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护士抱着一个女婴从产房里走出来,笑嘻嘻的恭喜道:“恭喜恭喜,是一个女孩!你看她多小巧精致啊!多么漂亮的小宝贝!”其中一个穿着西装,皮肤呈小麦色,看起来好高(目测185cm)的男子一脸欣喜的看着孩子,然后跑向产房。

  “小宁,我们的孩子是一个女孩!”

  那男子紧紧握着病床上那虚弱的女子的手,兴奋的说。那女子点点头,“把孩子给我看看!”只见那女子看着孩子,一脸欣慰。细看之下,那名叫“小宁”的女子着实是一个美人,即使略显憔悴,可也掩盖不了她那惊心动魄的美,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里满是对孩子的慈爱,浓浓的眉毛,小巧的鼻子,还有一张樱桃小嘴,一头柔顺的长发自然地散落在枕头上,真是一种略带病态的美。(睁大你的眼睛仔细看看,她的性格与外貌格格不入,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啦,只有深刻受到过她老人家的摧残,才能明白。。)

  “阿然,我们给孩子取一个名字吧!”

  “嗯,那叫什么好呢?”

  “你是教师,你来取吧!”

  “嗯,‘漪涵涟漪涵白沙,素鲔如游空’,要不就叫叶涵吧!”

  “‘叶涵’,嗯,很好听!涵涵,涵涵……你就叫涵涵啦!”

  没错,这就是我的父母,安宁,叶灏然,一个是自由作家,一个是大学教授。

  话说,我的降临真是给这个家庭带来不少好运呢!一岁,我妈妈发表的文章被S市的报社看中,大火了一把;三岁,爸爸正式高升为N大副校长;五岁,爸爸又升为正校长,而妈妈也成了著名作家。从此,我就成了家里的掌上明珠。可是隔壁那个谁谁谁,我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老是欺负我,哼,看我怎么收拾你。

  (可最后却是我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呜呜呜~~~)

  七年后。。。。。。

  当我一手抱着书包,一手拿着复习资料回家的时候,就看见向来活泼的妈妈一言不发,而爸爸则在一旁叹气。我心下一惊,该不会是他俩闹矛盾了吧!

  妈妈最先看到我,她朝我招了招手,我便走了过去。“涵涵啊,妈妈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你听了别太伤心哈!”我茫然的望着她,等待着下文。“咱们隔壁老顾一家要搬走啦!去国外,说不定不回来了呢!我本来还想招北辰做我女婿呢!唉,他们这一走,咱们家涵涵可怎么办呀!”

  更新z最快上酷pn匠e网

  我顿时汗颜,内心在咆哮:老妈,你女儿也不算丑吧!你就这么操心我嫁不嫁的出去?我才13岁,好么?再说了,隔壁那个讨厌鬼终于要搬走啦!再也没有人欺负我啦!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讨厌鬼是怎么变成讨厌鬼的呢?这还要从我刚出生那会儿说起。

  想我刚出生时,有一个名叫晨宇的讨厌鬼在我前一个小时出生了,而我爸去打水时,正好碰见晨宇他爸,于是,两人相见恨晚,聊理想,聊事业,聊孩子,反正能聊的都聊了,不能聊的也没落下!直到......我妈的“河东狮吼”响彻整条走廊,我爸才和顾北辰他爸依依不舍的分开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是同性恋呢(没这么损老爸的吧)。这时,我老爸很配合的打了一个喷嚏。

  我妈终于熬到出院了,期间,我七大姑八大姨,奶奶,外婆,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的(比如奶奶隔壁家老王)也来了,这阵仗,吵得我妈是想插翅飞回家的心都有了。千盼万盼,总算是出院了,我妈一个劲的跟我爸抱怨:“在医院里我都快发霉了,回去一定得好好玩玩!”没错,我妈她就是一小孩,我和我爸不止一次的怀疑过我妈是不是有多动症,可后来事实证明,我妈她没病,但得吃药!(诶诶诶,扯远了,回归正题)

  回到家,我妈立刻倒头大睡,直接把我扔给我爸,你也许会怀疑,这还是一个妈妈吗?其实这也不怪她,主要是她在经历了“九九八十一天”的各种精神折磨之后,还能撑到家已经算是不错了。于是,我爸这时候可犯难了,从没带过婴儿的他,连冲奶粉都不会,只好一遍遍的在我的哭声伴奏下,学着冲奶粉,最后的结果当然是我没喝上奶粉,房间被搞得一片狼藉。具体过程如下:小心翼翼的舀起一勺奶粉,放入奶瓶中,倒进滚烫的热水,一尝,跟水没啥区别,正准备再冲一杯的时候,着急忙慌之下,把奶瓶、热水、奶粉洒了一地,我妈闻声出来的时候,顿时惊呆了!从此以后,我妈再也不让我爸给我冲奶粉了,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妈坚决不让我爸碰跟我有关的东西。

  就在我爸垂头丧气地走出房门时,听见“噼噼啪啪”的声音,打开门一看,原来是又来新邻居了,我爸想:反正不受老婆待见,还不如去跟邻居搞好关系呢!可我爸没想到的是,这个新邻居就是他相见恨晚的顾北辰他爸!!!

  我爸去的时候,晨宇他爸正在搬衣柜,于是,我爸好心的上去帮了一把,放下衣柜时,两个大老爷们儿都呆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起来,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是巧合呢还是有缘分呢?孩子是同天生的,两人又十分聊得来。更重要的是!顾北辰他妈和我妈是同学!!!当然,目前还未“相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玥歆说:

我呢,是一个新手菜鸟作者,第一次写作,希望大家不要嫌弃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