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昊打了个惊颤,心中暗叫该死。避开了严厉处罚学生的八婆婆,却又在宿舍间撞上了学院的德育科科长,没有什么是比这更倒霉的事情了。对于这位德育科科长大人,孙昊也是略有耳闻过,他的惩罚手段可是要比八婆婆狠得要多出十几倍。

  昂克列灵师学院的德育科长,布莱克。他平常的主要工作就是教训违纪的学生,他给学生的惩罚可不仅仅是罚抄经书那么简单,他是在学院中唯一一位除了校长以外可以给学生开除罚单的教师,铁腕上握着大权,是学院中没人敢去惹怒的老师。

  只要是有做了违反校规的叛逆生,进了布莱克的办公室都会立马变得规规矩矩,面露畏惧之色,全然没有嚣张的样子在。男生会将腰板挺得笔直,不敢与其斗嘴,女生则会捏紧两边的衣裙,扭扭捏捏满是诚恳的语气。

  总而言之,只要在这学院里你遇见了布莱克,你就别想再有猛虎的风范,在他的面前,你就只能是一只无法反抗的小白兔,他才是绝对的霸主。

  若是让他勒令苏小妍退学,那小姐还不得被族长大人骂得半死。想到这糟糕的一幕,孙昊连忙挤出讨好的笑脸来,道:“不过是晚归一次罢了,我想布莱克大人不必那么小题大做吧,校规中也没规定说有对夜归学员进行开除处分啊!”

  、酷h匠网bz永S久免%`费\D看小-说Q

  “校规?”布莱克突然大笑了起来,他推开了窗户,密布的阴云掩盖住了平日里能看到的满天星辰,“这学校的校规,向来都是由德育科定制的,作为科长的我,修改校规这种事情,只要我动动手指头就能完事了。”

  他转头怒瞪向孙昊:“倒是你个卑贱的下人,有什么资格说教我们学校的校规?”

  “可是⋯⋯”孙昊还想要说些什么争取个不被开除的处分,却被布莱克厉声打断了。

  “够了!你算是哪个级别的人物,有什么资格来说教我滥用职权的事?我让你进入学院学习灵术你就去给我进修!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孙昊猛然一征,对于布莱克突然地变转话语有些不知所措,让他这样低贱的仆人去和那些有钱有势的少爷小姐一起进修灵术?这简直是天神赐予的莫大幸运啊!

  这一直是孙昊心中梦寐以求的事情,自己竟能够有资格进修灵术,这是多么的叫人难以置信!有了学习灵术的机会,他便有可能成为一位强者,就能够去守护心中那一份对于自己来说颇为重要的东西!

  孙昊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声音不断颤抖着:“这,这是真的么?布莱克大人?我,我有资格去教学部进修灵术?”

  布莱克微微一笑:“你没有听错,从明天开始,昂克列贵族灵师学院的学员名单中将会写上你的名字,灵师进修班里,也会多出属于你的位置。”

  “孙昊少爷,对于刚刚用卑贱等肮脏词汇形容您的事情,我对此深感抱歉,希望您能见谅。”布莱克深深地弯下腰板,为孙昊做出了恭敬的宫廷礼数。

  对于突如其来的幸福礼物,孙昊表现得有些不知所措。他赶忙拉起行宫廷礼数的布莱克,疑惑地问道:“布莱克大人,您是不是搞错人了?我只是区区一位北蛮族的随从罢了,怎么可能是你口中的孙昊少爷。”

  “不会有错的。”布莱克抬起头来,瞳眸中充满着对孙昊的敬意,“这是一位高贵的贵族子弟前来学院向我委托的,以他的社会地位有权利为你除去贱民的身份,并且封你为独门独户的王爵身份。是他向我和校长要求的,将你送入教学部去进修灵术。”

  “是苏誉族长么?”孙昊简直不敢相信,那以往离自己遥不可及的王爵头衔,现在竟就这样莫名地加冠在他的头上,就犹如在做梦一般。

  他犹豫了一下,伸手用指甲猛捏脸庞上的小肉,刺痛的痛感顿时传过神经阵阵传来。孙昊赶忙松开了指甲,一阵叫痛,看来这并不是什么逼真的梦境,而是真真实实发生在自己面前的事情!

