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光景,便看到一座小岛。

  岛上郁郁葱葱,显得生机勃勃。再近一些,看到一女子正在海边游泳。她动作自在而优雅,头发如海藻般散落,在阳光的照耀下闪出动人的光芒。此时她也看到了过来的三人,面上立即生动起来。夜雨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彩衣女子已然飞至。但见这女子一头乌黑的头发湿漉漉的搭在胸前,衣服不知是什么材质,看似薄绢、轻纱,竟是滴水不沾。她容貌极其出众,身材亦是凹凸有致,整个人光芒四射,显得贵不可言。她热情的攀上白泽另一支空闲的胳膊,笑得灿若桃李:“白哥哥,今个是什么风把你这个无足的鸟儿给吹来了呀!”

  白泽得意的向仓澜飞了一个眉。

  “可不正是东南西北相思风啊!”

  海上传来女子银铃般的娇笑。

  好美!好张扬!夜雨如是感觉。

  上岸后,夜雨才发现,这女子纱衣之下居然是鱼尾,金色的鱼鳞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难怪刚刚一直觉得她光芒四射,不可逼视。她也不随众人上岸,径自坐在沙滩边上,雪白的双臂撑在身后,鱼尾灵巧地摆入海水之中。

  “姐姐,你就是传说中的美人鱼吗?”夜雨忍不住发问。

  “小妹妹,看清楚啊,这哪是什么美人鱼,分明就是母夜叉呀!”仓澜伸过头来,打趣道。

  美人鱼嗔笑道:“就你嘴坏!”

  “小妹妹,我叫沐纱,是这南海的鲛人!”

  “鲛人?”这个词倒是没听过。

  “南海水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能泣珠。”白泽说道,“鲛人,也就是世人常说的美人鱼。”

  “哦……”

  沐纱笑道:“白哥哥,这白玉无瑕的小美人是谁呀?还不介绍一下?”

  “正是在下新收的小徒弟!”白泽从容回道。

  “哈哈!你白泽还有带徒弟的耐心啊!我看可不尽然哦!是无足的鸟儿也有想停歇的时候吧!”沐纱娇笑着打趣。

  白泽对夜雨神秘一笑,不置可否。

  沐纱便是仓澜的妻子,这对璧人,男的威武粗犷女的高贵典雅,看似不搭调,却又都一般言行爽朗,不拘小节,令人不禁心生亲近。

  夜色渐浓。

  仓澜在沙滩上升起火堆,与白泽举杯畅饮,几人多年不见,相谈甚欢,男男女女笑声不断。

  酷匠2F网%A首发

  夜雨觉得有些倦了,她慢慢踱到海边,咸湿的海风,擂鼓般的海浪,让她思绪渐远。

  “夜雨妹妹,在想什么呢?”娇媚的女声在她身旁响起。

  夜雨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心中空虚的紧。她似是有很多过往,却又仿佛身在迷雾之中,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抓不住。

  “沐纱姐姐,你与仓澜大叔真好!”夜雨由衷的说道。

  沐纱噗嗤一笑,“我与仓澜是夫妻,你唤我姐姐,却又称他大叔。这可如何是好?”

  夜雨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那我称他仓澜大哥好了!”

  “你觉得我们好,你与白泽也可以同我们一样呀!”

  夜雨惊讶的看着沐纱,急忙摇头:“我与师父怎么能与你们一样!”

  “难道你不觉得白泽俊朗非凡?”

  “难道你不觉得白泽魅力无边?”

  谁不知道白泽是一个以相貌和魅力著称的男神仙?听到沐纱夸白泽,夜雨顿感与有荣焉。

  沐纱看到夜雨的表情,知道她对白泽并无男女心思。正是襄王有意,神女无情。沐纱暗笑:白泽,你居然也有今天!

  “你不知道吧!我最开始喜欢的人其实是白泽,也正是为了追白泽才离开我的族人,与仓澜的结合可以说完全是个意外!”沐纱继续说道。

  夜雨吃了一惊,没想到他们三人原来还有这样的渊源。她看了一眼言谈甚欢的白泽与仓澜,想到这二人的情敌关系,八卦的血液开始翻腾。

  “送给你!”沐纱伸过手来,手上是二颗晶莹圆润的珍珠,小巧玲珑又璀璨异常。“这是当初爱慕白泽时为他流的泪!”

