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海上之行

  皎皎明月,微微清风,粼粼水波。

  景色刚好,白泽为夜雨编织了一个舒适的梦境。

  夜雨睡的极香,甜甜的笑漾在梨涡之中。

  白泽支起右臂,半起身,深情的注视着她,似是被她笑意感染,嘴角也不经意勾起。“小东西,我怎么舍得你受苦呢!”

  “何况我还答应了那个人……”

  白泽重新躺下去,想到邱枫。

  白日里,夜雨突然醉倒之后,邱枫默默走到她身边,将她抱起,一步步走向卧室……秋风过,枯叶翩翩飞落,落在相依着的二人的身上,带着不尽的凄凉。

  白泽与凤于飞默契十足继续留在石桌上吃饭,似是看不到邱枫眼中的惊涛骇浪。不知过了多久,白泽走到窗前,看到的是邱枫紧握着夜雨的手,目不转睛的看着睡梦中的夜雨,脸上却是死灰一般的平静。

  白泽心知,这便是一眼万年,沧海桑田……

  白泽不知道魔界究竟与邱枫做了什么交易,让邱枫甘于放弃夜雨。他只知道,邱枫毕竟是凡人,十世轮回,逆天之行,必有妖孽。他肯放手,夜雨亦不能再与邱枫有任何瓜葛。而他白泽。才是夜雨的归宿。

  白泽自觉总是迟了一步,好在山高水长,哪怕千年万年,这一步,他总能追赶上。

  夜雨在鸟的啁啾之声中醒来,这一觉睡的极是神清气爽。她看向左侧,正对上白泽一双闪闪的桃花眼,惊得她立即坐起。

  “小雨儿,昨晚睡得如何啊!”

  “师父早!回禀师父!徒儿昨晚睡得好极了!”

  白泽就爱夜雨这样惊慌的模样,生动有趣,真是百看不厌。

  “哦,小雨儿睡得好极了,为师可就辛苦了啊!”白泽为难的看着夜雨,仿佛一言难尽。

  夜雨此时脑中走马灯一般闪现各种场景——难道她打呼?磨牙?讲梦话?甚至梦游?看到她颇带愧色的眼光询问于他。白泽顿感心情大好,故作高深的摇摇头,委委屈屈的斜睨着夜雨,仿佛受到极大伤害,不发一言,起身整理装束。

  夜雨当下恨不得一头撞死。

  l#酷R匠}网vo正}z版、首◇i发pU

  洗漱过后。

  “小雨儿,为师今天心情好,教你一招!”

  夜雨尚未反应过来。肩上一重,足下一轻,便已腾空。

  “啊!”夜雨惊呼出声。

  反应过来时夜雨已离地数丈之高,她与白泽脚下正踏着一片云彩,触感柔软不已,脚下的景物变得飘忽又渺小。白泽正自得意洋洋的看着她,做好了随时被崇拜的准备。

  “师父,这一招我还没看清楚,这云是怎么来的,口诀是什么呀?”

  好一个好学的芭蕉精!

  白泽恨得直咬牙,这招作为泡妞利器的重点是突如其来的惊喜!想当初这一招让多少少女春心萌动,多少少女惊喜之后一把倒在他怀中,幸福的表示,此生非君不嫁。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口诀,决你大爷!这云老子招手就来了!招手!你可懂!这么招!……”

  夜雨诧异的看着白泽手在空中挥来挥去,觉得这个师父……嗯……有些……疯疯癫癫的……

  “小雨儿,你第一步想去哪儿?”白泽认真的问询夜雨的意见。

  “去我以前生活的地方吧,我想看看可有熟人了!”

  “不行,你的熟人已经死绝了,去了只会徒添伤感!”白泽斩钉截铁的拒绝。

  “真的吗?”夜雨泫然欲泣。

  “真的!骗你是小狗!”白泽可耻的,偷偷的,在心中“汪”了一声。

  “那我想去看看大海!”

  “为何?”

  “说不清楚,好像一直想看海来着——听谁说连海都没看过,不算一个有见识的妖精!”

  “好!为师就带你长见识去!”

  不消片刻,夜雨与白泽便落在海中一个巨大的礁石之上。

  极目望去,海天一色,一片深蓝。海浪声一浪接着一浪,仿佛敲在人的心上。这海浪声如此熟悉,仿佛何时也听过。夜雨看着眼前这片深蓝,不自觉陷入沉思。

  “这里真好,我们以后就住这里好不好?”夜雨似乎听到自己在说话,可是实际上,她连口也没动。她是说过这样的话,是在对谁说呢?

