼前挡道人踢得飞向墙边,喷了一口血,后死去。

  “你别用那么恶心的眼神看着我!”千忧一脸血,狠狠瞪着男子,转头又挥剑将人封喉。

  男子低笑几声,放在腿上的手不禁紧握着衣,把衣弄皱,嘴角勾起,伸手握着茶杯,轻轻用力,茶杯变裂开,茶杯裂出的裂痕就犹如他现在的心,被爱的人说恶心是什么样的感受啊,手心顺着掌纹流下,痛却不及心痛。

  包裹爱的恨,是太爱模糊恨,是不是因为太爱,所以下不了手了?

  眼前人一个个倒地,就连原本她还不想杀死的夏威也被她掌风一劈,飞跌到楼梯吐了血,奄奄一息。

  白衣男子手触碰着有些粗糙的桌,嘴一合一关着。

  剩下与千忧对打的三十名男子同时眼眸紧缩,向后退了一步,层层围着千忧打转。

  千忧看着男子眸间的无神,眼神泛红光看向白衣男子,暗道糟糕,竟然会傀儡阵法术。

  不过想困着她,还要找些内力强的,这些人内力连自己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困住她?呵!

  苏临渊瞳孔放大再紧缩,这阵法并非如此简单,那神秘男子的身份,怕不是出至中原,竟能让人不看他眼,便能被其控制,难怪内力难测,若自己与他对打,定是难胜难负。

  千忧反手将剑立在身后,双手负立着,也跟随打转,突然用了四成掌风劈向身后,阵法是困,掌风反弹冲向自己,自己转身同样用了四成的力,对上掌风。

  白衣男子瞳孔缩小,手心的茶杯化灰,苏临渊没想过她竟会如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