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泽如此直白的逐客令,邱枫毫不在意,继续问道:“那个山神怎么处理的?”

  “交给天庭发落了!”如果是平时,白泽或许会有兴趣看看天庭如何惩罚丐垚。毕竟天庭惩罚人的手段向来很有创意,相当的不落俗套,往往能推成出新。但这次他把夜雨一人丢下,心中始终放心不下,所以匆匆离去。有道是“天上一日,地下一年”,他怎能不着急。

  “幕后有人主使吗?”邱泽继续问道。

  “恐怕是魔界的!”白泽想了想,还是老实说道。“想必是受了魔界的蛊惑,因此心智大乱!”

  邱枫陷入沉思。

  白泽仔细端详邱枫,说道:“我看你如今像是陷得更深了!”

  邱枫看着他,苦笑道:“没办法,我已经是他们的人了!”

  “其实,如果你反悔也是可以的,这不还有我么,我会尽我所能保护你们!”白泽好心劝道。这个邱枫,虽然是他的头号情敌,但是白泽比谁都希望他好。

  邱枫摇摇头,说道:“不了,我已陷得太深,早已无法回头!”

  白泽叹道:“既不回头,何必不忘?你这不是给自己徒添烦恼吗?”

  邱枫看着夜雨,说道:“我又如何能忘?”

  夜雨听得云里雾里,极其不爽:“你们不要在我身边打哑谜了!男子汉大丈夫,行事何不干脆一些?你邱枫,又是不能回头,又不能忘什么的,有意思吗?人生天地之间,无愧于心便是,该怎么做怎么做,何必如此纠结!”

  邱枫笑道:“很久以前,我也是这般想的。那时候,总觉得世界很简单,心之所向,便一往无前,不计较其他。现在自食恶果,才知后怕。”

  “那又怎样,事事被动,活得这般窝囊,又有什么意思?”夜雨不知为何心烦意乱的,就是想与邱枫抬杠。

  1酷匠@l网;Z永^u久免费看小Zo说/c

  邱枫正色道:“有一双眼睛能见到自己希望见到的,有一双手能够握住自己希望感知的,有一双腿能走到自己想守护的人身边,这已是大幸!心中有憾,又何足道哉?”

  夜雨还有些忿忿然,张口想说些什么,白泽阻止她,说道:”疯小子,我尊重你,但是你也要保重自己!你要知道,你现在是与虎谋皮,可不是好事!“邱枫笑道:“人生天地之间,恩义为先,我既然受益,自然要尽我所能回报他们!”

  白泽皱眉道:“你可曾想过,他们并非善类。若是让你去为非作歹,那你又要如何?”

  邱枫道:“走一步算一步吧,但求无愧于心!首先,还没到这一步,其次,若是今后真是恩义两难全,那在下也一定以大义为先!决计不能危及他人!”

  白泽讥道:“恩义二字在你心中如此重要,那情呢?你可有考虑过?”

  邱枫笑道:“人生苦短,本来也不过几十年光景。常理来说,在下□□早已随风泯灭,现在有幸还活生生站在这里,又何必执着于过去?”

  “既然像你说的那般洒脱,你又为何来到这里?”白泽紧追不休。

  邱枫指指自己的心,苦笑道:“是它指引我来的!”

  白泽过了半响,说道:“你既然已经去了那里,为何又能轻易出来?”

  “从那里到这,有一条长道,其中有许多妖兽作祟,我费了些力气……”邱枫说道。

  夜雨在旁,他们谈话比较小心,尽量不提一些关键词,好让她找不到重点,避免让她知道邱枫现在的身份。

  白泽摇摇头,说道:“凤殇璃此人阴险非常,他若留你,你无论如何也走不了。这样看来,该是他故意放你过来。丐垚害我们之事与他相关,他现又放你过来,不知有什么阴谋?“邱枫沉思半响,说道:“那人我仅接触过几次,喜怒无常,不行于色。我也猜不出他有何打算!”

  二人皆不语,当下各自思量起来。

  夜雨听了个大概,知道他们在担心有人加害,便宽慰道:“有什么好担心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我说你们也是,何必为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发愁?这样说,凡人总是要死,早死晚死,突然死久疾死,总不过短短数十载,还没见他们天天愁眉苦脸哀叹不已!你们又何必自寻烦恼呢?”

  邱枫与白泽听得夜雨说的这番慷慨激昂的“大道理”,相视一下,均会心笑起来。

  白雪皑皑,一白衣女子似有万千心事,漫无目的的在雪地上行走。

  雪山苍茫,她不知该往何处去。这天下如此之大,竟没有她尔雅的容身之处。她自嘲的笑了笑,也不停步,径自往前走。她心已破碎,反正命不久矣,终归离不了这片雪山。

  周围气氛突然变得诡异,一青衫男子突然出现在尔雅面前。

  青衫男子手执长剑,对着尔雅,面无表情,眼中泛着妖艳的紫光。“把心交出来!”他说道。

  尔雅笑道:“这颗破裂的心居然还有人抢?”

