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情敌相见

  “咦?你是何人?!”赤云突然出现,充满敌意的眼神对着邱枫上下打量。

  “赤云!这是我的朋友!”夜雨急忙说道。

  “你们在这是做什么?”赤云看着他们亲密的动作,有些疑惑。

  “我不小心得了雪盲症,他正在帮我诊治!”夜雨忙说道。

  “啊?怎么会得雪盲症的?这么不小心!”赤云关切的走近,想看一下夜雨的眼睛。

  “伤的不重,我会治好的!”邱枫开口道,赤云有些面色不善。邱枫接着说道:“白泽呢?不应该在夜雨身边吗?”

  “你与白泽也是旧识?”赤云略收起敌意。

  邱枫点点头,说道:“相识很多年了,他本不该把夜雨一个人留在这里的,是发生什么事了?”

  于是三人进入千狐洞中,赤云将事情原委一一告知邱枫。

  原来邱枫感应到夜雨受伤,便是夜雨在琉璃心境中被冻僵。他终究是迟了许多,幸好有白泽。

  邱枫关切的向夜雨问道:“冻了那么许久,身体可有不适吗?”

  夜雨摇摇头,说道:“还好,就当时觉得很冷很难受,过了往就没事了!”

  邱枫伸出手,探了探夜雨的脉象,确认她安然无恙,才终于放下心来。

  赤云冷眼旁观,觉得眼前这个人类男子有些过分殷勤了。而且,他从这个男子身上嗅到了一种奇怪的味道。此人非人非妖非仙,是个危险的人物,恐怕与魔界有些相关。赤云思量,这夜雨可是白泽心上之人,可得盯好了,别出什么叉子!

  “对了!还没请教公子高姓大名呢?”赤云问道。

  “高姓大名不敢当,在下邱枫!”邱枫说道。他本来也在思量是否要捏造个名字,以免夜雨疑心。转念一想,何必隐瞒姓名,既生于天地之间,很多事即使无可奈何,与他本身又有何辜,何必连姓名也要欺人,不能堂堂正正说与他人听?

  果然,夜雨想起来,惊喜叫道:“哦!对了!你就是那个邱枫!”

  邱枫笑笑点了点头,心中宽慰道:这姑娘终还是记得自己的!

  赤云有些不可思议——敢情这夜雨姑娘到现在还没搞清楚对方是谁,就已将他当做朋友了!

  过了一会,赤云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夜雨,你们刚刚一直在外面,可有看到尔雅吗?”

  夜雨答道:“见了一会,说了会话,后来就不知道哪去了!怎么了?”

  “她不见了……”赤云说道,“她同你说了什么吗?”

  夜雨沉思道:“一生一代一双人!她说她要你的爱情,希望你一心一意待她,你若滥情,她宁愿不要!”

  赤云怅然若失,喃喃道:“一生一代一双人……她为何这样说?”

  “一生一代一双人……”邱枫似是被牵动往事,不由的跟着轻声念到。

  夜雨一惊,邱枫这声音,说这话,熟悉非常,记忆中她似乎曾听他念过。她心念一动,握起邱枫覆在她眼上的手。

  就是这手!夜雨记得很清楚,只因那梦实在太长太久,她握着那手的时间也太长太久,那熟悉的触感,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你究竟是谁?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夜雨有些颤抖的握着邱枫的手,厉声问道。

  邱枫看她表现,知她应是记起什么,只得说道:“我们只是几月前山中相识,你不记得了吗?”

  夜雨摇摇头,扔下他的手。有些生气的说道:“你不要骗我!有些事我虽然不记得,但是我的感觉不会骗我!你可以选择不说,我不会强人所难的,但事实终归是事实,你们再瞒着我,总有一天也会真相大白!”

  夜雨这芭蕉精虽然大大咧咧还有些缺心眼,但终归不是傻子。她不记得自己曾与白泽相熟,可是她同白泽相处这些日子以来,白泽对她关心备至,对她生活习性了如指掌,却又对她遗忘的过去讳莫如深,她已觉得不寻常。这时邱枫的突然出现,让她更是疑心。她与邱枫之间这种熟悉的感觉,像是一股若有似无的香气,不知从何而来,却始终萦绕鼻间,看不到,也捉摸不到。

  究竟过去的她与他们有何瓜葛,让他们现在这般待她?

