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儿,知道仓澜和沐纱的故事告诉我们什么吗?”

  “嗯,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非也非也!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你最开始喜欢的那个人,并不会就是你的归宿。”白泽笑道,“你看沐纱一开始喜欢的是我,追寻的也是我,结果呢,她遇到仓澜,就把我给忘了,爱上了他。这爱情好比集市买东西,一定要货比三家,精挑细选。没有一个人真正意义上对你而言是非他不可的,做人要懂得变通,不要傻乎乎的吊死在一颗树上哦!”

  “师父……”

  “怎样?为师说的是不是好有道理的?”就是要这样潜移默化的影响你!白泽暗自得意。

  “师父,你能不能不要用吊死在树上来作比喻!作为一个树精,我很膈应的!”夜雨颇有些愤慨。“我们树,好好长在那里,兢兢业业为人们纳凉遮阴,究竟招谁惹谁了?为什么就有人非得吊死在我们身上?真的好晦气的!会影响修行的!”

  白泽一言不发,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叫你不长记性!”他恨恨想着。

  “小雨儿,接下来去哪玩呢?”

  在海上已有数月,外面已然入冬,白泽寻思着还是在南方寻一处温暖的地方歇下来。

  “去看雪呀!”

  白泽讶然,“你不是怕冷吗?”

  “恩,是有一点怕冷,但是一直生长在南方,从来没有看过雪,所以很想看看呀!”

  虽然有些担忧,白泽还是带着夜雨往北方行去。

  北国风光正好,雪山巍峨连绵,朔雪吹风万里。

  白泽小心扶着夜雨,二人身披雪白的狐裘,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雪地上。寒风袭面而来,夹带着冰凉的雪花,刮的人脸生疼。说来也怪,虽是“燕山雪花大如席”,却没有在二人身上粘滞半片。

  “小雨儿,冷不冷?”

  “有一些,不过还好!”夜雨觉得没有想象中那么冷。

  白泽笑笑,掌上继续用力,将真气源源不断的送到夜雨身上。

  某人尤不自知,她神思已被眼前的美景夺去,不自觉停下了脚步。

  北方的大雪常令人有苍凉之感,“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白泽颂道,“这样才是应景的诗句!”

  白泽生怕夜雨又咏出诸如“大雪啊!你真是白!”这样让人哭笑不得的句子。这可是他的地盘,叫人听去,以后还能不能见人了?

  暮色渐重,云雾缭绕之间,有一草庐突然出现在二人面前。

  “今晚就在这休息吧。”白泽说道。“大雪看也看了,感受也感受了。这里天寒地冻,不适合你,明天我们就离开这里。”

  “师父,这是谁的房子?”夜雨好奇道。

  “正是为师旧日的居所!”白泽说道。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白泽咏道,“小雨儿觉得这意境如何?”

  夜雨乖巧的点点头,心中称奇。没想到师父也有是一个安静美男子的时候!

  茅屋之内,竟是温暖如春。案桌之上有一白玉瓷瓶,斜插着一只红梅,娇俏动人,似有暗香浮动,阵阵扑鼻而来,显得春意盎然。夜雨看着窗外素白的世界,纷飞的大雪,一时之间,恍如隔世。

  “大雪之夜岂能无酒?”白泽说道。

  “你在屋内待着,千万不要出去,我去外面弄点酒来!”白泽交代道,屋内设有结界,除了他没有人可以进入,因此他并不不担心,翩然离去。

  夜雨倚在窗边,看着外面簌簌的大雪,赞叹造物主的神奇。

  雪地上走来一老妇,身形佝偻,衣衫褴褛。她拄着一根较粗的树枝作为拐杖,在风雪中走的甚是艰难。老妇往小屋方向越走越近,突然一个踉跄,径自摔倒在雪地之中。

  夜雨见状,不疑有他,立即推门而出。

  双脚刚踏出门槛,风雪便从四面袭来。夜雨打了个冷战,只是性命攸关,老人家在雪地中多待一会便多一份风险。她顾不得许多,发足往老妇处奔去。

  突然间昏天暗地,风雪大作。

  夜雨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再无意识。

  妖风阵阵,白泽暗叫糟糕。他正在寻自己多年前藏在树下的几坛好酒,此时心中警钟大响,再顾不得其他。赶紧飞回草庐,看到大开的屋门,雪白的狐裘落在门口,顿时心惊肉跳。疾步来到屋内,果然,佳人已不知所踪。

  “山神!快给我滚出来!”白泽勃发大怒,厉声喝道。

  :更☆…新5!最vB快K上酷R匠Uw网

  这时,一个拄着拐杖的白胡子老头畏畏缩缩的从地下钻了出来。

  他本该仙风道骨,可此时却是一脸心虚,有如凡间一个猥琐老头。

  “人呢?!你把我的人给我看哪去了?”白泽冷冷问道。

  老头战战兢兢走到白泽面前,双手作揖。“白泽上仙请息怒,那妖物甚是厉害。小人道法粗浅,实在爱莫能助。”

  “是谁?!”

  “正是那玉雪岭上的千年狐妖!”

  白泽不再多言,转身疾步飞走。

  如果白泽此时能转身回眸,定会发现异常。

  白须老头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志得意满的顺了顺自己的长须。白眉之下,一双眼睛闪烁不已,笑的奸诈又恶毒。

  冷,无边无际的冷。

  夜雨猛然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洁白晶莹的世界中。

  身下是冰做的地面,平整无缺,光可鉴人。头顶及四周是大大小小的冰柱,流光溢彩,好似琉璃仙境。

  夜雨瞪大眼睛望着四周,景物虽美,抵挡不住这刺骨的寒意。

  “有人吗?”夜雨唤道。

  “有人吗……人吗……吗……”微弱的声音在洞府之中萦绕不止,听得她心底发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