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皱了皱眉头,道:“你猜的不错,我此次离开,确实是为了上头的机密任务。”

   布莱克全身一震,神色凝重起来,道:“莫非是‘月’组织又有所行动了?”

  ;4酷}(匠网正0版y\首7y发《

   “嗯,但还不清楚他们的目标,不过极有可能是六道凤凰或者龙皇冠。”霹雳的雷电轰击在远处的七怪山上,燃烧起强盛的烈火,但很快就被磅礴的大雨给浇灭了下去,老者眯起了双眼,轻叹一声,“更何况,老夫那执迷不悟的女儿也在‘月’组织里,我得亲自去消灭这头被我养育出来的恶魔。”

   “您还是不能原谅樱么?”布莱克凝重的瞳眸中掠过一丝悲凉,“我想樱她定是一时迷了心窍,不知判断事物的对与错罢了,这才走火入魔,误入了蛇烈魔的圈套……”

   布莱克还想继续辩解下去,却被老者厉声打断了:“够了!什么樱?她根本不配拥有人类的名字,她分明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我劝你也还是赶紧忘了她吧,她已经不是以前你认识的那个善良的女孩了。”老者冷冷道,旋即转过身便要离开。

   “校长大人,请等一下!”布莱克心中略微一挣扎,便转身喊住老者。

   老者扭过头来,皱眉道:“还有什么事?”

   “能否告诉我。”布莱克道,“让孙昊进学院的,是哪位公爵大人?”

   寒风穿过破碎的玻璃窗呼啸吹来,老者沉默了几秒,藏在背后的双手不引人瞩目的一颤,但依旧摇了摇头道:“他哪是什么贵族公爵,全靠武力压制我们学院罢了。”

   老者转身避开布莱克的目光,“走吧,赶紧离开这让人作呕的地方。”老者似乎不愿再多说些什么,匆匆离开。

   布莱克望了眼远处那由多处山壁组成的七怪山,有些担忧的念叨道:“小昊,你一定要平安归来啊。”。

   与此同时,暴风雨中的七怪山中。

   在第三道山壁的悬崖下,由于倾盆大雨不断,积水已是有了小脚之高,原本就湍急的溪流在雨水的灌注下完全变成了凶险的河流,高速冲击着侧旁的岩石,石道上的碎石更是被冲得七零八散。

   孙昊勉强地将身体缩在山壁上一块比较大的凸岩下,豆大般的雨珠随着斜风重重拍打在他的脸庞上,破旧的衣裳早已湿透了半边,雨水微微下垂滴落。

   半个时辰前的夜空中还是布满着星辰,可就在没几分钟后,黑沉的乌云便密集地聚在了一起,掩盖了皎洁的月光和满天星辰,取而代之的,是忽闪而过的电光和倾盆大雨。突然的天气变化让孙昊很是措手不及,他像是只被猎人追赶的慌张小鹿在大雨中寻觅了好久,才发现这勉强能避雨的凸岩。

   大雨仅仅是下了二十多分钟,堆积的雨水却是已经蔓延到了小脚处,几乎没有能够落脚的地方,石路早已被冲刷得辩不情线路,远远望去,四周皆是坑坑洼洼没有踩处,按照这个情形继续下去的话,恐怕再过半个时辰这里就会化作一片汪洋了。

   “该死,这是什么鬼天气?”孙昊深皱着眉头。他擦去脸庞上的雨水,小脚微微踮起,雨水已经参透进了他的草鞋中,雨水量还在缓缓地上升,看似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雷电劈打而下,轰隆声回荡在双耳之中。

   他听过苏小妍讲过那个古老谣言的,晨夜时天象异常,那么定是有新生代的恶魔在世间的某个角落诞生了。想到这,孙昊不禁打了个惊颤,连忙警惕地四下看了几眼,观察是否有危险性的事物出现。

   外边只有瓢泼的大雨冲刷声,上方的岩石在雨水的冲击下依旧纹丝不动在原处,没有任何构成威胁的东西出现。孙昊长呼出一口气,心中悬挂着的恐惧却仍然挥霍不去,那个古老的谣言不知为何久久响彻在他的耳边,似乎苏小妍像是个复读机般还在他身旁重复讲着那个可怕的谣言。

   德莱文离去也已经快有一个时辰了,按理来说从这儿到下流往返是不需要多少时间的。可德莱文却是去了那么久,是遇上什么麻烦事了么?孙昊流露出担忧的神色,可是实力如此强悍的灵师,又有什么事情会让他感到棘手呢?

