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是灵师啊,猎人那种职业没出息的。”男子淡淡地回答道,似乎丝毫不在意孙昊打探他的底细,金黄色的瞳眸露出彩异的光色来,“要是能取得两柄神剑中其中的一把,那实力定能大大增长。”

  “你呢?你为什么进七怪山?”男子回问道,他上下打量着孙昊那瘦小的身板,“你身上除了小腿有点力道在,好像都没有作为灵师或猎人的资本吧?”

  孙昊抬头望向星空,一颗不起眼的陨石带着微弱的火光一闪而过,他的目光有些呆滞,轻声道:“是啊,我还只是个任人踩踏的石头呢,进山来,只是想要能绽放出炽热的光芒罢了。”

  “不过。”孙昊低下头来,沾满黑灰的脸庞倒映在溪流中显得很是狼狈,他看后微微笑了笑,“越是这样的我,越是想挑战不可能呢,想要拿下麒麟大剑。”

  话音刚落,孙昊顿时对自己刚刚的那一番话有些追悔莫及,对方可是同样要进七怪山深处拿取神剑的家伙啊!况且还是位实力不低的灵师,虽说对方表面对自己和善,但也不能就这样轻信这眼前的男子,或许是个名副其实的笑面刀,内心深处即为狠毒的蝎子。要知道,对方要是知道有竞争对手在,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威胁,男子也许都会以防万一,痛下杀手。江湖险恶,危险莫测,若真是如此的话,那可他就真的要止步于此了。想到这,孙昊警惕性地向后挪动了几步。

  “什么嘛,原来也是为了神剑而来的啊。”男子只是笑了笑,似乎并没有对孙昊心起杀意,“那我们不是正好可以合作么?遇到危机合力解决,到时你一把麒麟剑我一把紫琼剑,且不是皆大欢喜么?”

  男子将黝黑的手臂从黑色披风中伸了出来,以示友好:“怎么样?是要单枪匹马还是协力并进?”

  孙昊犹豫了一下,对突如其来的联盟感到很是不可思议,这也太过于友善了,他也说了,自己明明是个很弱很弱的人。为什么这位男子就是不直接杀戒或者抛下他这个累赘呢?他最终伸出了手去,点点头道:“好吧,那我们就先暂时保持合作关系。”

  虽然说孙昊目前对于这个魁梧男子所掌握的情况除了灵师身份外,其他的都是一无所知,居心可疑。但有人依靠总比无人依靠要来得后,想想前方一路走来的危险,要不是自己始终保持着警惕的心思,恐怕早已没了性命。而从这过去以后的深山处更是危机重重,对势单力薄的孙昊来说更是急需强大的力量来度过重重难关。事到如今,哪怕是会引发自爆的强大力量,他也得冒着危险去接受。

  “我叫德莱文。”男子又开口说道,“小兄弟,你叫什么?”

  “孙昊。”

  “哦,是东方人啊。”

  “嗯。”

  一来覆去的问话后,两人便在夜幕中陷入了沉默之中,黑暗间沉寂一片,只听得孱弱的细水声和偶尔夜空中传来的鸟鸣,气氛略显尴尬。

  良久之后,德莱文终于再度开口了,眼神中带着几分关切:“孙昊兄弟,我这才想起你前些天是坠落下山崖,现在身内定有重伤吧。”

  “所以呢?”孙昊皱了皱眉头,他一直在向男子隐瞒着自己身上的重伤,担心会因此解除联盟关系,没想到还是被发觉了。孙昊说出了那藏在心中的大胆猜疑,“难不成你还想把我当累赘抛弃掉?”

  “小昊兄弟你这是什么话?”德莱文站了起来,拍了拍衣裳上的尘灰,望向孙昊那红肿的手臂,“实不相瞒,我此前在东方进修过医疗灵术,你那手臂想必再要进行攻击是不可能的了,骨骼已经支离破碎。”

  他的目光又挪向孙昊身体的别处,并准确地一一报出孙昊体中的重伤处:“胸膛有淤血,左腿有经脉断裂,耳膜有震裂迹象在。”

  孙昊听着德莱文平静地讲述着自己身上的伤处,心中颇感惊讶,因为对方都讲到了对处,孙昊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小腿,手臂等处的经脉骨骼都已破碎得不成模样了,胸膛也确实像燃烧般的疼痛,仿佛有物质淤积在其中,这些只有他自己能够感受出来的伤处,却被德莱文平静地全部讲了出来。孙昊原先待在北蛮族时也不是没见过医疗灵师,但能够一眼看出伤势的灵师却是屈指可数,且都是拥有庞大势力作为靠山的医疗灵师。这德莱文能做到如此不可思议的境界,那医疗灵术想必也是十分高超的。

  若是能让他来给自己疗伤的话,那么恢复速度就会犹如服下奇门偏方的药物般快,对身体的危害想必也是没有的。但孙昊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他猛然想起,之前北蛮族中的一名优异族人就是被外来的医术灵师给有意胡乱治疗至死的。在还没打消对男人的疑虑前,绝对不能接受他任何看似友善的帮助。

  “这点小伤,不治也罢。”孙昊望着缓缓接近而来的德莱文,脚下又赶忙退后了几步,摇摇头回拒道,“还是算了吧,真是谢谢你的好意了。”

  见孙昊惊慌地不断后退,德莱文微微皱眉:“小昊兄弟,你是不是误会了些什么?”

