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雪妖尔雅

  丐垚继续往前走,带着满意的笑容,一步一步,脚步轻盈又欢快。

  他身后是一朵被踩得粉碎的红梅,点点猩红,在雪地上,触目惊心。

  不多时,丐垚走到一雪山前。

  丐垚拄着拐杖,往足下轻点三下,雪山竟出现一个洞口。

  洞口往内看去,黑黝黝,不知通往何处。

  丐垚径自走入,动作熟稔的仿佛回自己的家。

  进洞之后,眼前豁然开朗,洞中竟是明亮如白昼,冰与雪交相辉映,散发着纯粹圣洁的光芒。

  不多时,眼前出现一座冰筑的殿堂。

  有一美人端坐殿上,底下是冰雕的宝座。且看她雾鬓云鬟,冰肌玉骨,花开媚颜,星转双眸,只疑洞府神仙,非是人间艳冶。

  “白泽呢?”美人轻启朱唇,声音中仿佛带着彻骨的寒意。

  丐垚得意的笑着,一把扯下披风,扔到殿前。

  白光乍现,白泽满身是血的躺在殿下。

  原来在丐垚查看血液的时候,白泽便适时化作血渍沾到他身后的披风上,躲在他披风之中。

  丐垚本来也不知道,只是不论走到哪里白泽血液的味道始终在鼻间萦绕,他便怀疑白泽藏于自己身上。回头一看,披风上大片大片的血渍,心中便已了然,顺势将白泽带到此处。

  美人惊怒:“你为何将他伤的如此之深!”急急起身,将白泽扶起,看他双目紧闭,脸色苍白,血滴落不止,心疼不已。

  丐垚不在乎的笑笑,“不这样,你觉得我怎么能将他乖乖带来呢?”

  “你就告诉他芭蕉精在我这,不就行了!”

  “好哇!告诉他芭蕉精在这,然后他找到芭蕉精,将她救走,再把这里夷为平地,将你我化为灰烬?这样可好?”丐垚不无讽刺。

  “尔雅,你醒醒吧,这个人,高高在上,不是你可以肖想的!”

  “你要他的尸体比他的心来的简单!”

  丐垚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他上前一步,说道:“好了,困住他唯一的办法已经被他破了,我们还是趁着他重伤未愈赶紧将他弄死,不然后患无穷。”

  尔雅眼中似有水光粼粼。

  丐垚不忍,温声说道:“多少女人想留住他的心,结果落得一场伤心一场空,你好歹得到了他的尸体,就知足吧!”

  尔雅抱着白泽,使劲摇头,泪如雨下。“不,我不能眼看他死去……”

  白泽此时虽然依旧闭目不语,心中已经一片清明。

  这女人……难道是他老相好?他往记忆深处走了走,实在不记得结识过这么一位冰雪美人。

  “够了!尔雅!”丐垚斥道,“将他送往琉璃心境,不然就迟了!”

  “不!那个贱人还在那里!我不要让他们死在一处!”尔雅喊道。

  白泽心砰砰直跳,原来夜雨竟是被拘禁于此。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上天保佑,愿她无恙。

  丐垚道:“放心吧!那个贱人,死不了,该死的只会是白泽!”接着他轻念咒语,刹那间,白泽便消失在大殿之上。

  尔雅捂着胸口,泣涕涟涟。

  丐垚道:“尔雅,你要相信为父,你是我一手造出来的,这个世界,只有我,才是你的依靠。情情爱爱是牵绊,只会阻挡我们前进。”

  尔雅说道:“可我还是想到过去他与我说的话,想与他比翼双飞,做一对神仙眷侣!”

  “哼!”丐垚讥笑道,“还神仙眷侣呢?他是神仙,而你呢?不过一个小小的雪妖!他岂会真的与你比翼双飞?”

  “这是他惯用的迷惑女人的甜言蜜语,你居然当真?”

  这个尔雅,其实是丐垚做的一个雪人。

  酷匠网k正版X首发'I

  千年的生活太寂寞,需要有一个伴。

  自古以来,男子都爱二八少女,白胡子老头丐垚也不例外。

  哪怕放在身边,看看,也觉得自己重返青春,活力无限。

  于是,丐垚费尽心力,以冰为骨以雪为肌,用魔王给的琉璃心,造出了尔雅。

  琉璃心有着冰冻一切的力量,丐垚本来准备用这颗琉璃心将白泽困死,没想到,不知什么时候,居然让白泽趁虚而入,勾引了他的尔雅。

  没有办法,他又向魔王求助,将时光之井求来。

  魔王非常慷慨,有求必应,和蔼可亲,比起天上的掌权人,比起他们整日冷冰冰、瞧谁也瞧不起的嘴脸,有人情味太多。丐垚为自己找好了退路,无论事情成与不成,他都会进入魔界,开始新生活!