   “嗷——”突然,一道尖利的狼嚎声从侧旁传来,猛然打破了雨幕中的沉寂,炸裂在空气中。

   孙昊心中一惊,下意识地将手伸向佩戴在腰间的宫廷剑,转头向声源处望去,下一秒,他的瞳孔猛然放大。

   只见在离他右侧的不远处,竟站着一头浑身上下皆是雪白色的野狼,就如同层层积雪覆盖其上,庞大的身躯堪比有两人之高,望去倒有几分神圣的韵味在,但当孙昊对上白狼那灰色而又空洞的瞳眸时,一切的神圣顿时都荡然无存。那瞳眸中仿佛隐藏着一柄尖锐的利刃,直刺孙昊的胸膛,他全身震颤了下,随即跌坐在了地上。

   那头白狼怒瞪着孙昊,扭曲的面庞就犹如狰狞的上古恶魔般,前爪粗暴地开涌过来的雨水,身形俯冲向前,似乎只是在眨眼的瞬间它便会扑击而来。

   孙昊心中暗叫该死,在北蛮族的记载书中,白狼以来都是稀有品种,且攻击的凶猛度一般都要高于黑狼之上,是狼群中的绝对佼佼者,霸主的存在。以前和孙昊一起护卫苏小妍的侍卫就是个猎人,据说他就在打猎过程中遇到过白狼。

   当孙昊和苏小妍好奇地问那个侍卫与白狼对战的感受时,他不禁流露出了恐惧的神色来,声音颤抖地形容着: “就像是面对上十头的黑狼般,防御坚不可摧,进攻迅速凶猛!”

   如果说是单单与一头灰狼对峙的话,那么孙昊可以说是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能赢得胜利。但是换做是一头白狼的话,那么事情可就变得糟糕了,不要说战胜了,就连他能否全身而退都是个大问题。

   尽管他还没与白狼战斗过,但就在刚刚的眼瞳碰撞中,对方已经是明显地占了上风。仅仅通过瞳孔就能传递出压倒性的威迫来,孙昊只在德莱文那见识过这种恐怖的能力。而这也令他更加地确信之前所听闻的话语了,这白狼的实力,还果真不容小觑!

   孙昊深皱眉头,在积水中站了起来,利剑锵声出鞘,他紧握着剑柄,因紧张而起的冷汗沾满了掌心,锐利的剑锋暴露在雨水中直指前方,锋芒不减,正面迎敌。

   白狼望见孙昊拿出了武器,旋即愤怒地嘶吼了一声,这些猛兽多半是对这些利器保持着敏感的态度,想必是原先在猎人的锋刃下吃过不少的苦头。

   但是白狼却并没有立即攻击过来,它只是在不断高涨的积水中来回走动着,眼神却丝毫没离开孙昊半分,蠢蠢欲动,貌似是在寻找着出其不意的进攻时机。

   良久的平静,整整有十分钟过去了,却依然不见白狼有摆出进攻的姿态,只是来回跳跃在雨水中,像是个顽皮的小孩般。也并不急于逼近孙昊,只是和他保持着相应的距离,暗中观望着。

   猛兽是没法在战斗前彻底探查出敌人的总体实力的,此刻的白狼,估计是在心中揣摩着孙昊的力量,并不敢贸然出击,是怕轻举妄动会关系到成败吧。孙昊有些佩服地望着弹跳间的白狼,不愧是狼群中的最强能力者,连战斗的心思也是如此缜密。

   又是过了有五分钟来左右,白狼却依旧嬉戏于雨水间,似乎全然忘记了孙昊的存在。积水已经恐怖性地升涨到了膝盖处,倾盆的大雨始终不减降雨量,再持续发展下去,不仅仅是这凶险的白狼,就连积水也能对他构成棘手的威胁。

   孙昊咬了咬牙,现在只能迅速与白狼结束完战斗,这样才能有机会在悬崖这边被雨水所覆盖前找到避免水灾的地势,得以保住自己的性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