  夜雨双眼本就疼痛,加上现在头开始疼痛,顿时叫苦不堪。

  邱枫无法言语,只得心疼的将手重新覆上她的双眼。夜雨知他不会说实话,索性置气的推开。他再覆上,她再推开……如此三番,赤云看的心累,转身回到尔雅之前所居的卧室。

  夜雨终于不再推开邱枫,任他将手覆在眼上,她一言不发,面色沉重,嘴巴微噘,显示自己的不满。

  邱枫满眼温柔又疼惜的看着夜雨,只夜雨看不到……

  两人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殊不知旁边多出很多人围观。比如一些女妖精,在旁边搔首弄姿,秋波暗送,试图获得邱枫的关注;再比如,一个拿着扫把的老鼠精,虎视眈眈的盯着夜雨,生怕她突然捧出一包瓜子,嗑了起来……

  赤云痴痴的坐在尔雅曾经躺过的床上,佳人香味犹在,只是佳人已离去。他躺下去,充分的感受着尔雅留下的味道,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心头在慢慢滋生。

  赤云猛然坐起,脸上充满不忿,决绝的走回大殿之上。

  他振臂一呼:“美人们,本王陪你们来了!”

  众女妖顿时雀跃不已,一时间应者云集。

  不多时,千狐洞中,莺声燕语,赤云似乎恢复了往常的欢乐。他心道:这才是我,有这么多女人投怀送抱,何必为区区一个不识好歹的女人不快活呢?

  众女殷勤,赤云却想到刚刚躺在尔雅的枕上感受到的湿意。他有些烦躁的想着,是尔雅的眼泪吗?究竟伤心到什么程度才会流下这么多眼泪呢?

  赤云一把抓过一个女妖,女妖顺势如若无骨一般坐到他腿上,媚眼如丝看着他。

  赤云问道:“你爱我吗?”

  女妖娇笑道:“当然了,人家最爱大王了!“赤云继续问道:“是吗?那你可曾想为我流过眼泪?”

  女妖嗔笑道:“大王,瞧您说的!大王对人家好,人家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流泪呢?”

  赤云疑惑说道:“我对你好吗?我甚至连你姓甚名谁都不知道!”

  女妖登时从赤云腿上坐起,满面怒容,哼了一声,扭着腰肢走掉了……

  其他女妖哗然大笑,笑得是花枝乱颤。

  赤云疑惑的看着她们,不由问道:“那你们又叫什么名字?”

  众女妖没趣的散掉了,一些女妖从邱枫身边过时还不忘抛几个媚眼。

  赤云突然想到,尔雅的病还没好,一个人在外面,万一出事了,怎的是好?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往洞口迈出。

  邱枫看着这场闹剧,心知赤云放不下那个尔雅,也不言语,任他离开。

  赤云走到洞口,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转身回殿。他走到邱枫夜雨身边,一屁股坐下,也不说话,只恶狠狠的盯着邱枫。

  邱枫看他神经的模样,知道他想出去找人,却放心不下夜雨,心里矛盾非常。当下也不理会他,只管手上缓缓发力,纾解夜雨的眼疾疼痛。

  白泽正是在此时归来。一进洞口,便看到这几人石化一般的坐姿。

  “疯小子,你怎么过来了!”虽然心中很是惊讶,可是白泽依然问得风轻云淡。

  赤云长舒一口气,看来这二人果然是旧识!

  邱枫冷冷的看着白泽,说道:“不知道是谁当初夸下海口,我还真以为有人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呢!”

  白泽知道邱枫指责自己让夜雨遇难之事,有些尴尬理亏,却又不甘示弱,说道:“我再不济,也能在短时之内将人救来,不像某人……”

  气氛很有些凝重,时间仿佛停止一般,只有邱枫白泽二人犀利的眼神如利剑般你来我往。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啊!赤云看形势暗叫糟糕,这二人估计还要较劲许久,急忙说道:“主人,我的任务结束了吧!我有急事,得赶紧走了啊!”

  白泽朝洞口挥挥手,示意他赶紧滚蛋。

  “哎?夜雨,你的眼睛怎么了?”白泽这才发现白泽一直将手放在夜雨眼睛上。

  赤云已经走到洞口,听得白泽这么一问,陡然一惊,差点跌倒。他回头一看,白泽显然没有留意他,于是赶紧脚底抹油,迅速闪人。

  最!`新t@章b节上…酷匠D:网

  “雪盲症!”夜雨终于开口说话。

  “哎呀!你个倒霉孩子,花样真齐全,还挺会折腾!”好不容易来一次雪山,居然又是被人掳走,又是得了雪盲症,白泽也是无奈。

  白泽走近夜雨,想要看看她眼睛伤势如何。邱枫手还放在夜雨眼睛上,白泽对他望了一眼,邱枫终于把手放下。

  此时夜雨已经感觉疼痛缓解好多了,眼前再不是刺眼的红色,已渐渐变为淡淡的粉红。白泽伸出手,一只白色的绸带出现在他手上,他将白色的绸带轻轻绑在夜雨眼睛上。然后对夜雨温声说道:“好啦!不严重,绑个一天左右差不多就能好了!”接着白泽顿了顿,淡淡说道:“有的人可以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