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激动得上蹦下跳的孙昊,德莱文微微一笑,话锋又是一转:“不过也是得在你刻苦用功或者修炼后没有走火入魔的前提下,不然,哪怕你身上怀有天地间的力量,不懂得如何使用,到头来还是废物一个。”

  “喂喂,有你这么诅咒我的么?亲眼看见一个传奇的诞生不好?”孙昊不满地嘟起了嘴巴,心中却是一阵惆怅。

  确实,灵术的修炼难度并不是外人所想象得那么轻松的,倘若修炼者不能用心去掌握体中那横冲乱撞的能量,那么最终只会落得走火入魔的下场。他跟随苏小妍小姐来到昂克列学院的这两年里,也不是没有见过因修炼灵术不当而被迫退学的学员,他们要么是遍体鳞伤导致终身残疾,要么就是变成了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总之,失败的案例是数不胜数,就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学院的学生人数就降下了整整一半,不知有多少名门望族的后代失去了成为灵师的资格。也正是因为如此,为灵师这个职业的人只在赤牙大陆中占上一成,而强大的灵师更是被各方势力抢着雇佣。

  “好啦,能否成为新一代的闪光传奇,就要看你有没有去刻苦努力了,成败在于你自己的手上。”德莱文轻轻拍了拍孙昊的脑袋,露出洁白的大门牙,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不过以后成了风云人物,可一定不能忘了我这个大恩人啊。”

  “知道啦知道啦。”孙昊嫌弃地将德莱文的手推开。

  德莱文抬头看了看天空,夜幕下的暗色云朵正在逐渐向旁散开,黎明的微弱曙光显露在东边的一角,光亮即将要划破黑暗。

  “天就快要亮了,再过一个时辰我们便往深山中前进吧。”德莱文捡起了掉落在一旁的水壶,回头望向满脸黑灰的孙昊,“你就在此处多休息会吧,我再去装点清水来,就刚刚那么些清水怎么能补足你体中的水分?”

  孙昊愣住了,他自幼无父母,生来就是卑贱的仆人,除了苏誉族长和苏小妍小姐,从来没有人对他如此悉心照顾过。望着德莱文那魁梧的身影,孙昊的眼神顿时间有些恍惚,一股自己从未体会到过的暖意流入他那冰冷的心房,此刻的德莱文,就仿佛别人嘴中所说的父亲般,对他时而严厉,却又百般关心,胜似长辈又同如父亲。这种感觉,就是所谓的亲情么?

  热泪猛然涌上孙昊的眼眶,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缓缓流下,原来,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体会过的亲情,就是这种叫人温暖无比的感受啊,就犹如迷失在大海中的小船有了避风港般,再也不用畏惧外面的寒风大浪。

  “对了,我得留个武器给你。”德莱文突然转过身来,眉头微皱,“这段地带在清晨时总会跑来几头野狼,我看你能独自一人通过前方的险峻地势,想必非灵术的战斗实力也不会太弱吧?你擅长用些什么武器?”

  “小弟不才,只会些乱舞的剑术。”孙昊赶忙擦拭掉脸庞上的泪珠,强装镇定,“若真是要说有什么会使用的武器的话,那便是长剑了。”

  德莱文点了点头,随即从他那宽长的黑大衣中摸出一把锋利的长剑来,递向孙昊,道:“如果真是遇到了什么野狼,就把你那精湛的剑术发挥到极致吧,不然你就没有成为传奇的机会了。”

  孙昊接过了那柄长剑,上下端详了几番,这把长剑,要论长度,绝对比他以往用的长剑要短上好几倍。剑身清亮如镜面一般,被铁匠打磨得光滑而又锋利的剑身中泛滥着耀眼的剑芒,手指在其上轻轻一碰便会被刮出疼痛的伤痕来,以孙昊多年用剑的经验来看,这无疑是一柄好剑。但一般来说,这是只有在宫廷的剑术者中才能用上的长剑,身份卑微的剑术者多半难以见到这由高等铁匠呕心沥血打造出的利剑,他也就是在苏誉族长手中看到过罢了。

  此刻孙昊的内心是波涛汹涌的,面前这位自称叫德莱文的魁梧男子,不仅掌握着精湛的医疗灵术,还拥有蕴含强悍活力精华的灵丸,而且身怀宫廷的长剑,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只为取走神剑的普通人物,看来,这个男子的身份背景,倒还真是不容小觑!

  孙昊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剑身,心中暗自惊叹着这柄宫廷长剑卓越的做工。有了这样的精良长剑,那么他使用剑术时的威力定能够提高几分,微妙地扭转战局的胜负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德莱文身上让人羡慕不已的宝贝实在是太多了,孙昊简直是恨不得通通将其收为己有。

  “喜欢么?喜欢就拿去吧。”德莱文看着不断发出“啧啧”赞叹声的孙昊,淡淡笑了笑,“反正我也不会多少剑术,这柄长剑在我手中就是浪费。”

  “这怎么行呢?就算你不会舞剑,这拿到世面上去卖,可是能拿到不少于一万的金币啊!”孙昊惊呼一声道,自己先是汲取了德莱文灵丹中的精华能量,现在对方又是要将昂贵的宫廷长剑送予自己,收了对方那么多大礼,他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德莱文深皱眉头,将递过来的长剑又推回给了孙昊,声色中稍作嗔怒:“想要就拿去!不要给我一副难以为情的模样!让你吸收灵丹的能量我都没说些什么,还会在意这区区无聊的宫廷长剑?”

  “这可是你说的啊,这份小礼我就先收下了。”孙昊等着的就是德莱文这随和的态度,德莱文话音刚落,他就激动得连忙将宫廷剑放入右腰间空无的剑鞘中去。

  酷匠网0、唯)《一√1正~)版wT,其他H都》是Y盗版/

  “好啊你小子,竟然敢给我设圈套!”德莱文立马反应了过来,没好气地向孙昊踹去一脚。

  孙昊机灵地躲了开来,调皮地向德莱文做出鬼脸:“噜噜噜,你以后要是敢来拿回宫廷剑的话,那你就是个史上最没诚信的灵师!”

  “罢了罢了,不跟你这个小毛孩计较了。”德莱文叹了口气,对死皮赖脸的孙昊是一点法子都没有。

  他扬了扬手中瘪气的水囊,道:“总而言之,那我就先去装些清水来,你在原地老实待着,可不要生火引来猛兽,遇上野狼也不要惊慌,实在无法对敌就迅速走为上策!”

  孙昊自信满满地拍着胸脯,道:“你就放心吧,若是有野狼来袭,我会将他们全部都打趴下的!”

  “那就再好不过了。”德莱文最后瞄了眼孙昊,便转身纵跃,瞬间没入了植物杂生和绿叶茂密的树林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