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辰逸

   云罗大陆是一个极为浩大的大陆,方圆将近有上千万里,这片大陆总的分为五个板块,中心地带为中原,其次东西南北四个方位依次为:东荒、西莫、南岭和北原。

  酷P匠c网首E发。

其中以中原的地域最为辽阔,几乎占去了整片大陆三分之一的底盘,剩下的为其它的四个地域均分。

落霞门,坐落在云罗大陆的天苍山脉中,而天苍山脉又属于云罗大陆中原的底盘。这是一个传承久远的修炼门派。自太古时期创建的门派流传至今已有数十万年的历史,曾今在整片大陆也是显赫一时的,可是时至今日却是门徒稀少,几乎面临着覆灭的危机。

深秋时节,一阵寒冷的秋风吹过,树枝上泛黄的树叶随风飘落,显得一片萧索。

落霞门院落里一个小男孩正拿着扫帚认真的打扫着飘落在地上的树叶,这个小男孩身形略显消瘦,虽然此时穿着一件粗布棉衣但是看上去也不是那种身强力壮的体格。小男孩正低着头认真的打扫着地面上的树叶,看不出相貌,也不知其具体岁数。

忽然一个有些青涩的女孩的声音传来“辰逸,师傅找你。”正在认真打扫落叶的小男孩听到声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一个看样子十六七岁亭亭玉立的小女孩从大厅门口朝着那个小男孩走来,这小女孩长得一脸清秀,虽然才十六七岁但也不难看出是一个美人胚子。

走到小男孩跟前接过扫帚微微一笑一对小虎牙露出开口道:“我来帮你打扫,你快去找师傅吧!”

从话语知道这小男孩名叫辰逸,看其相貌和那小女孩一般大小,面孔略显稚嫩,脸容稍显瘦削,薄薄的嘴唇,长长的眉毛斜飞入鬓,显得一双眼睛有些细长,锋锐的感觉。

辰逸微笑道:“那麻烦梦寒师姐了。”这小女孩名叫唐梦寒,也是落霞门的弟子是辰逸的师姐。

唐梦寒微笑着点头道:“嗯,去吧。”

辰逸将扫帚递给唐梦寒转身向着唐梦寒来时的路走去,穿过大厅沿着走廊来到了一排小屋前,一共有五间屋子连在一起,辰逸走到第一间小屋前敲了敲门。

“进来。”屋内传出了声音,辰逸推门而进,这间屋子不算太大,里面的装修也算不上华丽,甚至可以说非常的朴实,屋子中间一张四房桌子,桌子旁边几张圆凳,桌上放着一套茶具,屋子最里面就一张只能睡下一人的单人床。除此之外不再有其它的装饰品,虽然装饰简单但一切都收拾的整齐干净。

辰逸进屋一个头发花白,相貌大概六十几岁的老者坐在桌子旁边,辰逸走到老者面前躬身道:“师傅,你找我。”

这老者便是辰逸的师傅,名叫孟海州,和现在落霞门掌门李峰是同门师兄弟。

“嗯。”孟海州开口道:“辰逸,你来我落霞门至今有多久了?”

辰逸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师傅,不知师傅今天为何会问这奇怪的问题,但口上说道:“师傅跟我说我从小就失去父母,是师傅在山脚将徒儿捡回来的,就连名字也是师傅你帮徒儿取的。我今年十五岁,所以我来到落霞门也就是有十五年了。”

孟海洲看着辰逸点了点头,淡淡的开口道:“嗯,来落霞门已有十五年了,你的玄功也是达到了悟真境,这对于大多数同龄人来说也算是一份不错的成绩了,而且以你的天赋要是在一些较大的门派可能还会比现在更好。”

辰逸听着师傅的话,静静地站在一旁,孟海洲接着道:“这十五年来,其实有一件事为师的一直瞒着你,想想现在也是时候该和你说了。”

辰逸听到最后一惊,看向孟海洲,心里一阵疑惑。

孟海洲看了一眼辰逸,微微一笑抬起右手在桌子表面轻轻一划,一道白光浮现,随后在桌上出现一个小小的四方盒子。

当玄功达到大道境时自身与天地道序相合后便可纳物于体,显然孟海洲已经至少都达到大道境了,而辰逸还需要突破悟真和通天两个境界后才能达到大道境。

孟海洲将桌上的四方盒子打开,一道温和的光芒从盒子中散发出来,辰逸看向盒子发现在盒子里面尽然是一块直径大概有五厘米粗细的极为罕见椭圆形暖玉,孟海洲将这块暖玉取出递给辰逸。

辰逸接过,吃惊的发现在这块暖玉的里面竟然刻有一个鲜红的“辰”字,辰逸惊讶的看向孟海洲。

孟海洲开口道:“这块暖玉是当年我连同你一起抱回来的,刚开始我并没有发现,直到将你抱回落霞门后才发现,当时我也是极为震惊,应为这里面的”辰“字并不是一般的手工刻上去的而是需要玄功达到亘古境后才能利用内力穿透着暖玉的表面刻在玉石的内部。就连如今我涅盘境的修为都没办法做到这一点。”孟海洲接着道:“我看到这块玉佩上的字,我想你应该姓辰,所以就给你取了辰逸这个名字,而且这辰家应该还是一个极为庞大的家族,因为有一个修为达到亘古境的前辈的家族我想这个家族不会太小。我之前一直没有和你说起是怕走了风声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应为这么庞大的一个家族不可能将自己的后代仍在荒郊野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灾难或是遭到仇敌的追杀才迫不得已做出这样的选择,要不然只要还有一点希望做父母的都不会狠心的扔下自己的孩子。”

辰逸曾今无数次的幻想过自己的父母长什么样,是做什么的?是高官侯爷还是做生意的大富商贾或是在家种地的平明老百姓?自己的家庭有几个成员,自己有哥哥姐姐或是弟弟妹妹,他们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寄人篱下还是在父母膝下嬉戏打闹,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每次但想到这些的时候,辰逸都感到一阵阵的心痛,总是在问自己的父母为什么这么狠心要将自己抛弃?是自己哪里不好吗?可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有怎能知道好还是不好?

如今看到师傅取出的这块暖玉还有暖玉上刻着的鲜红的“辰”字,辰逸突然感到脖子发堵,眼眶炽热,眼泪险些流了下来,他心中有了一丝希望,应为自己的父母始终还是没有抛弃自己,他们留下了这块玉就证明了他们心里还是有自己这个儿子的。想到这里,辰逸突然又想到既然他们心中还有自己可是为什么到如今都已经过去十五年了他们还没有来找自己,他们将自己留在这里他们来找我不是更有希望吗?让自己去找他们这岂不是更加的困难。

辰逸又想到难道十五年过去了他们真的将自己忘了吗?不再记得自己这个儿子了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去找他们了,就算是自己的身世背景在如何的强大也不会去认祖归宗的,应为这样的父母不配,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可以忘记的父母还配做什么父母,就算以后相见了自己也不会认的。辰逸心中暗暗发下毒誓。

孟海洲显然是看出了辰逸的心思,从小看着辰逸长大的知道辰逸心中所想,微微一笑开口道:“你也不必太过于的难过,或许是你的父母认为时机还不到怕贸然前来与你相认给你来麻烦,所以才没来找你,在真相还没出来之前不要妄下定论,免得以后难看。”

辰逸听到孟海洲的话,微笑道:“师傅,谢谢你这十五年来的养育之恩,徒儿知道该怎么做。”

孟海洲:“你知道就好。”孟海洲知道自己这个徒儿虽然思想有些极端但在处理事情方面还是比较稳妥的并不毛躁,所以他也不再多说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