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赤云是如何找到此处呢?

  原来赤云在白泽交代之后便立即开始寻人,毕竟白泽多年未归,好不容易回昆琼山一次赤云还莫名其妙获罪于白泽,此时当然是要积极的表明立场,抓紧时间拍马屁了。赤云听说是山神让白泽过来找他算账,心中已经起疑。于是将寻人的事交代手下小妖之后,便寻丐垚去。

  平地惊雷,响彻天地,赤云忙赶过去。远远看到丐垚神情古怪的走进草庐,赤云大惊,不知白泽究竟发生什么,草庐结界竟然荡然无存。不多时,不知何处来的剧烈的狂风将草庐瞬间吹散。丐垚神色疯狂又恶毒,赤云与他相识颇久,虽无什么交往,但在赤云心中,丐垚始终是一个白胡子好脾气的老头。此时看得丐垚如此神色,竟是看的他顿感心惊肉跳。

  赤云化为红狐躲在树后,远远的跟着丐垚。

  看到丐垚停在一座雪山面前将拐杖轻点三下,雪山中蓦然出现一个洞口。待得丐垚进去一段时间后,赤云才从树后出来,走近这雪山。

  此时那洞口已然消失,仿佛刚刚那一切是一场幻觉。

  这当然不可能是幻觉,赤云化为人形,站在刚刚丐垚所在的位置。但见他右手往右侧一伸展,原本空无一物的手上突然出现一根拐杖。看着拐杖的形状材质,竟是与丐垚的拐杖别无二致。赤云如丐垚刚刚一般,用拐杖在足下轻点三下,果然,雪山中洞口又一次显现。

  赤云略有些得意的进入洞中,他边走边看,心中疑惑渐重——这老头不知道在搞什么鬼?为什么有这样一个秘密的山洞?

  远远的听到有人在说话,赤云停下脚步,变作灵巧纤细的火狐,藏身在冰柱之下,看殿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赤云来的时候正是丐垚将白泽收入琉璃心境之时。

  赤云心下暗忖,这山神手段不一般,看来是深藏不露,居然连白泽也被困住了。赤云知道自己不是山神对手,便沉住气静静躲着,伺机而动,否则鲁莽出来,救不了白泽不说,更难免成为炮灰。

  哪知情势变化如此之快,莫名之间,丐垚失去一只手,又是莫名之间,丐垚那个美女帮凶居然被丐垚将心挖出。

  坏蛋的世界好复杂。

  不过,在这昆琼山内竟有如此美人,跟着这个老头真是暴殄天物啊!这个美女帮凶还有些面熟,似是在哪见过,在哪呢?

  .好吧,不重要,反正美人已经玩完了,接下来,是该赤云大展神通的时候了!

  于是,赤云便出现在丐垚面前。

  丐垚冷哼一声,拐杖向前一伸,强烈的白光从拐杖中急速射出,直向赤云面部袭来。赤云一闪身,红色的火焰如火龙一般直逼丐垚,丐垚急忙退让。二人你来我往,你追我赶,招式变化万千,打的难分难舍。

  丐垚再高举拐杖,白光陡然加盛,四面八方散开,将赤云笼罩其中,进退不得。赤云躲闪不及,变作火狐,急速往丐垚怀中窜去。丐垚被白泽斩断一手,只得将琉璃心用残缺的手臂抱于怀中,此时被赤云这一撞,竟控制不住,从怀中掉落。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赤云乘此机会,一口剧烈的火焰喷上琉璃心。

  “不要!”丐垚失声惊呼。

  琉璃心在火焰中滋滋作响,仿佛有破冰之声从当中传来。

  稍时,琉璃心便裂开一道缝。

  一绿一白,相拥着从缝隙中飞出。

  丐垚不再迟疑,手执拐杖向白泽处劈头而来。

  白泽白袖一挥,将丐垚招数化解。单手往前一推,将丐垚狠狠的推到在地。丐垚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心道:“我命休矣!”

  丐垚知不是白泽对手,不再恋战,低头念咒,瞬间消失不见。

  白泽朗声叫道:“朗朗乾坤,收!”

  这时一巨大金丝网旋转着从天而降,落在丐垚消失之处。这时丐垚身形显现在金丝网之下。白泽口中念念有词,金光闪烁不已,金丝网迅速收紧。转眼间金丝网收的极小,牢牢包裹住一个残缺的野山参。

  “哼!这臭老头!得把他剁成十八块熬汤喝!”赤云笑着说道。

  白泽不多言语,一口鲜血喷出,眼前一黑,颓然倒地。

  “小妹妹,你可有意中人呀?”夜雨茫然看着赤云,默然不语。

  “妹妹你若是没有意中人,介不介意有一个呀?”夜雨依旧不语。

  “妹妹你若是有意中人,换一个怎么样呀?”夜雨继续沉默。

  “小妹妹,要不然这样!你若是不想换意中人,那就多一个吧!考虑考虑哥哥好不好呀?”

  白泽便是在赤云□□裸调戏夜雨的时候意识渐渐清晰,身体上的疼痛已经大好,他猛地坐起。

  “你当我死了吗?”白泽满脸不满的对着赤云说道。

  “哪敢哪敢!”赤云讪笑道,“小人是看小妹妹心情不好,在逗她玩呢!”