  夜雨有些踌躇,“这么珍贵的礼物,我……”

  “没关系,一点也不珍贵!”沐纱一手捻一颗珍珠,送到夜雨耳边。夜雨只觉得耳垂一沉,珍珠变成耳坠,由一根晶莹的细丝轻轻巧巧的挂在夜雨耳侧。沐纱稍式端详,满意非常。“这是少女的眼泪,配你这个妙人儿刚刚好!”沐纱由衷的说道。

  “谢谢姐姐!”

  “姐姐,要不说说你和仓澜的故事吧!”

  沐纱嘴角含笑,“这个故事还得从白泽说起……”

  一百年前。

  正是夜雨沉睡后的第一百年。

  白泽这百年间致力于寻遍世间,以求复苏夜雨的法宝。

  这一日他来到南海深处的明月海市,所谓“明月海市”是神秘的鲛人的集居地。海上奇珍无数,他来到这里,希望可以能寻到令夜雨复苏的方法。

  沐纱是鲛人的公主,出生起即被整个族人捧在手心,天真烂漫,无拘无束,从不知忧愁为何物。

  这一日,沐纱正好在集市上游玩,不期然遇见白泽,同戏中才子佳人的相遇一样,她对他一见倾心。

  不谙世事的少女爱上风流倜傥的浪子,这本就是一个注定无果的故事。更何况,浪子心中已有所属,世间繁花万朵,皆是不能再入其眼。

  “白泽就是这样一个人,最是无情偏作多情!”沐纱无奈的对夜雨说道。夜雨似懂非懂,沐纱也不以为意,接着说故事。

  美人青睐,白泽从不会拒绝,该调戏调戏,该展现风度时展现风度,毫不含糊。这样一来,沐纱当然不会分辨,芳心一重重加深。待得鲛人国王一行声势浩大的来到白泽海市上的居所商讨婚事时,白泽顿时傻眼了。

  某人自然不敢久居,立刻收拾行装,溜之大吉。

  沐纱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拒婚了。至少她自己觉得莫名其妙。于是她只身离开海市,夜以继日流离海上,只为寻一个答案。

  茫茫深海,皎皎明月。鲛人的眼泪,晶莹剔透,不胜凄美。

  仓澜第一次看到沐纱,便是这样的情景。他被这样的画面深深吸引,不由靠近。仓澜是个好心肠的妖怪,得知沐纱的处境后,便热情地主动帮助她一起寻找白泽。之后的日子,沐纱再没有流过眼泪,仓澜一直在她身边,相伴相随。

  “你别看仓澜他貌似粗枝大叶,其实他心细如尘。”沐纱的声音温柔如水。

  鲛人向来倨傲,不与其他种族混住,哪怕同住海上的鱼类,对鲛人也仅听过其传说,并无有幸目睹,所以极其稀罕。仓澜本是一个结交甚广的章鱼精,在海上有着仗义随和的好名声。大家渐渐听说他结识了一个美貌的鲛人,均纷纷前来探视。仓澜却始终将沐纱挡在身后,拒绝着所有好奇的目光,只因他深知她的不喜。

  常言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鲛人是这样的存在,衣鲛绡,泪鲛珠,本身就是奇珍。更何况,还美艳无双。

  某一日,南海龙王的小儿子敖勇看到了沐纱。

  惊鸿一瞥,邪念丛生。故事从这里开始,变得不一样。

  说来也巧,彼时白泽正在南海龙宫做客,因此有幸目睹全程。

  敖勇本就是南海之上的小霸王,因为是南海龙王的晚来子,尤为溺爱,在这海上欺男霸女任意妄为,当然也从来无人敢指摘。

  敖勇千方百计接近沐纱,奈何仓澜神勇无比,处处护着沐纱,竟让敖勇寻不到一丝破绽。敖勇本就是泼皮小人,睚眦必究,自然恼恨非常。他放出话来,如果仓澜继续护着沐纱,章鱼一族将从此被驱逐。

  仓澜斟酌再三,决定先将沐纱送回鲛人国。

  “对不起,我们毕竟不是同道中人!”仓澜说道,“你也不应该继续在海上漂泊了,那个白泽,他既然不留片言就舍你而去,说明他非你良人,你还是回到你的地方,同族人好好生活!”

  “鲛人的眼泪很珍贵很美丽,但我希望永远都不要看到你流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