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克列贵族灵师学院。

  今夜是个叫人不安的黑夜,外边磅礴大雨,如银蛇般的闪电扑打而下,雷声鸣鸣震耳,浓重的白雾像是保护层般笼罩住了整座学院,由于天气恶劣的缘故,熟睡的学生们都被八婆婆叫醒去学院附近的教堂里去避难。

  雨水冲刷着道路,轻物在疾风中漫天飞舞。昂克列公国有这么个古老的说法:如果在晨夜时发生了极端的天气,那是一种不祥的征兆,代表着新一代的魔王即将诞生于世间。当嬷嬷们提起这个传说时,众人皆是人心惶惶。

  “没事的,上帝会保佑我们的平安的。”八婆婆轻声安慰着胆小的女生。

  她转头怒瞪向吵闹的男生堆,朝一旁的辅导员问道:“布莱克大人呢?快让他管束下这群叫人厌的男生!”

  “刚刚突然就急匆匆地跑出去了。”辅导员耸了耸肩,“那么大的暴雨,大概在担忧着情人的安危吧。”

  在教堂的斜对面,有着一座凹凸的小山。小山的顶端处,坐落着一栋旧老的钟楼。破碎的瓦砖散落在四周,装饰在外部的铂金早已淡去光泽,从白墙上脱落而下,有整整半片被烈焰烧灼成焦黑的模样,在寒风中摇摇欲坠,偌大的钟表层面上布满着手指厚的尘灰,抹去后依然可见秒针在滴答地转动着。

  这是栋年代已经有些久远的钟楼了,由于常年无人居住的缘故,被校董事长废弃在学院的后山山顶,从很多年前开始就无人光顾了,校方也就没有派人来打扫这儿。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校长虽说是多年没有管理这里,却又不让校董事方面的人来拆除这栋钟楼,就只是让它原封不动地矗立在山顶,历经风雨洗礼。

  也不知何时起,在昂克列学院中,学员之间有谣言说那钟楼是阴魂的聚集地,拆除后便会引发不祥事件,所以为了学员安危,校长才始终保留着钟楼。曾有位误闯校长办公室的学生,自称是看到了校长呆滞地站在窗边,目光始终望着小山处的钟楼,眼泪粲然流下。于是就又有传言说,那里是校长他初恋相识的地方,因为不离不弃的诺言,所以才不让施工队强行拆除,这里曾一直被列为学生们和教师们不可来的禁地。

  在这个惶恐不安的夜晚,却有一位身披黑衣的男子顶着大雨来到了这多年无人访问的钟楼前,楼门是虚掩着的,大门被这名不速之客咿咿呀呀地推开,尘灰洋洋洒洒落下,一闪而过的电光将男子的身形无限拉长在空旷的客厅中,依稀能见有玻璃碎渣子散落在中央,乳白的大理石望去一尘不染,仿佛就在刚刚钟楼的主人还有擦拭过一番。

  男子在门口犹豫了几秒,随即迈步向里头踏去,在积灰中留下步步脚印,他直接越过空旷的客厅,顺着旋转楼梯向顶楼走去。

  这栋钟楼并不算是太高,总共也就四层楼高,二楼中摆放了些杂物,三楼的门房则都是紧闭着的,望不见里面的情况。不过男子似乎对这些事物丝毫不感兴趣,瞄也不瞄上一眼,径直向楼上走去。

  男子轻轻地推开了四楼的房门,这是一间半圆形的办公间,用紫檀制作的木桌摆放在黑暗的角落处,依然散发着馨香,藕断丝连的蛛网密布在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沉闷的气息,侧旁的窗户破裂成空,寒风带着雨水击落进办公室中,叫人瑟瑟发抖。

  在破碎的窗边处,一位瘦骨嶙峋的老者静静地站在那儿,遥望向远方的雨幕,眼神有些恍惚。

  “布莱克,你可终于过来了。”老者转过身来,历经沧桑的面庞上布满了皱纹,金黄色的瞳孔就如同永不熄灭的烛光般。

  “我亲爱的校长大人,你还真是够长命啊,竟然等到了这一刻的到来。”男子推了推眼镜,镜片中倒映的老者就犹如金龙般。

  “布莱克,你是在间接咒我死么?可笑!我们伟大的黄金血脉且能断送在我的手里?”老者将目光从雨幕中收了回来,来回迈步在办公室间,“我可还没把那个秘密传达给我那可恨的孙子呢。”

  “在那之前,我是绝对不会就这样轻易离世的!”老者甩起长袖,快步来到布莱克的面前,怒瞪着他。

  布莱克明显地被黄金瞳眸中的威严所震慑了下,他连忙摆摆手陪笑道:“哪会有咒黄金家族的想法啊?只是感叹一下罢了,感叹,仅仅是感叹。”

  老者冷哼一声,背对向布莱克,沉声道:“我这次叫你来,是想让你先暂时替我继承一下我们家族的领导人。”

  布莱克一愣,下意识地问道:“是西龙大人又下达了什么机密任务么?”

  下一秒,他又赶忙惊恐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微微躬身道:“真是失礼了!刚刚好奇地于是就……”

  @o酷匠网w(唯一正版,){其。他都…是6Z盗,¤版x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福建动画技术婊说:

  不好意思今天有事更新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