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邱枫恢复意识的时候,他已经回到魔界。他看着手上晶莹剔透的心状琉璃,内心充满困惑。他记得自己与白泽夜雨道别之后正往雪山外走,走着走着就迷失了方向,然后意识变得模糊起来。

  一定是魔王捣的鬼!

  邱枫直闯入魔王殿,凤殇璃见他便开怀笑道:“你这次的任务完成的很出色,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邱枫又惊又怒,道:“我完成什么任务了?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凤殇璃笑道:“哦?你已经忘了吗?你手上这个琉璃心可是你亲手从一个无辜的雪妖身上挖下来的!这手段、这速度,已经是我们魔界的一把好手了啊!”

  邱枫大骇,失声叫道:“怎么可能?我什么都没有做!我怎么可能滥杀无辜!”

  凤殇璃指了指幻世镜,对邱枫道:“你来看看!”

  邱枫犹豫的走近,镜中是一片雪白的世界。这时他看到他自己剑指一个白衣女子,顷刻间便将她的心挖出。他的眼睛一片紫色,带着仿佛来自幽冥地狱的光泽。

  “你看你的眼睛,在我们魔界内,紫色越重,说明魔性越强!这雪妖可全然不是你的对手啊!”

  “不!”邱枫抱着头,痛苦的叫道。琉璃心被他扔到地上,往前滚了几滚。

  凤殇璃伸手,琉璃心便飞到他手中。“这琉璃心本就是我们魔界的东西,先前给那个没用的仙人用用,本来还指望他做出点什么事呢,真是废物一个!现在是时候物归原主了!”

  凤于飞走到邱枫身边,想要安慰他,却不知从何说起,几经犹豫、踌躇万千。

  “是你控制了我?为什么?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邱枫对凤殇璃吼道。

  “哼哼!看来你还不清醒啊!”凤殇璃冷笑道,“譬如一只手,会问自己的主人,想要让它做什么吗?”

  “我不是你的手!”邱枫正色道。

  “呵呵!小子,你以为你能想怎样便能怎样吗?”凤殇璃笑得更欢了,“能做我的手,可是你的荣幸!”他对邱枫很满意,邱枫一系列反应均在他的意料中,看着邱枫,是像是看到自己种的树按照自己的意愿从一颗种子一丝不差的长出来,那种满足的感觉,真的很好。

  “如果你再这样操控我,我宁愿死!”邱枫冷冷的说道。

  “哼!你以为你还能死吗?你可是二百年前就已经造化成魔人!你以为你还是个大活人吗?”凤殇璃讥笑着继续说道:“二百年都过去了,你还真是天真!”

  “父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凤于飞惊叫道。

  “飞儿,你感受不到吗?”凤殇璃冷笑道。

  “为何他魔功进展如此神速?你道是他天赋异禀吗?他体内魔性早已极深,以此魔性,岂是区区凡人之体可以承受的?”

  “不……不会的!”凤于飞失声叫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邱枫突然大笑,笑得癫狂可怕。

  凤于飞赶紧扶住邱枫,不知他发生何事,惊慌道:“枫哥,你怎么了?”

  9)酷ma匠网,…唯一5I正Fp版,其t他W都9是,盗u、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邱枫继续大笑,双目通红,青筋暴起。他甩掉凤于飞扶着他的手,快步走出魔王殿。他步伐凌乱,失魂落魄的像一个醉酒之人。

  “枫哥!”凤于飞从后面喊邱枫,正要跟上。

  凤殇璃一把抓住凤于飞,说道:“让他一个人清醒清醒!这小子什么都不错,就是性子还跟个凡人一样,腻腻歪歪,烦死了!”

  凤于飞满眼恨意的看着凤殇璃,道:“你为何要这样对他?”

  “我如何对他了?我只是同他做了一个交易,他得到了他想要的,这就是他要承受的后果!”凤殇璃冷声道。

  “不!不是这样!你之前从没有提过会将他彻底变成魔人!”

  “我只能在控制魔人,凡人并不在我的操控范围内!”

  “可是,你明明能用更好的办法救他们!”

  “他们生死与我何干?我只要我想要的!”

  “是你算计了邱枫!你到底要把他怎样!”

  “这是他的命,我只是给他创造了条件!”凤殇璃有些不耐烦,脸色开始难看起来。

  “而且,不是我算计了他!孩子,是你!你要记得他是如何落到这个地步,没有你可没有现在的他!飞儿,不要让父王为难!”凤殇璃冷冷说道。

  “不……”凤于飞流下泪来。她只是想要他,却忘了他的伤心也会刺痛她的心。

  满目猩红,冷风凄厉,邱枫一个人晃晃荡荡的走着。他想的还是太过简单了,像白泽说的“与虎谋皮”,他早已被老虎连皮带骨啃食干净,可笑的是居然还不自知!原来如此,何以会十世不堕轮回?原来如此!现在的他,人不人鬼不鬼,还受人控制助纣为虐,这样的他又有何面目存活于世间!这世间之大,竟无他立身之所!

  “夜雨……夜雨……”邱枫小声念着,仿佛这名字有着巨大的力量,可以将他从这万丈深渊中救赎出来。

  赤云带着尔雅离开了千狐洞,在雪山的另一处重新找了一个住处。新的住处安安静静,没有觥筹交错,没有万紫千红的女妖精们,只有相依相伴的一男一女。

  夜雨觉得赤云一夕之间判若二人,好似他也换了一颗心。

  夜雨问道:“师父,心很重要吗?换了颗心就会忘记过往吗?”

  白泽道:“世人常言心有好心坏心之分,好人便是有一颗好心,坏人则是有一颗坏心。所以自古以来,便有换心之说,传说好人换坏心之后会变成坏人,而坏人换好心之后便会成为好人。由此可见,心是人性之根本。”

  “那事实上是这样吗?好人换了一颗坏心之后就一定是坏人,而坏人换了一颗好心之后就一定是好人了吗?”夜雨问道。

  白泽摇摇头,说道:“人心哪有这么简单?好心也有可能做坏事,坏心也有可能做好事,这世上没有纯粹的好人与坏人,人心最是难测,也最是易变!所以不能单纯将人为的好坏归咎于心,归根究底,时势二字,这才是影响人所作所为的根源。”

  “你看赤云,我没有给他换心,他却由向来的花心转变为专心,这便是,时势使然。因为他知道他若不改变心性,尔雅还是会离开他!”

  夜雨点头,纠结了很久,有些犹豫的问道:“师父,你觉得我是不是被换了一颗心?”

  白泽拍拍她的头,笑道:“傻姑娘,想什么呢?你以为心是随随便便就能换?”

  “那尔雅……”

  “尔雅体质特殊,她本是雪人,心是身外之物,所以可以换心。像你们这些本来就有形体的妖精,化为人形之后,身体构造是与人无异的,心哪能轻易说换便换呢?”

  “可是……那为什么我有些记忆失去了?”夜雨亘久以来萦绕心中的问题,终于问出。

  “因为你本来记性就不好!道法粗浅的妖精都是这样!活得久了,总要腾空一些不重要的回忆,才能更好的修行,你不用在意!”白泽很敷衍。他觉得夜雨的失忆是一件好事,既然是好事,又何必深究呢?

  其实夜雨的担忧何尝没有道理?只是此时的白泽不愿深究,因而无法察觉!

  常言道,“草木本无心”!

  一棵芭蕉树,心又在何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