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逸怔怔的看了一会儿自己手中的那块暖玉,随后开口问道:“师傅今天为何告诉我这些呢?”

孟海洲站起身来,走到窗子前,看着窗外秋风吹落树枝上的一片片黄叶轻轻地叹了口气,道:“你来落霞门一晃眼十五年就过去,我知道你现在长大了也想到外面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如今以你现在的修为在外面的世界只要不遇到一些过于**的人物也是足以自保了,而一般的真正的高手也不会再外界随意走动,只要你自己小心提防一些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所以我今天告诉你这些就是想让你到外界去看一下,也暗中访问你的身世背景。希望你能早日找到你的父母。”

辰逸听完孟海洲的话,心里一阵,急忙走到孟海洲面前躬身道:“师傅,你养育了徒儿十五年,并且还传授了徒儿玄功,徒儿还没尽孝道怎能就此离去。”

孟海洲看着面前这个徒弟,心里也是有些不舍,虽然除了辰逸之外还有一个大师兄周星和一个女弟子唐梦寒,但辰逸也是自己一手拉扯大的而且在三个徒弟当中辰逸的资质和悟性都是上上之选,要说心里真的舍得的话那是不可能,但辰逸的身世背景可能极为庞大,父母也可能健在所以辰逸也是不可能一辈子呆在落霞门的,反正迟早都是要离开的,那还不如让他早些离开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对他也是一件好事。

“我知道你的为人,你是一个至诚至善之人,如果我不提出来让你走的话你可能这辈子都会呆在落霞门,但是作为一个大丈夫怎能没有一点出息呢?应该到外面去闯荡一番,才不枉活一世。”孟海洲微笑的看着辰逸说道。

辰逸听着孟海洲的话也不再反驳,其实他也是想过要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的,但最后又想到就像之前所说一样他从小就在落霞门长大是师傅一手养大的,如果现在自己长大为人了就离开那别人将会怎么看,所以最后还是没有自己离开。既然现在孟海洲提出来了他也就不在过多的推辞。

“谢谢师傅。”辰逸只慎重的说了一句。

孟海洲微笑的看着辰逸,但随后又轻轻地叹了口气扭头看向了窗外。

辰逸看到孟海洲的表情开口问道:“师傅似乎还有话要说?”

孟海洲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阵阵的看着窗外的天色,辰逸也是站在一旁没有打扰,过了一会儿孟海洲才道:“其实还有一件事是关于落霞门的,这十几年来我也一直没有告诉你们师兄妹三人。”

辰逸疑惑的道:“关于落霞门的?”

  $酷,匠网C永fy久8免费vy看小说L

“落霞门谁都知道是自太古时期就创建的门派,到如今已有数十万年的历史,按道理来说底蕴应该相当的深厚,可是现在呢各种玄功秘籍几乎失传,门派也是面临着覆灭的危机。”孟海洲脸色沉重的说道。

辰逸:“这是应为遭到了仇敌的联合攻伐才造成了现在的情况啊。玄功秘籍也是被他们给掠走了。”

孟海洲:“遭到仇敌的打击这事不假,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在落霞门鼎盛之时哪个门派敢来攻打,而且落霞门在最鼎盛时期曾是这整个云罗大陆的霸主,没有谁敢妄动。”

辰逸听着孟海洲的话后一阵惊讶,称霸整个云罗大陆这需要何等的强大以霸气,再看一下现在的落霞门这与之前强盛时期的落霞门完全无法联想到一块。

辰逸疑惑的问道:“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孟海洲点了点头道:“其中是有一些阴谋。”辰逸没有打断孟海洲的话。

孟海洲接着道:“在太古时期这片天地间的灵气要比现在浓郁数倍,人们修炼也要比现在快上很多,但到后来也不知为何原本浓郁的灵气逐渐的变得稀薄起来,最后形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那时候落霞门建立门派也就在这天苍山脉之上,因为在太古时期这天苍山脉曾是一条巨大的灵脉甚至于可说是一条龙脉,就算在整个云罗大陆也是数一数二的。而当时建立落霞门的第一代掌门在当时也是云罗大陆的风云人物,实力也是达到了登峰造极地步,所以他独自一人就占据这一整条灵脉也就创建了落霞门,最后代代相传落霞门在有灵脉相助之下势力也是突飞猛进从而称霸整个云罗大陆无人能及。”孟海洲停了一会儿。

