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十年,正值寒冬,积雪的大街上百姓都身穿层层寒衣在街道来往,街道两旁还有少许苦寒,穿着薄薄层衣的百姓卖着东西,街道很冷清,只有几人在来往。

  滨城,是个驿站,跨江的驿站。

  要到荆州,先经过夏江,而滨城是每人要到荆州人民休息之地。

  一间满是人潮的客栈,原是一片吵闹,门前一道人影挡住了光,客栈立刻一片寂静死沉,个个眼神锐利似乎要穿透那道人影。

  人们都知,眼前的人是谁,雪箫客栈本乃是武林中人解决事情的所在之地,而他们夏江盟今日特意邀请者,不是眼前的人还会是谁?

  一身朴素白袍狐裘,腰间佩着一把长剑,剑柄上雕刻着泛着金光,一直正在涅磐的凤凰,单看剑柄,就知道武器排行第二的双剑其中的赤凰剑,而它的主人乃是江湖十大高手排行第三的寻雁楼楼主,千忧,高手榜唯一的江湖女子,大楚江湖十大美人排行第一,妖娆的美貌能与大漠皇朝的大漠公主相比。

  千忧,当然那只是江湖名称,谁都不知她的真实姓名。

  千忧淡淡地扫过眼前的人,客栈上下,至少有六十人,还不加客栈外埋伏之人,前后至少有上百人。

  扫过角落一处,见一名看不清楚容貌,带着黑色斗篷身穿深蓝色袍衣男子,低着头喝着茶。

  位置偏僻,文静独自饮茶男子,千忧尝试探他的内力,竟发现无法探出,不禁警惕。

  千忧看了一眼,便缓步走进客栈,走到一个空桌,便坐了下去,叫了小二点些菜。

  起初,那个已经发愣小二没应声,还处已发愣没回神的状态,叫了第几次才应。

  毕竟江湖之事每次一到客栈便是开打,而眼前的人竟如此镇定似乎毫不在意,看似她只是个外人。

  她缓缓脱下狐裘,露出姣好面容,不禁让全场人发愣,就连戴着斗篷的男子都稍惊艳。

  会是他要找的人吗?

  夏江盟的大当家,夏威,看着绝色容貌加上,身为一名楼主岂能如此年轻,看着看着气都上来了。

  寻雁楼的人蔑视他们夏江盟的人,虽然夏江盟不在十大帮派排行榜里,可至少也是三十大帮派里有排行的,而现在寻雁楼派出的代表在夏江,而夏江江湖是他们管理之地。

  寻雁楼在三年前突然架空在十大排行榜里的第八。说真的这让江湖中人愤愤不平,好歹他们行走江湖几十年,突然跳出一个寻雁楼。

  更不用说,这两年来寻雁楼猛然扩大势力,扫荡了许多帮派,短短两年跳跃至第四名,现在还将爪子伸到夏江。

  夏威猛力拍了桌子,桌子看似豆腐,一拍就散在地上。“你寻雁楼竟敢蔑视夏江盟?你可别忘了夏江可是我帮派的地方!”

  话说今日是要来谈判的,关于寻雁楼将爪子伸入夏江,而今日寻雁楼竟派一个看似才二十出头的女子来谈判,岂不是看不起他们。

  虽然剑能代表人物,可也亦能转让。

  且,眼前年轻女子岂有可能是寻雁楼楼主,虽说寻雁楼是一夕之间在中原江湖出现,可依照眼前人儿的年龄,五年前寻雁楼的出现,当时眼前人应该才十六七岁,是适嫁年龄了,何以闯荡江湖,还野心甚大,意称霸中原武林。

  千忧缓缓倒了杯茶,端起茶,轻吹着冒着热烟的茶,然后将其放下,“夏大当家,寻雁楼并无蔑视你们夏江盟,或者该说你,夏威,蔑视本楼主。”

  声音淡然无波澜,却发出能令人屈服的气势,让人无形感到畏惧,很压力。

  在人们错愕的表情下,她端起微凉的茶仰头饮下,再缓缓落下。

  原本正要倒多一杯茶,所在角落的苏临渊的手顿了一下。

  原本听闻消息,寻雁楼楼主今日会来此谈判,已故他才来此寻寻雁楼楼主以请求一件事,没想过楼主竟是如此年轻。

  …最_新*/章…节*上U酷5t匠“@网:

  嘴角勾起,微抬头看着女子的背影,这场交易,看来没能像想象中如此容易了。

  千忧似乎察觉到目光,低声笑了一声,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看见她那绝美微笑都不禁看呆了。

  “夏当家,说吧,邀在下到此有何指教?”

  她抬起眸,冷淡地看着夏威。

  夏威回过神来,冷笑,“千楼主真爱说笑,你觉得我邀你到此还能做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