  “虽然北蛮族足够强大,但还不至于能够改变一个蔗民的人生。”布莱克摇摇头,神秘地笑了笑,“那改变你地位的可是位伟大的王爵大人,是连苏誉族长也得忌惮三分的人。”

  孙昊开始有些纳闷了,既然将他推上贵族之位的不是苏誉族长,那么还能是哪位手握大权的亲王如此好心好意地帮他。他从小就是北蛮族中的小随从,遭有权有势的人唾弃,可没有什么诸侯王爵作为他的后盾。

  “不管怎样,从明天开始,你就随你小姐,哦不对,应该是随小妍同学去进修灵术吧。”布莱克友好地伸手拍了拍孙昊的肩膀,“学院的剑术课是由我教学的,你有兴趣的话可以选修来听听。”

  他弯腰伸手触摸孙昊腰间上的长剑,发力轻弹,下一秒,那被孙昊多年磨砺的长剑便在眨眼间轰然破碎,锋利的剑片四处飞溅。

  而此刻孙昊的身后是一阵冰凉,难以想象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剑身就在布莱克的手指轻弹下脱离了剑柄,破碎成了上百份残缺不全的利片,若是将这份力道攻击在人体身上,那将会造成怎样的恐怖威力?要换做体虚力弱的人,恐是会像这柄长剑一般,五腑六脏都会瞬间支离破碎吧?这是何以强大的威力!这布莱克的实力,就仿佛只露表面的冰山般深不可测,以他身怀的力量,绝不可能卑微到一所灵师学院来当德育科长的!

  布莱克蹲身捡起一片碎剑,在昏暗的灯光下端详了几番,青光反射在他的镜片中。他拾起收入口袋,朝着惊魂未定的孙昊微微一笑:“我期待着你的剑术能给我一个惊喜。”

  “还有,那边的小老鼠,也是时候出来露面了吧?”布莱克突然皱起眉头望向大门,“偷听别人说话可不是什么名门望族该做的事哦。”

  孙昊惊得转过头去,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这肮脏窄小的仓库中,竟还隐藏着第三个人在偷听着他和布莱克的对话,就连剑术高超的他也从未感觉到多余的气息存在过,那么就只有一个结论,这是位实力还要在他之上的家伙,且有极大的可能性可能是位灵师。

  只见铁门背后的黑暗角落中,一条细长的黑影贴着地板刷刷地蔓延而出,旋即撞上了白炽灯所照射在地上的昏暗灯光,就如同光明克制黑暗的道理一般,那条黑影顿时分散成数个黑点,仿佛陷入沼泽般逐渐地沉落进地中,数秒内便消散不见在了眼前。

  下一秒,铁门的夹角中缓缓走出了一个身影,洁白如玉的小白脸随即暴露在闪烁的炽光灯下,蓝如大海般绚丽的瞳眸怒瞪着孙昊。这躲藏在铁门后边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宿舍大厅中向苏小妍表白的凯撒。

  布莱克靠在窗边吹着清风,淡淡评价道:“隐身术运用得不错,只可惜影子收缩得不是很好,在我低身捡剑片时给发现了,不然是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境界的。”

  竟然能将隐身术运用得如此自如?孙昊望着面不改色气不喘的凯撒,内心中颇感惊讶。

  这隐身术是一种高级灵术,算是天灵那一类的灵术。他曾听家族中的长老们说过几次,据说是以巧妙的修炼方式将影子吸收在自己脚下来达到掩盖自己身形和气息为目的的灵术,且并非等闲之辈就能够修炼得成的灵术,一般只会在中级炽阶段以上级别的灵师身上才能见到。就算是有低级灵师掌握了这种灵术,按理来说在使用完后也应该精疲力竭才对。可看这凯撒,再怎么样也就是低级炽阶段的灵师,却能在使用完隐身术后,毫无压力地站在那里。看来这凯撒的实力,不容小视!

  “你怎么会在我的寝室里?”孙昊皱了皱眉头,对于凯撒的偷听行为表示不满。

  “来看看小妍眼中所谓的朋友罢了。”凯撒无奈地摊了摊手,眼睛始终瞪着孙昊,“她的心思好像全放在卑贱的你这啊,你可不像是个普通的垃圾,听着小妍的语气,我可是醋意大发呢。”

  “我说,没有选修剑术课的凯撒少爷,当着德育科长的面谈论说爱的事情真的妥当么?”布莱克关好窗户,深夜的冷风有些刺骨,他转过头来,望向咄咄逼人的凯撒,“你一定有什么想要说的吧?”

  凯撒点了点头,怒瞪着孙昊,抬手指向他,沉声道:“我决不允许,有像他这样的垃圾贱民进到贵族学院来进修灵术!这对身份高贵的我们,是个莫大的耻辱!”

  “凯撒少爷,请注意你的行为言辞!”布莱克深皱眉头,“这是学院高层做出的决定,容不得你来决定!你这是在调整德育科的权威!”

  “呵呵。”凯撒冷笑了几声,似乎丝毫没有退让布莱克的意思,“照布莱克大人这么说,明天这个贱民升入学院以后,一定会有很多贵族大少爷大小姐来挑战德育科的权威吧?我很想知道到时候布莱克大人的做法呢。”

  “而且就算是这家伙有强大的势力在后头给他撑腰。”凯撒挑起了宣战的眉毛,“按照惯例,王爵身份书也得到一年后才会申请下来吧?”

  “在他没有王爵身份书前!我!凯撒.加图索是绝不会承认他从丑小鸭晋升为天鹅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