  德莱文越是向前靠近,孙昊就越是向后退步。终于,他的后脑撞上了凹凸不平的岩石,后背顶在了山壁上,孙昊心中顿时冰凉一片,他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退了。

  “好了,既然都已经把我逼迫到无路了,那我也只有认命了!杀要剐随便你吧!”孙昊绝望地紧闭上双眼,他的强者之路就要止步于此了。

  “你就那么不愿相信我?”谁想德莱文并没有展现出杀意来,只听他冷哼一声,道:“够了,快睁开你的双眼,想成为强者就拿出点强者的风范来!”

  孙昊战战兢兢地睁开了双眼,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你,你真的不想解决掉我这个累赘么?”

  “妈了个巴子,你怎么就这么一颗女人的怀疑心?”对于孙昊的警惕和猜疑,德莱文是又怒又有些哭笑不得,“你要是真觉得我是个危险分子的话,大可向我索要灵丹啊。”

  “灵丹?”孙昊一愣,脑中这才想起有这样的东西来。灵丹是每个灵师体中必有的物品,形状形如丹药,上面聚集了灵师体中所有的灵术能量,更是在灵师修炼时从外吸取了许多的精华活力,也从灵师的进食营养中汲取最为宝贵的精华。可以说是支撑灵师力量的中心物品,深藏于肾脏侧旁,若灵师被敌人取走了体中的这枚灵丹,那么以前的修炼便会前功尽弃,瞬间变成无用的废人,做平日的常事更是会如行尸走肉般,故被称为是灵师的第二个心脏。

  而若是被敌人毁坏了这灵丹,所属的灵师的身体就会在顷刻间纷飞烟灭,不留尸骨。自古以来的战争中,要是一国有灵师军团的存在,那么另一国军队进攻首取的地方便是灵师们的肾脏,直捣最强主力军。

  若是让孙昊将灵丹含入嘴中的话,那么如果德莱文趁医疗途中将孙昊陷害于死地,那么在孙昊嘴中的灵丹便会感受到死亡气息随即同样消亡。这样一来,如果德莱文是心怀不轨将孙昊杀害的话,那就等于他将自己也给杀了。

  德莱文深吸起一口气,缓缓运功,小嘴微微张开。旋即,一颗青绿色的丹丹便从他的喉咙中飞升而出,在黑夜中散发着强烈的金光,显得格外刺眼,那就是德莱文体中的灵丹。灼热的焰火向四面八方扑腾而出,难以忍耐的高温堪比火婆使出的烈焰,侧旁的小溪受到炽热的影响冒起朦胧的白气,水分在不断蒸发流失着。

  孙昊惊讶得是合不拢嘴,他虽然有从苏小妍那耳闻过灵丹的特性,却没想到一个强大灵师体中的灵丹竟然蕴含着如此倾倒周围的力量在!他倒吸了一口冷气,望着这压迫得有些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灵丹,想必其主人的实力定也不会那么简单!看来自己之前的猜测是没错的,如今敢于进入七怪山的家伙,都是些令人望而生怯的强者。当然了,弱小的他只属于一个例外。

  德莱文皱了皱眉,伸出白皙的手掌在灵丹上方如玩哄孩子般拍上了几下,那恐怖的高温随即间便快速降至了常温,不断降低水位的溪流这才停止了蒸发,白气缓缓向四周散去。

  他将这颗灵丹推到孙昊面前:“如果不相信我的话,就快吞下去吧。而且你带着我的灵丹,恢复速度应该也会翻倍增长,就不用耗费我太多的医疗灵术了。”

  孙昊嫌弃地看着包裹在灵丹上的不明液体,酸臭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之中,他微皱眉头:“这些都是什么?让我含入嘴里?好恶心。”

  “这些都是些胆汁和各种腺汁以及口水。”德莱文没好气地道,“你不是不相信我么?我一般可不会轻易将灵丹显露于他人眼里的。”

  孙昊微微一笑,他嘴上虽说是恶心,但心中却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将那枚灵丹赶快塞入口中。要知道,灵丹中可是蕴含着无数活力精华与灵师的部分力量,能有幸得到一位强大灵师的灵丹,那无疑是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在。

  先不说这枚灵丹的力量能让接下来的治疗事半功倍,单是将其中的精华之力吸收进体中都是对终身来说的绝对大好事。通过嘴中的葡萄糖成分不断收取这些灵师常年累月积累的精力,不仅能让一个灵师修炼者今后能更为快速地修炼出更为强大的能量,还能巩固体中的经脉和大大增强防御力和攻击力。对于今后想行走灵师这条路线成为强者的孙昊来说,这无疑是件难得的天大喜事。

  “我知道啦,我含下去不就是了,”孙昊翻了翻白眼,赶忙拿过德莱文手中的灵丹将其放入嘴中,一阵冰凉的爽快顿时席卷遍了全身。他拍拍手就地而坐,就像个无所谓的没事人似的,其实心中是暗自大喜着。

  I(酷匠*网}正Vk版首发e9

  “快来给我疗伤吧。”孙昊唤着德莱文。

  “臭小子,拿了我的灵丹就卖乖。”德莱文叹了口气,挑了挑孙昊的鼻梁,随即在他身后端坐而下,准备开展起医疗灵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