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众多低级灵师都不敢轻易尝试的直面下垂山壁,孙昊却没有露出分毫畏惧之色。他的目光跳跃性地在壁面之间反复观望着,嘴上低声念着连串的数字,又低下头去,好似在思虑些什么。

  “这家伙不会是怂了吧?准备放弃资格?”凯撒讥笑地看着停留在山壁下的孙昊,眼神中满是戏谑。

  “请凯撒少爷也不要太妄下定论了。”布莱克轻皱眉头,在一旁旁冷冷地道,“这比赛才刚刚开始呢。”

  终于,孙昊抬起了头来,嘴角上淡然一笑。随即,他深吸了一口气,猛地虎跃向上跳起,这一跃,竟是整整有十米之高,令后方的灵师看得大跌眼镜。这是孙昊多年苦学剑法所修炼出的不可多得的一门技能,长期在瀑布下的舞剑,能让他凭借着沉厚的脚力爆发出惊人的弹跳力度,与低级灵师所用的飞天术是远远不可相比的。这虎跃的高度,可以说是让得此刻在场的低级灵师都自愧不如。

  凯撒内心中虽说也是惊叹孙昊的弹跳力,但嘴上却是依旧硬撑着:“哼,我倒要看看,就算你有再好的跳跃能力在,又能如何翻过这高耸的山壁!”

  而很快孙昊就向不屑的凯撒给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答案,就在孙昊跳跃达到极限即将掉落之时,他突然踏出了右脚踩在了笔直的山壁上,旋即左脚后收,竟将身形稳住在了岩壁之上!远远望去,就仿佛身体被生生黏附在了山壁中。

  “这又是什么奇怪的异术?”凯撒瞪大了眼睛,脸庞上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自己眼中从来都是一无是处的垃圾,竟然身怀有如此多惊人的技能在。看来以前还是太过于小看对方了。

  苏小妍愣愣地望向面露笑容的布莱克,眼睛睁得老大,她忍不住问道:“布莱克大人,昨晚您到底传授了些什么给小昊?我可不记得他会有飞檐走壁的能力啊。”

  “我无非是教导了些剑术给他罢了。”布莱克的目光始终盯着孙昊的身影,不曾离开过,“这飞檐走壁之术啊,只是用来糊弄这些贵族的子弟罢了。”

  孙昊自然是不会什么飞檐走壁的,他能够如同失去重力般地站在这山壁上,恐怕真相也就只有他和布莱克心里最为清楚了。孙昊低头看向脚底,此刻他的双脚正拥挤地站在山壁上的一处凹陷中,这凹陷极为细密,若不是靠近仔细观察的话,是不可能发现这凹陷的所在的,而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壁陷,他才得以瞒过这些围观的贵族子弟们,如走壁般地立在这山壁上。

  “真不愧是布莱克大人呢,这样的方法真是事半功倍。”孙昊回头望了眼人群中颇为冷静的布莱克,两人相视一笑。

  山壁上的凹陷点并非原来就存在的,这是在昨晚布莱克综合考虑了孙昊的自身实力后,才提出了要在山壁开凿凹陷的想法。的确,若是让身无护装的孙昊费劲体力去攀岩的话,先不说到达顶端后会筋疲力尽,若是在攀爬过程中一个不小心的话,那更是会摔得粉身碎骨。

  比赛初端就冒着生命危险去行动,这是极为不好的选择。于是布莱克在前昨夜中来了七怪山一趟,利用高深的灵术推断性地凿出了壁陷。不仅仅是这一点,这山壁的上方还布满着许许多多的凹陷,都是由布莱克制造出来的,为了能让孙昊高度跳跃后能有个落脚点,他也是费尽心思。

  刚刚孙昊停留在山壁下静静观察,其实就是在默默暗数着每个陷点的高度和它们之间的距离,这样他才能有把握准度地去弹跳。

  他仰头望了望剩余离山壁顶端的距离,心中点数了几点对他更为有利的凹槽,不出意外的话,一分钟内他便能越过这垂直的山壁。

  孙昊并没有在第一个凹陷处站立过久,他在内心中理清了自己所要跳跃的路线后,左脚侧移,随即脚下猛然发力,顿时又向顶点虎跃出了十米开外的高度。

  来到第二处凹陷点前,孙昊微微改变了跳跃的策略。只见他依旧右脚踏向凹陷中,左脚却并未向后收回。孙昊没有多做犹豫,右脚上青筋暴起,如匍匐的青蛇般围绕在腿部肌肉两端,右脚的肤色顿时涨红了起来,那是他仅凭单脚凶猛使力的结果。孙昊竟没有继续选择在凹陷中停滞,而是单脚踩踏完壁陷后就借后力继续向上方弹跳,左右脚不断地互相交换发力着,速度不断地加快,就如同在山壁上做危险动作的杂技师。

