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孙昊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全身上下是犹如千疮百孔般的疼痛,嘴中感觉是干涸火燥,耳边响彻着扰乱心神的嗡嗡鸣声,依稀能够听见微微的细水孱流声,眼前尽是布满星辰的夜空。

  我这是在哪?这是孙昊心中的第一反应,其次是颇感惊讶。被六道凤凰攻击后从铁索上掉下的他,竟还能生还。要说遇上六道凤凰是极为悲催的事情,那么坠落悬崖依旧大难不死可以说是万分之一的幸运了,是老天在眷顾着想成为强者的自己么?孙昊静静地望向云空中的满天星辰,眼神中充满着恍惚和喜悦,他本以为自己就此就没了生存的命运了。

  他抚着稍感沉重的脑袋,吃痛地勉强坐起,微微环顾了一下此刻所处的四周。他正躺坐在一条宽长的石子路上,左侧则是一条急流的小溪,细孱的流水声动听如洪大的演奏般,而在他的右侧,便是那凹凸不平的山壁了,高耸如巨人般,直指苍穹。这里,想必就是悬崖的底端了,他抬头向上望去,简直看不见尽头,陡峭的壁岩突兀在外边,让得孙昊望而生怯,这想要回到原处继续前行,没有了布莱克所开凿出的小凹槽当借力点,可比登天一般难。

  “嗯?”孙昊转过头去,只见在离他不远处的小石道上,有着一条如长蛇般的断裂黑色铁索,想必是被六道凤凰撞断后跟着他一同坠落下来的,如果借助这条铁索的话。。。或许还有机会返回山峰顶端。

  但很快孙昊心中便又放弃了这个念头,是铁索攀岩山壁的想法固然是好,但纵使这铁索有如此之长度,他的双手也没有能拖起沉重铁索的力道,是无法抛上山壁顶端的,更何况现在的他身负重伤,又处于危险的黑夜中,要想返程,还是有些难度的。

  “你醒来了?”忽然,一道惊喜的声音从黑幕中悠悠传来,人未到声先到。孙昊惊得寻声而去,精神力顿时提高了几分,警惕得犹如夜色中寻寻觅觅的小猫般。

  最¤新章$v节m上i酷匠;网$

  只见在望不见手指的黑暗中,竟走出了一道身形魁梧的人影来。那是一名身穿黑色披风的男子,望去也就二十来岁的模样,雄起的肱二头肌和高如门框的身高掩盖不住他那强壮的体魄,金黄色的瞳眸犹如巨龙的王眼,带着压迫感的龙威淡淡向旁传开,腻油的斜刘海散发着几分绝代风华的味道在。

  这位魁梧的男子手中拿一个鼓满着的水囊,嘴巴边却是干燥得出了白丝。他轻步向孙昊走来,不知为何,孙昊竟下意识地没有站起避开,只是死死地盯着这位可疑的男子,却又丝毫没感受到对方有任何的恶意在。

  这个男人进七怪山是为了些什么呢?孙昊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也是像自己一样为了取得山顶深处的那两柄神剑么?还是说只是个常年捕兽的猎人前来尝鲜罢了?但无论这样,在这个年头敢于进入七怪山的家伙肯定都绝非等闲之辈,实力不管是作为灵师的身份还是猎人的身份来讲,那都是在同行中拥有恐怖力量的人。这个男子,绝不可轻视。

  男子离得近了,孙昊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向后退了几步,眼神中放射出警惕的目光,皱眉质问道:“你是谁?”

  男子蹲下身来,微微一笑,向孙昊递出了手中的水壶,声音很是刚柔:“先别管我是谁了,还是先喝几口清水保命吧,你可是整整三天没有进食了。”

  孙昊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肚子正在咕噜噜地喊叫着,喉咙中更是干燥得令人心烦意乱。可当他心中又是对面前的这位男人秉持着不愿相信的态度,孙昊稍作迟疑了会,目光侧移向旁边湍流的小溪,警惕之心又一次浮上了心头。既然在近处就有水源,为什么又要到别处去取清水呢?

  男子见不愿信任自己的孙昊,不禁皱了皱眉,道:“你在进山前没有了解过山崖这一带的水源么?地处西南角的小溪流有剧毒,饮不得,唯有东部的下流才最为干净清澈,所以我这才去取远处的水流。”

  孙昊愣了一下,这才想起前夜布莱克灌输的七怪山情况中,好像确实说过山崖地底部一带的溪流不可饮用。。。这么说来自己还真是误会人家了,看着那金黄瞳孔中的真诚,孙昊终于是放下了几分戒心来,犹豫了一小下,便从男子手中夺过装满了清水的囊袋,放入嘴边大口地吸允着。

  正如那位男子所说的一般,他实在是太久没有进食了,体内的水分正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散发着,要是自己还不能在今夜醒来的话,恐是要因流失水分而死亡了。

  他一口气喝下了囊袋中所有的清水,喉咙上的干燥顿时滋润了几分,说话也有了些力气:“我说大哥哥,我到底是昏睡了几天?”

  “我想想啊。”男子仰头望天掐指算着,“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一共是四天零七个时辰。”

  “竟然那么久?!”孙昊惊呼道。难以想象,这几天要不是有这位男子的悉心照顾,他可能已经被猛兽进食或者失水而死了吧?

  “这么说来,是您救了我吧?”孙昊跪坐了起来,面庞上布满着歉意之色,“真是谢谢您了,一开始还有些不相信您,拒绝您的好意,还真是抱歉了。”

  “哈哈没有没有哪里的事啊。”男子蛮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路过此处刚好看见昏迷不醒的你,就是举手之劳罢了。”

  “您是灵师还是猎人?冒着生命危险来这七怪山的,想必不是为了神剑就是为了稀有兽种的珍贵兽皮吧?”虽说孙昊心中清楚打探他人的底细是不为礼貌的,但还是忍不住问道。他太想知道这名救助他的魁梧男子是什么身份的人了,对方总是给人一种看不透的感觉,而越是如此神秘莫测,就让人越想知道他那不为人知的底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