  是在对谁说呢?夜雨觉得自己的头有点疼。

  “小雨儿,师父考你一下,看看你的文学水平怎样!”

  清朗的声音将夜雨从沉思中拉回。

  “啊?!”

  “对着这样的大海,难道你没有诗兴大发的感觉吗?”白泽的语气中透露出不可思议,好像看到人吃饭不吃菜,吃菜不喝酒一样的不可思议。

  “啊!”夜雨觉得头更疼了。

  “回禀师父,弟子不大会作诗!”

  “没关系,即兴发挥一下!为师不讲究韵律,只想听听你的想法!”

  “好的!师父!”

  夜雨轻咳二下,清清嗓门。双手环抱,闭上眼,满怀诗意的朗声颂道:“大海啊!你都是水!师父啊!你二条腿!”

  白泽绝倒……

  “哈哈哈哈哈!”男子粗犷的笑声从脚下传来。

  面前海水迅速搅动起来,夜雨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只二只……巨大的触角从礁石下伸到他们身旁,紧接着哗的一声,一直巨大的头颅将二人覆盖在阴影之下。

  正是一只巨大的章鱼,面目狰狞,还能说话。刚刚那粗犷的笑声正是从这里传来。

  “小妹妹,你这诗作的好啊,把我也加进来好不好呀!”

  “额……”夜雨觉得自己灵感又来了。

  “大海啊!你都是水!师父啊!你二条腿!大海啊!你都是水!章鱼啊!你……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条腿!”

  “哈哈哈哈哈!”大章鱼乐不可支,开始在原地疯狂地转圈。

  好似狂风刮来,夜雨被吹的睁不开眼,渐渐不能自持几欲跌倒。白泽牢牢扶着她的肩,站在原地,稳如泰山,冷冷看着正自作秀的章鱼精。

  风终于停下,夜雨睁开眼,对上一双圆溜溜黑漆漆的大眼睛。她惊得往后急退,幸好白泽手还在她肩上,及时扶住了她。

  “仓澜!不得无礼!”白泽喝道!

  “哈哈!老朋友!好久不见啦!这个小妹妹好生有趣啊!你什么时候收了这么个活宝当徒弟啊!”

  “路上捡的……”白泽看着夜雨,没好气的说。

  夜雨也不在意,正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这个被白泽唤作“仓澜”的男人。这是一个渔民打扮的中年男人,身躯凛凛,浓眉大眼,相貌堂堂。他笑得极是爽朗,满脸的络腮胡子根根颤动,笑声仿佛从满脸的络腮胡子中飞出,让听的人也心情大好。

  夜雨好奇问道:“你是章鱼精吗?”

  仓澜点点头,自豪的说道:“是啊!在下正是五百年的章鱼精!”

  夜雨恭敬的鞠一躬,谦虚的说道:“仓澜大叔你好!我是三百年的芭蕉精!我叫夜雨!”

  好有礼貌的小妖精!白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仓澜倒是十分受用,深以为白泽这个徒弟比白泽有人情味多了。

  “好吧,老实交代,这么些年无声无息,今天是干嘛来了!”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白泽突然出现让仓澜忍不住发问。

  “无他,新收个小徒弟想来看看大海,所以就来了!”白泽满不在乎的说。

  好吧!这个理由很好,天上地下第一散仙的白泽,行事向来是不需要什么特别理由的。

  “既然来了,就到我家坐坐吧!我家那个母夜叉看到你跟你这个小徒弟一定很开心!”仓澜热情邀道。

  “嘿嘿,她看到我一定开心!看到我这个小徒弟就不一定开心了!再看到你这个大头章鱼可能就更不开心咯!”白泽贼兮兮的笑道,“你确定还敢让我出现在她面前吗?”

  “哈哈哈!”仓澜满不在乎的笑道,“今时可不同往日,也让你看看神仙眷侣是什么样子!”

  “少来!我就知道大头章鱼不解风情,美人在你那都是暴殄天物!我倒是要看看什么是同床异梦,貌合神离!”

  “请问,你家母夜叉吃人吗?”夜雨弱弱的问道,她想起幼时槐树爷爷说的鬼怪故事,里面的母夜叉穷凶极恶,专吃小孩,这可是她童年的噩梦。

  仓澜白泽二人顿时愣住,回过神来,相视哈哈大笑。

  三人踏浪而行。夜雨在二人中间,双手紧扶着白泽的手臂,海浪从脚下汹涌而过。众人随着浪涛忽上忽下,海水却如同穿身而过,没有将身上沾湿分毫,夜雨又惊又喜,“母夜叉”之忧全然抛出脑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