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看到出现在龙宫的沐纱,白泽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沐纱也一愣,“你怎么会在这里?”

  正要脚底抹油的白泽不好意思的说道:“走亲戚呢!”

  拦在沐纱周围的虾兵蟹将们没想到他们居然是旧识,纷纷收起敌意,不再刀戟相向。

  “你又为何在这里?”鲛人向来不受龙王管辖,之间也没听过有什么往来。

  “我?先是寻你,现在是找龙王要一个人!”

  “寻我啊?”白泽有些胆寒,往侧门挪了一步,做好随时逃窜的准备。

  “不必担心,再也不寻你了!”沐纱心中叹了口气,这人态度如此明显,当初怎么没有看出来呢。

  白泽如蒙大赦,登时心情大好。

  “那沐纱妹妹是找龙王要什么人啊!在下这龙宫也算有些薄面,妹妹若有差遣,必当效劳!”

  “敖勇囚禁了我一个朋友,我希望能把他放出来!”

  “敖勇那小子?”他与南海这个小外甥向来没什么往来,不知道他与沐纱及她朋友又有何纠葛。

  原来当初仓澜将沐纱护送到鲛人辖区后,便自来到龙宫。

  “只要放了我的族人,我愿以死谢罪!”

  死是一种解脱,对于敖勇来说,没有什么能比令一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更令让他解恨的方法了。于是他将仓澜囚于海底,日日折磨。

  沐纱没有乖乖的待在海市,一日后,她再一次离开族人。这一次,不是为了一个不确信的答案,而是为了一个好心的章鱼精。这一次,她不再无助、哀伤,只觉得振奋非常,充满力量。

  得知仓澜被囚与龙宫,沐纱不顾一切的冲了进来。

  白泽听得大概,心中也了然。

  看来他白泽在沐纱心中已然没有分量——可惜啊,他的魅力居然不敌一个小小的章鱼精。

  白泽将沐纱带到南海龙王面前,顺便添油加醋的指责了一下敖勇的恶行。

  龙王自然勃然大怒。

  敖勇被惩罚。

  仓澜被放出。

  事情这么圆满的结束,从此之后就是比翼双飞、神仙眷侣的生活了吗?

  当然没有这么容易。

  章鱼一族无辜被连累,自然心有余悸。仓澜将沐纱带回部族,感受到的是族人不善的眼光与对待。而仓澜作为异族,鲛人自然不可能接受。

  白泽彼时已是两人共同的朋友,可作为旁观者,亦是无奈。

  其中艰难,可见一斑。

  #酷c匠r网永t0久";免B费w看》小L说c

  二人相依相伴,其中滋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所以夜雨才看到在海中孤岛上独居的二人。

  “那你离开生长的地方和亲人,不会想念吗?”夜雨好心问道。

  “会啊!我常常想念他们!”

  “那你可曾后悔?”夜雨只觉得喉头发紧。

  沐纱摇摇头,语气坚定:“我这一生都不会后悔!”

  “你知道嘛,大章鱼都不会说甜言蜜语的。但是,他说,他从看到我的第一眼起,就对自己说,以后都不会让我流泪!”沐纱甜蜜的笑着,“这是我听过的美的情话!”

  “夜雨,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当有一个人在你心中扎了根,其他人都将变得不再重要,包括你自己!”

  “如果你们的心扎根在一起,就没有人能够将你们分开!”

  夜雨点点头,她觉得她似乎可以感同身受,可能是沐纱的声音太动人,夜雨意识渐渐缥缈起来。

  梦中,似乎有一个人紧握着她的手,深情而坚定的说道:“如果我们的心扎根在一起,就没有人能够将我们分开!”她努力想看清楚这个人的脸,但是怎么也看不清,面前始终影影憧憧,恍恍惚惚……

  海上传来沐纱的歌声,飘飘渺渺,缱绻缠绵,令人心旌摇曳。篝火,海浪,微风,烟波,明月,此情此景,让白泽的心中无限温柔。他想,要不,就在这里歇下脚步吧——只要夜雨肯留下。

  “仓澜”白泽说道,“你真是好样的!”

  这么突然的夸奖,让仓澜有些受宠若惊。“哪里哪里,一般一般!”大章鱼很谦虚。

  “只要真心付出,就一定能收获佳人芳心对吧!”

  “真心付出,总是会有回报的!”仓澜深以为然。

  白泽笑了笑,看着正自酣眠的绿衣姑娘,心头一片柔软。

  白泽与仓澜接触时日并不多,但是他知道,仓澜在付出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回报。仓澜是这样一个人,对人待物,光风霁月,坦坦荡荡,所以上天不忍辜负于他。

  而他白泽呢?

  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偷,光天化日之下,不知廉耻的,偷了别人的东西。

  海上的日子过得飞快,夜雨已记不清究竟过了多久。

  这段时间,夜雨整日缠着白泽学习法术,闲暇之时跟着沐纱学习游泳唱歌,感觉每天过得充实而美好。她心思单纯,又聪慧过人,有如浑金璞玉一般,学什么都是很快得其要领。短短时日,法术精进非常,连身为师父的白泽都觉得这个芭蕉精作为徒弟实是可造之材。同样,夜雨还学会了游泳唱歌。她游的飞快,唱起歌来也不含糊,一把好嗓子连沐纱也啧啧称道。

  不知从何时开始,夜雨感觉自己常常犯困,整日昏头昏脑,体力也渐渐不支。白泽看在眼中,知道夜雨在海上生活的极限已到。夜雨不比他们三人,本就是深海生物,海上定居不在话下,海水的咸湿不是她可以长期适应的。

  白泽想,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是时候该离开了!

  山高水远,就此别过,心晤此间,后会有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