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妍望着被插入于凹陷中的长剑,那一直是孙昊的随身武器。她不禁面露出担忧之色来:“布莱克大人,您让小昊空甩出长剑来,不就等于让他弃掉自己的武器,而这山壁后面更是危机重重,你叫他如何是好?”

  面对苏小妍的不解,布莱克却并没有多做解释,他只是淡淡笑了笑,道:“放心吧,我是不会做出对孙昊不利的指导的,目前的一切,都在我掌控之中。”

  望着那踏上了顶端的小身板,众学员顿时收起了不屑的目光来,不管孙昊是用了什么异术登顶的。对于他们这些低级灵师来说,实力弱些的都恐怕无法翻越这座高耸的山壁,就算是对灵术把握精准好些的,也不可能仅凭如此短时间就登上山壁顶端。

  若是孙昊是他们眼中的垃圾,那么他们也算是什么呢?学生们纷纷低下了头去,孙昊已经在凭靠实力在征服着他们的内心了。唯有凯撒没有露出惭愧的面色来,他还在用肮脏的语汇叫骂着孙昊和深山里的那群猛兽,大致意思就是如果猛兽没有把孙昊解决掉的话,他就一定会叫人把七怪山给铲平。

  孙昊踏上了最后一处凹槽,左脚再度发力,轻松跃上了山壁的顶端。他稳稳落在了地上,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随即映入他的眼帘中,肆意生长的绿叶遮天蔽日,如果在夏季的话,这可是不可多得的避暑圣地。

  ;更`D新。最快上酷》匠*n网《

  湿润的气息迎面扑来,怡人清新,就仿佛进入了亚热带雨林般。据说由于七柄大剑的神力的影响,七怪山上共有多种不同的气候遍布在各处,或极寒,或炎热,或清爽。总而言之,七柄神剑使七怪山变成了一个奇妙得不可思议的地方所在,如果不是有猛兽成群,或许这里还能被发展成热门的旅游景点。

  这里还只是七怪山最为前沿的地方罢了,却没想到大剑的神力影响会是如此广阔,孙昊心中暗感惊讶。他四下观察了几番,确定没有隐藏的危险后,便迈步向前方走去。

  根据布莱克昨晚对七怪山的讲解,这小树林中除了气候有些异常外,整体上并没有什么危险,也不会有猛兽跑到这里来寻找猎物,他们都浅藏于深部处,前期是不需要担心这种危机的。

  既然这片小树林没有什么警惕之处,孙昊也就加快了脚步,他得尽量在天黑之前取回麒麟大剑,夜深了以后,无论是生火还是不生火,那些伺机寻觅的猛兽都有可能对他造成很不利的危端局面。

  大概有一个时辰后,孙昊终于在前方看到了泛滥的光亮,他就要走出这片湿润的小树林了,这一路上,没有任何事物出现来阻挠他,这一段路程,远比想象得还要平静。

  孙昊加快了几分步伐,终于踏出了这片亚热带树林。但在走出的同时,他不禁打了个冷颤,刺骨的寒风呼啸吹过,让得衣裳单薄的他有些瑟瑟发抖。

  此刻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处深不见底的极渊山谷,密集的白雾凝聚于山谷之中,望不清楚前方的情况。只是隐隐约约地,孙昊能够看到,在堆积如云的白雾下方,有一条粗长的铁索深入于山谷中,如长龙般延伸至对面的一段,而根据布莱克的情报,对面同样是一处高耸云天的山壁。

  怪不得一些经验极为丰富的猎人也无法从这七怪山中走出,这一道道的天然屏障,又且是普通人就能轻易过去的?孙昊能够想象到,在这山谷深处定有数不尽的白骨在。

  这里虽算不上是极寒地带,但凛冽的寒风肆意呼啸在周围,这也给孙昊造成了不小的压力。他望了眼深不见底的断崖,心中打了个惊颤,果然是令众多灵师都能闻风散胆的七怪山,突变的地势和多重的气候,任何一个情况都会叫人措手不及。

  幸好布莱克提前给他普及了情况,这铁索虽说有些粗滑,且有呼啸的寒风晃动着锁链,白雾朦胧得更是让人忘不见前方的道路,稍有个不小心,便是会有坠落山崖的后果,所有的事物看上去都恶劣极了。

  但布莱克点醒了他,学习剑术的人在中等阶段都要经历一个痛苦无比的加强特训,没有这个特训,是难以使剑术推上更高端的台阶的。那便是在冲击的瀑布下放上打滑的岩石,习剑者必须挥舞沉重的长剑在上面挥舞招数,穿击水幕,始终如一。当可以稳定地在岩石上挥洒自如后,就可以结束了这恐怖的训练。

  而在这变态的特训中,不仅锻炼了习剑者的力道,同时也加固了脚下的平衡性。布莱克的意思就是,只要依靠这种训练下所造就出来的平衡力,想象是在打滑的岩石上行动,再多将注意力放在脚下,那么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在。

  铁索是由之前取夺五大剑的传奇五人所为后人留下的,所以不必担心,链索是直通对面山壁的,只要全身心注重平衡和踩在铁索上的双脚,那么白雾倒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孙昊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伸出前脚轻点在铁索上,感受到了重物的索链轻轻摇动着。他抹了抹面颊上因紧张而流出的冷汗,不断地在心中告诉自己,平衡,平衡,冷静地平衡下来!

  锁链渐渐平缓了下来,冷风迎面吹来,此刻的孙昊心中就如⋯⋯七上八下着,这可不比前面他跳跃的那道山壁,在这边若是失误了,那就任何地生还机会也没有了。

  当铁索彻底平静下来后,孙昊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谨慎地将后脚向前平移到铁索上,左右脚就这样一前一后地行立在索链上。铁索在微风中摇晃着,这回孙昊没有求快,他很是心细地观察着周围的每一处变化,脚尖如点水般短距离地在铁索之间跃进着,同布莱克指导同样,将全身心的精力都集中在脚上,不敢有半点马虎。

  在数次的起落之后,孙昊似乎摸索出了几分诀窍来,身形的平衡度也逐渐与铁索的晃动适应,前进的跃步又增加了一些距离。

  也不知在铁链上跳跃了多久,白雾开始缓缓地向两侧散开,凹凸不平的山壁显露在孙昊的面前,这一条铁索链,也算是快到尽头了。

  孙昊也已经重新掌握回了练剑时的平衡力,不再像最初时一般慌慌张张,而是变得弹跳有力,前进的脚步切换得行云流水,可谓是熟能生巧,若是每日都能来这练上几个时辰,那想必是能够大大为他的脚力打下牢固的基础。

  起落之间,孙昊又是跃上了第二道山壁,他微微稳住身形,喘上几口气后,便就地而坐休息了起来。虽说前方他是不断地注重时间和速度,但在虎跃山壁和危走铁索桥后,极端的地形已经让他颇为疲惫了,腿部肌肉更是如抽搐般的酸痛,不花点时间休养生息的话,在后面难以想象的危机中,体力不断减少只会令他陷入不必要的困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