  夜雨撇撇嘴,不置可否。

  白泽对夜雨温柔一笑,“小雨儿,吓到了吗?”

  “没有,师父,只怪徒儿学艺不精,还连累了师父!”夜雨自责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恩,你确实学艺不精!”白泽笑着继续说道,“为师罚你永远在为师身边,专心学艺,不得离开!”

  赤云觉得自己好想吐。

  白泽站起身来,看到雪妖的正倒在一旁。他心下暗忖,这雪妖不知与自己是何渊源,居然三番四次为他说好话。不管怎么,死了这许久,她尸身竟不灭也是她的造化,何不救她一次,权当报恩了。

  于是,白泽将破裂的琉璃心捡起,来到雪妖身边,念咒施法,心重新进入雪妖体内,洞穿的身体也迅速愈合。

  慢慢的,雪妖睁开双眼。

  “啊!是你!”赤云看着尔雅,突然福至心灵,想到百年前的一些往事。

  尔雅也不看赤云,一双妙目盯着白泽,秋波剪剪,仿佛充满怨言。白泽被这样的眼光看的发憷,不由问道:“姑娘,在下与你究竟有何渊源,为何你对在下好似旧识?”

  尔雅委委屈屈说道:“白泽,你这个负心之人,我们曾花前月下海誓山盟,你答应要与我比翼双飞,从此做一对神仙眷侣。言之恳恳尚犹在耳,没想到你如今竟是连我也忘了!“白泽心中疑窦更深,这么个美人,又是个难得一见的雪妖,还是自己地盘之上,他不可能毫无印象。突然,白泽像是想起什么,他撇一眼表情激动的赤云,心下了然。

  “说说看,当时我穿的什么颜色的衣服!”白泽说道。

  “红色……”尔雅说道。

  “好吧!这个锅,我可不背了!”白泽瞪了赤云一眼,继续说道,“我事先说明,跟你海誓山盟的那个人可不是我,是一个恬不知耻冒名顶替的狐妖!”

  白泽向赤云指去,说道:“喏!正是此人!有情有怨,找他报去,与我无关!”

  见尔雅望着自己,赤云挠挠头,一个转身,变了一个模样。

  正是当初那个白泽,红衣翩翩。他斯斯文文作了一辑,说道:“在下白泽,敢问姑娘芳名?在这雪山之中独行寂寞,小生愿与姑娘结伴同行,姑娘可介意?”

  那时尔雅刚刚成人形没多久,正自在雪山中闲逛,突然被一男子搭讪。尔雅从没见过这样一个英俊非凡又知情识趣的男子,不多时便已被赤云迷得神魂颠倒。两人常常相约在一盛开的梅花树下,情话绵绵,浓情蜜意好不快活。

  好景不长,梅树之下,尔雅再也等不到赤云。

  再没多久,丐垚得知尔雅心事,将她锁于雪山之中。

  *最2新章o节XW上酷匠H(网

  赤云尔雅两个竟是再也没见过面。

  直至今日。

  至于以白泽面目招摇过市的赤云为何会消失,那自然是被白泽抓了个现行之后的事。

  赤云这狐妖生□□美又好色,白泽是他所见人中皮相最好,因此自有人形之后,赤云便心心念念的以白泽相貌示人。这幅皮相好像是赤云行走人间的铠甲,有了这皮相,他自信十足,能充分摆弄自己的魅力。白泽在时,迫于他的淫威,赤云只得乖乖换一幅相貌。白泽一走,他便死性不改,又开始以白泽相貌招摇于人前。赤云待白泽走后也曾找过尔雅,无奈佳人香踪渺杳。

  赤云的身边美女不断,一个女人的消失在他花团簇拥的世界里根本不值一提,而尔雅则在雪山之中,长年累月,备受相思之苦。

  误会消除,尔雅随赤云回玉雪岭。

  “这人怎么处理?”夜雨指着金丝网内的野山参问道。

  “带回天庭,任天帝处理!”白泽说道,“他不知从何处弄来这些神通,怕是有人指使他,让他迷失本性。这当中恐怕有什么阴谋,得让天庭那边查一下!”

  尔雅不忍的看着丐垚,说道:“不知天庭会对他做出什么制裁?”

  “不管怎样都是他罪有应得!”赤云柔声说道,“你虽是他所造,但亦是被他杀死,一生一杀,恩怨相抵消,从此之后,你与他再无瓜葛!”

  白泽看了赤云一眼,知道赤云虽是对尔雅说话,却是一字一句提醒白泽:丐垚之罪,由丐垚一人承担,与尔雅虽有合作,如今却是毫无关系,万不要牵扯于尔雅。

  白泽笑道:“当然!尔雅你如今的命是我给的,以后得唯我是命!”

  赤云不满的看着白泽,说道:“主人,上天有好生之德,还要什么回报啊……”

  一行人回到玉雪岭千狐洞中。

  “好吧!我且去天庭复命,夜雨交给你们,好生相待,少一根头发,我唯你们是问!”言罢,白泽对夜雨笑着说道:“带着你有所不便,为师会很快回来,你好好待在这边,养好身体等着我!”

  夜雨乖巧的点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