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余清.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点滴霖霪,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李清照《添字采桑子·窗前谁种芭蕉树》

  “啪嗒”、“啪嗒”……雨打芭蕉,一声声时促时缓,深夜中从窗外传来。

  此时屋内若有心事寂寥之人,听得此声定要牵动愁绪万千,难以入眠。秋雨萧瑟,淅淅沥沥,冷冷清清。

  夜深了寒意渐重。这样一个平常无奇的夜晚,毫无征兆的,不知从何处感受到的秋雨的凉意,让夜雨不禁打了个冷战,使得身体渐渐有了知觉,意识也渐渐复苏。

  每一寸肌肤都仿佛感受到了秋雨的滋润及凉风的抚摸,夜雨忍不住的战栗,好似干凅许久的土地得到了大雨的恩赐,雨滴像血液一样融入干瘪的血管中,快速流动,浇灌全身,畅快淋漓。她感觉自己的心亦被快乐充满,好想大声笑大声唱好将这快乐宣泄于口,不然这样的快乐就要将她撑爆炸了。

  “哈!我芭蕉精夜雨又活过来啦!”

  “我活过来啦!”

  “活啦!”

  “啦!啦!啦!!!”

  ……

  夜雨欢快的摇起自己的芭蕉叶,大片叶子在风雨的洗礼中婆娑起舞,“噼里啪啦”谱出一曲又一曲明快的调子……

  雨渐稀,天渐渐破晓,大地仿佛被一种静谧包围着。突然一声“喔~喔~喔喔”,惊破天地。鸡既鸣矣,朝既盈矣。静谧被打破,新的一天宣告来临。

  恍惚间,一个绿衣少女娉娉袅袅从芭蕉树中走出。简简单单一件青绿衣衫,深绿色罗裙,外披浅绿色纱衣。素色衣裳衬着她竟是肌肤胜雪,明艳无俦。瀑布般的青丝由绿丝带随意束起,披散在身后。清风掠过,飘逸的竟不似红尘中人。

  这当然不是红尘中人,这名绿衣女子便是芭蕉精夜雨。

  美目顾盼,夜雨疑惑顿生,这,全然是陌生的环境。

  重生前的记忆终结在一场大火中,夜雨回忆过去,只记得烈火焚身的痛苦。这痛苦连回忆起来也让她为之胆寒,不敢深究。好在这芭蕉精生性是个大大咧咧的豁达妖精,既然重生那就好好过以后的日子,想来一个妖精能有什么往事,凡人寿命有限,哪怕有什么往事也都成他人坟头草了,何必深究?

  夜雨缓缓在院中踱步,太久没有出来活动,路都不大会走了。她如孩童学步般小心的走着,多走几步开始就贪心的想要奔跑跳跃,好似被禁锢太久而急于融入这大千世界万丈红尘之中。

  邱枫在这样的黎明中归来,这个黎明与往常的黎明没有什么不同。昨夜出诊,恰逢下雨,病者家属秉持下雨天留客的优良传统热情地将他留在家中。他为人随和,倒是从善如流的留下了,只是一夜雨声,让他无法安眠——这样的雨夜,在自己的院内便能听到雨打芭蕉的声音。他爱这声音胜过世间一切丝竹之声,这声音于他而言是恋人的情话,动人心魄,让他魂牵梦萦。眼看天已破晓,这家人还在酣睡,邱枫不好惊扰他人好梦,悄然起身离去。他必须在卯时回家,这是他长久以来的坚持,也可能是生生世世的坚持。这种坚持在一些人眼中或许无望或许痴傻或许不屑,可他却由衷地觉得感激并珍重。

  邱枫打开院门踏入院中,不及细看,一团绿色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入怀中。他因突如其来的撞击踉踉跄跄终于站稳,难以置信的低下头,一张熟悉的面容闯入眼中。

  幸福来的如此猝不及防!

  邱枫无数次设想夜雨苏醒的情景,却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是在这样一个平凡无奇的清晨,她就这样撞入自己怀中。熟悉的香味,熟悉的拥抱,熟悉的面容,她依然是那么娇俏动人,如同记忆中那般……

  是梦吗?

  是如同昨日无数个破碎梦境一样的梦吗?