  孙昊没有打算在之后的凹上多做停留,那样只会更快地耗尽体力和浪费时间,能够有短暂的时间休息固然是好,但有着负面的影响在,那就是不断消磨自己的腿部力量,因为他的虎跃是需要靠着双腿同时爆发出力量才能做到十米开外。

  而他改变弹跳方式后,虽说仅靠单脚的力量跳跃的高度大大缩水了一半,但这也减轻了他的负担。委实来说,布莱克也低估了孙昊的虎跃能力,这才使导致每处凹槽都相离得十分接近。孙昊发现了这一情况后,便对虎跃做出了调整,用单脚力道呈现出来的跳跃刚好能够与最近的陷点触碰到。于是他就利用这个距离,不断地左右腿互换,相应地减轻两腿负担,更是能让小腿如蜻蜓点水般踏向凹槽后,借其力速度向上跃起。不单减少了消耗体力的程度,还大大提高了速度。

  “这是⋯⋯”布莱克先是微皱眉头,旋即露出一丝微笑,欣赏性地看着不断加快速度弹跳的孙昊,最后肯定地点了点头。“这小子,脑子比我想象的要好使多得啊!”

  Lg酷匠D◎网s唯@%一正◎9版+u,其U他都u是{盗版{E

  “嗤,虽然不懂你使了什么奇术,”凯撒见孙昊即将就要过了这道天然山壁的屏障,冷哼一声,“但是我是不会让你那么轻易就得逞的!”

  凯撒突然抽起了悬挂在腰间的匕首,细长的银丝镶嵌而上,刺环于刃身中,不愧是贵族少爷,就连随身带的利器也是金贵的物品。

  他的眼睛死死地瞪着山壁上那渐渐接近顶端的背影,瞳眸中充满了不满。“就凭你这么个被人无数践踏过的垃圾,凭什么能进入贵族学院与我们平起平坐!”

  凯撒紧握着手掌中的银丝匕首,身体愤怒得微微颤抖,他扬起了手中的匕首,利刃在光束下泛滥青光。

  “你凭什么?!”

  他用尽最大的力气地将手中的匕首向孙昊投掷而出,对于一名灵师来说,在低级阶段就已经能够掌握很霸道的力量了,匕首这点的飞行距离,对于被誉为“学院第一”的凯撒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利刃在疾风中旋转着刀锋,嗖嗖地高速向弹跃于凹陷之间的孙昊飞射而去。此刻的孙昊,正好落在单脚借力弹跳的一个缓冲阶段,而那直指他后背袭来的匕首,就将要深深刺入他的背间!

  “小昊!担心背后!”

  “孙昊,快向后空甩出长剑!”

  苏小妍和布莱克几乎是同一时间竭尽全力地大声喝道。孙昊惊得回过头去,却见那带着疾风的匕首正要插入他的鼻梁中。

  孙昊全身一震,脚下一个颠簸,顿时间便失去了平衡,向侧旁倾倒而去,匕首擦边刺过了他的面庞,划出点点血滴来。

  高空坠落的沉重气压深深压得孙昊喘不过气来。紧急之中,他赶忙摸向腰间的长剑,挥舞甩出了剑柄,凭借着多年练剑的本领,剑锋被他准确地插在了下方的凹槽中。

  他发动起全力控制自己住高速下坠的身体,右脚踩向被深深插入凹槽的长剑,借剑柄平台之力终于稳住了身形,平衡性又被他夺回到了手中。

  孙昊不敢多做怠慢,怕是等会凯撒又从哪发起什么突袭,那可就不是像现在那么轻易地便能摆平了。他低喝一声,再次单脚发力向上虎跃而起,速度又再度加快了几分。

  “该死!”凯撒咒骂了几句难听的话语出来,却再也没有了造成阻挠孙昊的法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不断弹跳地跃上了山壁顶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