  青衫男子剑尖指着尔雅,便向她胸口刺去。一时间风雪大盛,正是尔雅以风雪相抗。然而男子的剑毫无阻滞,一下刺进尔雅胸口。

  青衫男子剑再一挑,一颗琉璃心,再次从尔雅身上分离出去。青衫男子伸出手,琉璃心飞到他掌中,他握住手,勾唇一笑,转身便走。

  赤云正在此时来到。

  尔雅倒在雪地上,邱枫收剑入鞘,拿着尔雅的心,转身边走。

  “尔雅!”赤云惊呼。

  飞快上前,尔雅已然没有呼吸了。

  赤云往邱枫走的方向追赶,邱枫也踪迹全无,突然就消失了。他回到尔雅躺下的地方,颓然跪地,仿佛所有气力。他抱起尔雅,满腔悲戚,不由的放声大喊!

  天地茫茫,雪山莽莽,世上从此又多一伤心之人!

  “这里是不是太冷了?要不现在就走吧,也没必要等你眼疾好之后再走!”白泽提议到。

  “好啊!走吧!”夜雨点点头。

  二人正要往洞外走,赤云抱着尔雅走进来。

  “尔雅怎么了?”白泽走上前去,惊讶道:“她的心又被人挖去了?”

  “是邱枫!”赤云的眼通红,他猛地盯着白泽,狠狠说道:“邱枫在哪?我要杀了他!”

  “怎么会!他才走没多久!”夜雨大惊,说道:“他怎么会挖走尔雅的心!”

  “他不会的,对吧?”夜雨握住白泽的胳膊,面向他,像是在向他求证,“邱枫他是我们的朋友,是个好人,不会滥杀无辜的!”

  白泽点点头,拍拍夜雨的手,抚慰她,然后看向赤云,说道:“你为何一口咬定是邱枫?我认识的邱枫是不会滥杀无辜的,你或许看错了吧?”

  赤云厉声说道:“不可能看错!一定是他!他身上那股腐烂的味道我记的很清楚,他是魔界的人!他是个魔头!他什么都做的出来!”

  白泽觉得事情确有蹊跷。赤云不会无缘无故冤枉邱枫。而且邱枫刚离开没多久,时间上也是说的过去的?白泽心中有一些不安,这次邱枫过来,身上魔性明显更重,难道是他已经被心魔操控,身不由己了?

  白泽看了一眼赤云怀中的尔雅,心中叹了口气,说道:“你也无需太过伤心,我可以试试看能不能让她活过来!”

  赤云惊喜的看着白泽,跪倒在他身下,恳切的说道:“望主人救她一命,小人愿做牛做马报答主人!”

  “师父!没有心还能活吗?”夜雨突然问道。

  “也不是不行!”白泽说道。“可能会有些小麻烦!”

  “有什么麻烦?”夜雨急忙问道。

  “心往往与情相关,没有心就没有情,没有爱与恨的能力。”白泽思索着说道,“行尸走肉是没有心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行尸走肉?”赤云与夜雨同时惊道。

  白泽点点头,说道:“我还是试试看给尔雅做个心吧!你这里可有玉石珍宝之类的东西?”

  赤云忙去殿后,将他平日里搜集来的玉石珍宝奉上。

  白泽选中一块白玉,大小正好,通透无比,毫无瑕疵。

  赤云将尔雅抱到洞外,洞中温度有些高,尔雅毕竟是雪妖,躯体有些融化的模样。

  尔雅平躺在雪地上,胸口一个碗大的洞。白泽轻念咒语,白玉在他手上如活了一般,开始有节奏的跳动。白泽将白玉往尔雅胸口一送,白玉自动跑入尔雅胸中,胸口开始以后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

  夜雨与赤云看的目不转睛,惊喜不已。

  众人期待之下,尔雅终于缓缓睁开眼睛。

  “你们是谁?”尔雅眼睛中充满疑惑。

  众人目瞪口呆,一时间难以反应。

  “我又是谁?”尔雅继续发问,眼神清澈无比。

  “你是尔雅,是我的妻子!”赤云严肃的说道。

  夜雨惊呆了,狐狸精脑子转的就是快,不费吹灰之力就把美人变为妻子。这种见缝插针的本事,夜雨自叹弗如。

  白泽更是感触良多,斜眼看着夜雨,暗自后悔,早知道当初就该直接说夜雨是他白泽的妻子,这样就不用费劲的做什么师徒了!

  失而复得,得而再复失,失而又复得,如此三番之后,赤云终于明白自己的心意。众女妖与他皆是露水情缘,而尔雅才是唯一与他真心相交。千年得一真心,确实要倾心呵护。弱水三千,他只喝一瓢便好。一瓢,便已足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