  邱枫有些恍惚。然而多少年波澜不惊的心此刻如擂鼓般响动,将他拉回现实。他忍不住抱紧怀中佳人,高兴得泪如雨下。

  是的,我的夜雨,回来了!

  夜雨任眼前的男子抱着自己,这怀抱既熟悉又让人安心,可是她确实不认识眼前这人。

  夜雨叹口气,走路果然还是要慢慢来,刚刚跑的太急,院内因昨夜一场雨更加湿滑,她不慎滑倒,幸好来个现成的人肉垫子,不然这好不容易恢复的人形又得跌的七零八落。

  不知过了多久,这男子没有松手的意思,居然越抱越紧,夜雨深感自己快不能呼吸了。

  虽然撞了你,虽然这怀抱感觉还不错,但是揩油也是有限度的好吧!

  这样想着,夜雨不禁对空气翻了了白眼。

  她使劲挣脱这无理男子的怀抱。

  退后三步,保持陌生人该有的距离。双手交叉怀抱胸前,下巴微扬,蛾眉倒蹙,一双妙目充满着戒备与嫌弃。

  邱枫被夜雨挣脱怀抱后,看到的是这样一幅嗔态的夜雨,顿时一怔。不知自己如何竟惹得佳人不快。正自反思。突然听到脆滴滴一声:“登徒子!”

  “啊?”邱枫懵住。

  平心而论,眼前这男子清瘦俊逸,气质温润如玉,倒是个谦谦君子的模样。可惜空有有一幅好皮囊,却干着登徒子的勾当。重生第一天,就被登徒子抱上了,好晦气!夜雨念及此,不禁愤然骂出口!

  “夜雨,你不认识我了?……”邱枫难以置信的问道。

  “当然不认识——”

  “——咦?你怎么知道我叫夜雨?难道我们以前认识?”夜雨惊奇道。

  美人俏生生在眼前,杏目圆睁,秋波流转,一派天真如同初识情景。邱枫认识的夜雨不会撒谎,他从来可以一眼将她看穿。他现在仍然可以将她看穿——她确是夜雨,也确是不认识他了。

  6Z酷匠网#!唯一%e正版,k其=◎他都是K(盗{版0

  邱枫一时间思绪百转千回,口中不再回答,心中苦笑。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这是最好的结果,不是吗?

  世事变迁,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他。当初那个少年,莽莽撞撞,不自量力,终究害人害己。现在,上天给了他再次选择的机会,他还要一错再错吗?

  答案是否定的。

  “不好意思,认错人了……”邱枫低下头不再看夜雨,冷漠的声音仿佛带着清晨的凉意,匆匆从夜雨身边掠过。

  “嗳?!”这急转而下的态度是几个意思?夜雨看不懂,现在的人都这么复杂了吗?好可怕!

  “不过,讲真的,这么说,我也觉得你有点熟悉,但是我真的想不起来,要不你再想想?”夜雨不甘心,絮絮叨叨,跟上邱枫。

  “不认识,没必要!”邱枫逃一般的进屋,啪的一声关上屋门,门口留下一脸懵懂的夜雨。登徒浪子瞬间变为冰山男神,无缝切换,看的夜雨眼花缭乱。虽然重生,夜雨怀疑自己的智商还没有完全苏醒。

  一门之隔,门内青年跌坐在门旁,倚靠门背。从院到屋内,短短几步,仿佛耗尽了他所有心力。眼泪簌簌掉落,心痛的感觉排山倒海般袭来,几欲将他淹没。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二百年,整整十世,每天一碗心头血,已让他对痛苦习以为常,不曾想还能这样痛。他本该高兴,从今日起,那个他爱的少女又开始灵动于这山水之间,载歌载舞,尽情享受阳光雨露的恩赐。有什么能比这更让人高兴令人振奋?他的少女,本该无忧无虑的笑,怀抱着世间最纯粹的快乐。她的未来崭新而美好,他却已经残破不堪,何必带着她一起坠入万劫的深渊。从今日起,他也终于可以放手了。

  门外少女心中隐隐作痛,她捂住胸口,泪珠如断线的珍珠,不受控制的落下。这种感觉让她困惑——果然是连身体也没有完全恢复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