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人,夜雨走了一圈,周围景致相同,四下望去,一眼看不到尽头,仿佛无边无际。空旷的极寒之所,好似一个冰封的地狱。

  寒冷一点点侵蚀着夜雨,从皮肤到骨髓到血液,四面八方,重重加深,终于蔓延至心脏。

  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黑暗中,精光一现,仿佛惊讶的眼光。

  恶魔勾起嘴角,“有意思!”

  夜雨直直的站着,一动不动,像是一尊雕塑。

  “山神!”白泽喊道。只是白胡子老头再不出现。

  “这鬼老头,葫芦里卖的究竟什么药?”

  “这几天身体虚,看来是需要熬一个千年老参汤补补了!”白泽走到草庐前的一处空地,停下脚步,高声说道。

  山神忙从地下钻出,连连磕头。“上仙饶命,小人受人所胁,实在是身不由己,否则哪敢欺瞒上仙?”

  白泽将扇指在他脑上,冷冷说道:“老老实实,说清楚。不然你这千年的修行,就只能用来熬汤了!”

  “好的,上仙,是这样的……”山神低头述说。

  白泽脚下突然一空,身体急速往下坠去,他条件反射的往上飞,一个巨大的冰块迎头砸来,顿时将白泽砸回洞中。

  山神猛然抬起头来,眼中充满复杂又疯狂的光彩。

  这冰块不知怎的,坚硬非常,白泽冲了二次没有冲破,便不再浪费体力,顺势下落。

  现在看来,这个山神果然是有问题的!

  白泽与这山神也是渊源颇深,因此万没想到居然被他如此算计。

  b酷C匠S网正z版◇首发O

  昆琼山常年冰雪覆盖,山中多有野山参。野山参极具灵气,易修成人形。只是修行之路艰难又漫长,像山神丐垚一般最终可以位列仙班者,唯有丐垚一人而已。丐垚在修行方面极为勤奋,每日吸收日月天地之精华,千年不辍一日的修炼。所谓“天道酬勤”,终于渡劫飞升,成为野山参界翘楚。白泽来到昆琼山之时尚是一个只道法浅薄的小白龙,天帝有心栽培,将他放于昆琼山中,并命刚刚诰封山神的丐垚辅佐白泽。

  千百年间,在白泽看来,丐垚一直安守本分,对他尽心尽责。白泽不知道自己离开的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竟让丐垚变得如此阴毒。

  哎!毕竟人心难测,也最是善变!

  这仿佛是一个无底之洞,白泽已经下落很久,却依然见不到底。他抬起头,上面一望无际,再见不到顶。这还真是进退两难,白泽无奈笑道。周围是光洁的冰面,这无底洞径口不过五尺,仅能容下一人,上下一般粗细。白泽别无他法,闭上双眼,任身体自然下坠。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尽快见底了。

  快速坠落的身体仿佛快速消逝的时间,川流不息,望不到尽头。

  “不好!是时光之井!”白泽心念一动,猛然睁开眼,大惊失色。

  本来以为只是是丐垚的一个小小陷阱,现在看来,倒是他小觑了丐垚。这家伙,这些年不知道做了什么勾当,竟然有本事把“时光之井”弄来。

  所谓“时光之井”,是一处绝望的所在,置身其中,只能任自身如时光消逝般,看不到未来及希望,从坠落的一刻起注定是永生永世的坠落。时光的流逝是任性而自我的,没有任何人,能够阻隔这种流逝。

  不过,白泽非人,他是仙,超越自然的存在。顺流而下,只能走向毁灭,唯有逆天而行,才能求得生机。

  白泽闭上双眼,口中念念有词。突然他双眼大开,精光四射。仿佛有雷霆之声从天上传来,电光火石之间,一条巨大的白龙盘踞井侧,凛凛生风,不怒自威。

  白龙身躯庞大,狭小的洞中,显得逼仄无比。

  雷霆之声由远及近传来,没多久,白龙身边已然风雷交加。白龙昂首长啸一声,振聋发聩,风雷之势大增,犹如惊天破地一般。白龙周身金光大盛,金光中竟是有字开始在周身流转,不知是何种文字,形态各异,散发着青、黄、赤、黑、白五种颜色。文字越转越快,仿佛有人正在念咒,咒语越来越快。忽听得一声大喝“回!”,白龙瞬间消失。

  风雷顿息,天地恢复宁静。

  白泽躺在雪地中,身下是一片血红。洁白的雪,触目的红,看的人心惊胆寒。

  丐垚急奔往白泽所在之时,看到的只是遍地的血。白泽人已不知所踪。

  丐垚走到血旁,蹲下身,用食指沾上一点,放于鼻尖,深深一吸——没错,这便是仙人的血液!

  这便是天生的仙人,连血液也是不沾红尘,醇香无比。哪像他丐垚——呵呵!

  丐垚眼中升起剧烈的恨意!

  好啊!你白泽既然敢招五雷逆天之术来冲破这时光之井,必然会大损元气。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丐垚感觉到白泽就在附近,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他的藏身之处。他在这四周来来回回,仔细查找,把仅有的耐心消磨殆尽。

  此时的丐垚,整个人看上去疯狂又恶毒,不似山神,倒似恶魔!

  寻人未果,丐垚回到草庐。

  此时的草庐,结界随着白泽灵力的损伤,已然不复存在。丐垚推开门,进入室内。

  千年来,这是丐垚第一次进入白泽的草庐。

  丐垚曾无数次设想这草庐之内的模样,总以为这里琳琅满目,满是奇珍,不曾想这室内竟是如此简朴。

  这样的场景,让丐垚更为气愤,好似又一次受到了侮辱。

  白泽对事物的漫不经心,让丐垚觉得很气愤!天下之物,仿佛尽在白泽囊中,皆唾手可得。所以白泽漫不经心,对什么都是毫不在意,没有什么对白泽而言是值得珍惜的!哪怕他丐垚的千年修行,是不是在他白泽眼中也是一个笑话!

  世界就是这样的不公平!可笑的是所有人都遵循这不公平,并奉为圭臬。

  千年了,丐垚看透了,也看够了。苦苦修行,究竟为了什么?丐垚原先以为自己知道,后来又不知道了,如今他终于知道了——这只是天界的幌子,没有苦苦修行的他们,哪来天界中死心塌地的看门护院?他丐垚,修行千年,连天庭都上不去,假惺惺给一个“山神”的名号,便要他兢兢业业的为白泽看大门!真是何其有幸!

  这个天下,本来不应该有能者居之吗?

  这个天下,难道任由出生决定一切吗?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丐垚将拐杖举上头顶,口中念念有词。室内风声大作,顷刻间,这座小小的草庐便四散开来,消失殆尽。

  丐垚满意的看着这片空地,从此以后,自己的居所旁再也没有这碍眼的草庐,他再不用给这草庐当看门狗,他自由了!

  自由当然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他不就之后便会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