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咳……”有一白衣女子做作的捂着胸口,大声咳嗽。

  “咳咳咳咳……”又有一白衣女子更做作的捂着胸口,更大声咳嗽。

  又来一个,又来一个……

  咳嗽声此起彼伏,一时间,小小洞府之中,竟然全是白衣缟素的病美人。

  夜雨惊讶的望着眼前这一切,不知从何时起,千妖洞中万紫千红的女妖精全部换成白衣服,还娇弱的不得了,一步带三咳。

  “狸猫姐姐,你们生了什么病?要不我给你们看看?”夜雨拦住一个正自咳的兴起的女妖,好心问道。

  “不不不……夜雨妹妹,你忙你的去,不用管我……咳咳……“狸猫精哑着嗓子说道。也是,干咳了这么久,嗓子确实不好受。

  当赤云扶着尔雅出现在殿上时,周围喧声更胜,每个女妖精都更加卖力的使劲的——咳!

  赤云登时满脸黑线。

  “够了!你们咳个什么劲!老子耳朵都要被你们吵聋了!”赤云大声斥道。

  众女妖瞬间安静下来,捂着胸口的手还放在胸口之上,脸上均委屈不已。狸猫精快人快语,爽脆的说道:“大王,您最近对姐妹们都不理不睬的,姐妹们好生难过!您既然换了个口味,姐妹们也是为了迎合您才这样啊……”她不忿的看了一眼尔雅,继续说道:“从来大王都是雨露均沾,姐妹们也是相处融洽不已,现在您专宠她一人,叫姐妹们好生伤心……”

  见狸猫精打头阵,众女妖纷纷声援。一时间,妖殿之中,叽叽喳喳沸沸扬扬好不热闹。

  夜雨看的极是有趣,她坐在小板凳上,不知从何处拿来的瓜子嗑的飞快,瓜子皮不一会便飞的周围一地皆是。看的打扫卫生的小老鼠精愤恨不已,心里暗自骂道:“嗑嗑嗑!把你大门牙给嗑掉!”

  “各位美人,稍安勿躁!且听我一言!”赤云大声说道。众女妖顿时收起声音。

  “你们都是我的好美人,尔雅也是!她身体不适,所以我近来多花点心思照顾她,冷落了众美人,这是在下的不是。各位的不满,现在我已知悉,马上就会好好怜惜姐妹们,你们不要再吵了啊!现在尔雅也是你们的姐妹,你们今后可要和睦相处啊!”赤云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慷慨激昂的好似一个正直的壮士,只是这内容,听得夜雨相当无语。

  这世上,居然有人泡妞泡到这种程度,夜雨也是长见识了。

  尔雅面无表情,捂着胸口,径自回到殿后的居室。

  这姿态这面容,瞧得众女妖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常言道:“要想俏,一身孝”看来一点也不假。

  “哎哎!尔雅,等等我!”赤云跟着尔雅,乐颠颠的紧随她而去。

  这殷勤这用心,瞧的众女妖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是的,现在众女妖除了羡慕就是嫉妒,没有别的感觉。

  何曾有人受到过赤云如此青睐?赤云自成妖以来,占山为王,拈花惹草,毫不费劲。他又惯会调情,在花丛中游刃有余。女妖们于他从来都如囊中取物一般,他又什么时候对什么人费过力气?只是现在的赤云尚不自知,他待尔雅确实不同。

  “心口又疼了吗?”赤云关切的问道。

  尔雅点点头,似乎是累了,说道:“你出去吧!我倦了,想要休息了!”

  赤云只得离去,尔雅躺在床上,一侧身,眼泪从眼角掉落——原来在他看来,她与他周围那些女妖并无不同,只是病痛才分得多些的关心而已!

  赤云可想不到尔雅正为自己伤心流泪,他盘算着,等白泽回来得好好跟他说说。常言道“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他白泽这样做一半留一半可不好!虽然白泽好心救了尔雅一命,可是尔雅的心还是破裂的,这样时时受心痛折磨,怎的是好!

  距白泽离开已有两日,这两日,夜雨觉得自己过的很快活。这若是让白泽知道,想必他该伤心了,亏得他心心念念都是夜雨,夜雨却如此没心没肺。

  之前说过,夜雨是个爱热闹的芭蕉精。这玉雪岭千狐洞妖怪甚多,又惯会作。每日就跟看戏一样,精彩异常,热闹非凡。夜雨瞧得极是欢喜,有点乐不思蜀的意味。

  只是有个手执扫把的老鼠精似乎对她颇有成见,每每见到她便是横眉竖目的,不知为何!