辰逸听着孟海洲的诉说,心里大感震惊,原来这天苍山脉以前是一条龙脉,难怪落霞门在以前能达到称霸整个云罗大陆的地步,一切都是因为这条龙脉。再想想创建落霞门那人,也是一个牛人啊,独自一人就霸占了这么巨大的一条龙脉,要知道就算是只有一点点灵气的一条小小灵脉也是修道之人打破头都要争抢的,因为只要占据了这一条小小的灵脉对于修炼可以说是事半功倍,实力可以突飞猛进,那简直就是修道之人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可是建立落霞门那人可倒好一人就独自占据了这么庞大的一条灵脉,不,这完全可以说是一条龙脉了。因为龙脉是没有分支的,灵气完全的汇聚在一起,而灵脉则是龙脉分散出来的分支。而这天苍山脉没有其它的分支所以这就是完整的一条龙脉,可是最后却是被一人就给独自霸占,辰逸想到建立落霞门的那位开山鼻祖心中也是向往不已,那将需要何等霸气何等威风才能有这般成就啊?偶像!!!

辰逸看向孟海洲,他知道孟海洲还没有说重点,也就是落霞门为什么会没落如今这般地步的原因。

孟海洲接着道:“可是就在五百年前落霞门来了一个莫名的风水大师,这人修炼的套路和我们修炼的完全不一样,而是以风水学入门,这样的修炼方式要是达到了巅峰地步便可所龙脉定乾坤完全不在话下,那人来到落霞门,当时的落霞门掌门也是殷勤的接待他,因为对于这一类人一般的修炼之人是不愿意轻易招惹的。那人见到当时的掌门谈了一会儿后就谈到了天苍山脉的龙脉,他说想要向天苍山脉下面的龙脉借一条分支出去让他独自修炼,这样的条件任谁都是不会答应的,因为一条龙脉最重要的就是灵气汇聚,如果灵气分散了一支那整条龙脉都将受到影响,对于修炼也是将会比灵气汇聚之时慢上很多倍的。所以当时掌门人一口回绝了那人,而在当时那人听到掌门人拒绝了他他也并没有生气,最后客气两句也就笑着离开了落霞门,可是…”孟海洲说道此处再次停了一会儿。

辰逸知道问题可能就出在那修炼风水学的人身上,接下来辰逸更加仔细的听孟海洲所说的每一句话。

孟海洲接着道“可是就在那人离开落霞门后不久,落霞门的众人不管是掌门还是下面的门徒都是感觉到龙脉的灵气没有以前汇聚了,修炼也是比之前慢多了。落霞门的人找遍了各种原因都找不出答案,最后掌门人想到了那个修炼风水学的人,他想原因可能就出在那人身上,最后掌门人下了命令整个云罗大陆搜索那人,可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那人,而且就在同一时间落霞门在外的门人也是离奇的死亡要么就是被人暗杀下药毒死,要么就是和别人奇怪的发生冲突被人杀死,最后逼不得已落霞门传令让在外的门人全部回来,但更加奇异的是从外面回来的门人就算回到了天苍山脉还是离奇的死亡,从死者的身上找不到任何的伤口和中毒的迹象最后掌门人推测可能是被人下了毒咒。“

孟海洲说到这里辰逸疑惑的问道:““毒咒”,这是什么东西?“

孟海洲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邪术叫“咒”这种“咒”分为两种一种叫“毒咒”一种“符咒”,而毒咒专门损害他人,可以让人玄功尽失或是常年染病卧床不起,甚至让人死亡,而第二种“符咒”一般不会伤人也是解除“毒咒”的方法,所以一般会“毒咒”的人都会符咒,而会符咒的人不一定会毒咒。当时落霞门的掌门在推测出从外面回来的门人可能是中了毒咒之后曾去请了很多懂得符咒的能人异士来相助,但都无法解除这种毒咒,而且当时掌门还远去西莫请来了西莫的高僧。因为西莫是佛教重地,而佛教对于符咒比一般的修道之人要懂得更深,但还是没有办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