  白泽睁开眼,看到的是一个琉璃般晶莹的世界。他站起来,四处奔走。血继续往下淌,他顾不得伤势,急忙寻找夜雨。

  绿衣姑娘出现在眼前。

  她一动不动的站着,像是被冻僵了。

  白泽疾步过来,将夜雨抱入怀中。

  怀中的夜雨极其僵硬,抱着她像是抱着一块冰,很冷很冷。

  白泽继续抱着他,任自己的血流到夜雨身上。

  过了好久好久,夜雨终于虚弱的睁开双眼。这怀抱是如此的温暖,让她忍不住想要流泪。她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中她被一个人牵着手,慢慢的走着,沿途各种风景轮番转换。这只手,温暖又坚定,抚平了她所有的不安,她任他牵着,心里暗自祈祷,就这样一直走,永远不要停止。

  夜雨握了握白泽的手,他的手很漂亮,修长又白皙,可是,不是她想握的那只手,于是,她很快放开。

  白泽抓住夜雨即将抽开的手,对她笑道:“你可算醒了!”他脸色苍白的可怕。

  白泽眼前一黑,昏倒过去。

  “师父!师父!你怎么了?你醒醒啊!……”

  白泽的手依然紧紧抓着夜雨的手,仿佛用尽一生的力气,想要牢牢抓住,永不放手。

  冷,锥心刺骨的冷,从四面袭来。黑暗中,似有一双手,带着不尽的寒意,轻轻的,慢慢的,向他心口伸来。

  白泽猛一睁眼,眼中精光大盛。

  “斩!”他厉声喝道。

  “啊!”一声凄厉的呼声不知从何处传来,清晰的令人毛骨悚然。

  白泽与夜雨身旁出现一只人手,还有一滩血渍。突兀又恶心,夜雨撇过脸,不敢再看。白泽冷笑着,对着不知什么地方说道:“你能困的了我一时,试试看困我一世?我白泽对天发誓,总有一天,要将你挫骨扬灰!”

  “爹,你……”尔雅看着面前突然断了一只手的丐垚,惊呼出声。

  “哎!偷袭不成反被暗算!”丐垚无奈一笑,“这次失手,之后恐怕再难有机会将他杀死了!”

  “那就让他永远困住这里不好吗?”尔雅说道,她并不希望他死。

  “尔雅,你太傻了,时光之井尚且困他不住,更何况这里。”丐垚正给自己疗伤,边说道:“如果你有心杀他,他便能死。否则,过不了多久,他便能冲破琉璃心境,到时候就是你我二人的死期!”

  “爹,我……”尔雅很是为难。

  “好啦,为父知道你不忍,你是个好孩子,你不愿,爹也不会逼你的!”丐垚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后背,像是抚摸着一件旷世珍宝。

  突然,尔雅眼睛惊恐的睁大,透露着绝望又不可思议的光芒。

  丐垚一把将她推倒,手中鲜血淋漓,正是一颗晶莹剔透的心。

  尔雅如烂泥一般,摊在一旁。

  “哼!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丐垚疯狂的叫道,“白泽,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他大声念咒,屏气慑息,将所有力量集中手中的琉璃心,预备发出最致命的一击。

  “啧啧啧……”身后突然有人发出阵阵怪声。

  丐垚大吃一惊,心神一荡,手下收力,向身后看去。

  一红衣男子从黑暗的尽头缓缓踱出,他双手轻拍,笑道:“你这白胡子老头,平常装的好一幅怂包样,没想到竟然如此歹毒!”

  正是狐妖赤云。

  丐垚冷哼一声,死死盯着赤云,心中盘算着如何先将他除去。

  赤云于丐垚,亦是眼中钉,势必除之而后快。

  前文说到,赤云是受白泽仙气沾染所化,他仗着白泽宠爱,恣意妄为,从不将丐垚这个山神放在眼里,自诩为这山中之王,作威作福,不可一世。千年间,丐垚受这小妖闲气良多,固在丐垚心中,已恨他入骨。

  因此,刚开始,丐垚便将夜雨失踪之事嫁祸于这赤云。只待白泽盛怒之下,好教这千年狐妖受点苦头,也让他们主仆二人生些嫌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