  瓜子也嗑完了,夜雨起身拍拍手,再拍了拍身上,把瓜子屑拍落干净,神清气爽的走出千狐洞。

  酷匠●网(首P%发d

  一出洞口,一阵寒风扑面而来。“好冷!”夜雨自言自语道。

  只是这雪景是在太美,夜雨知道白泽归来会立即带她离开,这美景,便是看一次少一次了。所以尤为珍惜,一定要欣赏个够本才好。

  没过多久,旁边寒意突然加深。夜雨往旁边一看,正是冷若冰霜的尔雅。

  “尔雅,你好些了吗?”夜雨寒暄道。

  尔雅摇摇头,说道:“心越来越痛。”

  夜雨说道:“不然我来帮你缓解一下吧!”正要将手放在尔雅手上,为她诊治。芭蕉树常有药用,因此夜雨生来便有治病救人的能力。

  尔雅不动神色让了过去,说道:“我这种心痛,没有办法缓解,在赤云身边多一日,便会多心痛一日,可能我离开对大家都好!”

  “啊?这是为何?”夜雨不解。

  “一生一代一双人,你听说过吗?”尔雅看着夜雨,美目中闪烁着动人的色彩。“两个人叫爱情,很多人那便是滥情。我要的是赤云的爱情,非滥情,你能理解我吗?”

  夜雨似懂非懂,只是看着这样的尔雅,她似乎能感受到她的心痛。

  夜雨不知道怎么安慰尔雅,才能让她好受些。夜雨是个善良的妖精,总见不得旁人受苦。这么个苦大仇深的人坐在夜雨旁边,对夜雨而言是一种无形的压力,更是一种焦心的折磨。

  “赤云待你与其他人很是不同!”夜雨说道。

  “呵呵,所以呢?我会成为他的宠妾吗?”尔雅讥笑道。

  夜雨不再言语,她知道尔雅想要的是赤云的全心全意。那其他女妖呢?她们也深爱赤云,甚至不惜为赤云“东施效颦”。赤云只有一人,要如何回报这么多的爱呢?

  这世上真的有等价的爱与回报吗?

  “一生一代一双人……”夜雨不禁的念出声来,慢慢回味,不由得痴了。

  尔雅也不再理夜雨,叹口气,翩然离去。仿佛刚刚与夜雨的交谈是她对自己感情的交代,交代完了,就是离开的时候了。

  夜雨也不知道尔雅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她呆呆的看着眼前洁白的雪,阳光洒在身上,微有些暖意。夜雨心里空荡荡的,仿佛有万千心事,却又毫无头绪。她魔怔一般的念着“一生一代一双人”好像这句话是吹散心中迷雾的风,一直念下去便能看到她自己心头尘封的过往。

  “夜雨!”一个熟悉的男子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夜雨猛然惊醒,顿觉自己双眼剧痛不止,眼前显现出粉红,并迅速加深。她抬起头,感觉到有人影倒映在自己身上,只是她看不清来人的相貌。她惊慌的四下看去,发现周围影影憧憧全部看不清楚。她慌乱的揉着双眼,双眼愈来愈痛,流下许多泪来。

  “夜雨,你怎么了?”男子走近,紧紧握住夜雨的双手腕,阻止她再揉眼睛。

  “我眼睛好痛,什么也看不清了,你是谁?”夜雨带着哭腔慌忙说道。

  “没事的,放轻松,我来看看!”男子温和的声音似是抚平了夜雨的焦躁,夜雨乖乖的任他用手检查自己的眼睛。

  “是雪盲症!没关系,只是暂时性的失明,稍加调养很快就会好的!”男子柔声安慰道。

  “很快是多快?我的眼睛好疼啊!”夜雨急忙问道。

  男子轻轻用手覆盖上夜雨的眼睛,夜雨闭上双眼,这手的凉意,即刻将眼睛的疼痛缓解,夜雨觉得既舒服又心安。

  “你是谁呀?”夜雨好奇道。

  “我是你一个故人,好久不见,你最近可好吗?”男子说道。

  “故人?哪里的故人?”夜雨有些不好意思,说道:“对不起啊,我因为受了些灾难,睡了二百年,好不容易醒来,却忘却了很多往事。我们既然是旧识,你跟我说说我们的往事可好?或许你一说我就能想起来了呢!”

  “往事?”男子似是笑了笑,温声说道,“都是些不重要的事,忘了也罢!”

  说话的男子便是邱枫,他与她的往事怎能不重要呢?只是时也势也命也运也,万般不由人。事到如今,邱枫也只得对夜雨道一声“不重要”的违心之言。

  “那好吧,只当我们这次是新识,下次再见面,我们就有这一次的往事可以说了!我保证,下次再会,我一定记得你!”夜雨很是豁达的说道。

  邱枫忍不住腹诽:“明明几个月前我们还一起饮酒来着!这次光听声音就不认识了,还能指望下次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