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凯撒”一名,孙昊先是一愣,随即有些哭笑不得。凯撒的家族名为加图索家族,在西方列国中可以说是有很大影响力的贵族,据说伟大的家族祖先,凯撒大帝曾经在历史上征战远方诸国,一统西部,是人人尊敬的强者,家族实力也因此变得越来越雄厚,成为了名门望族。但后来因为腐朽的制度被驱逐下台,如今的西方主国托马斯国从此被建立起来,晋升为了新一代的王者。

  尽管如此,加图索一族仍然未就此消亡,后代们努力重振起初代祖先打下的基业,并选择臣服于创建了托马斯国皇朝的彭格列家族,在多年的忠诚追随下,为国家立下汗马功劳,终被封为了一族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爵贵族。如今的加图索王爵,更是兵权在手,掌握着国家的命运。

  而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这位少年,凯撒.加图索,正是当今加图索族族长弗兰克.加图索的独生子!未来族长之位的继承人!据说弗兰克之所以给儿子取伟大祖先的名字,是希望他将来能够独当一面,重振加图索的王朝。

  对于凯撒的传言,孙昊也多多少少听过一些。据说这位少爷在学院中的成绩总是数一数二的,不知曾有多少女孩向他表达爱意,但都被他一律地拒绝了。

  “恐怕能够吸引我的,也只能是那位东方的优雅小姐了,那位苏小妍小姐。”在拒绝信的最后一段,他总会写上这么一段令人恼怒的话。

  这还令苏小妍一度受到众多凯撒追求者的排挤,对于这段传闻,孙昊曾想要找过凯撒大少爷理论一番,但最终都怕给小姐惹出什么事端来,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就连苏小妍自己都想有要修理修理这位大少爷的冲动,因为凯撒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找她表白一次,方式繁多,防不胜防,这令她感到很是反感。要不是对方有着强大的背景势力,她早就叫人去教训一顿了。

  孙昊望着凯撒那副死皮赖脸的模样,忍不住道:“我家小姐都拒绝你多少次了,你烦不烦呐。”

  “你个下贱的仆人懂些什么?”凯撒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孙昊,随即又卖出粘人的嘴相道,“失败乃成功之母,我越是被小妍拒绝,我下次表白成功的几率就越大!”

  “怎么样?怎么样?我的新式蜡烛表白大法很浪漫吧?是不是有想嫁给我的冲动呢?”凯撒突然单膝下跪在苏小妍的面前,一副真诚的样子。

  苏小妍完全没有理会凯撒的下跪和烛光,直接绕开了他,径直向女生宿舍区走去。

  “冲你刚刚骂我朋友是下贱仆人的态度,我拒绝。”

  mf看正》版…章节Rz上酷匠网

  凯撒木楞楞地望着那渐离渐远的玲珑背影,神情中充满了疑惑,这世间的贵族,竟还能把自己的仆人当做朋友看待?

  ⋯⋯凯撒表白风波过后,孙昊这才算是松了口气,没有遇到八婆婆算是运气好的了。他小心翼翼地往男生宿舍区的楼顶走去,为了不吵到这些娇生惯养的贵族公子,他还特意脱下了鞋,轻声行走于楼梯间。

  并不是所有贵族来上学都能带个仆人的,苏小妍算是昂克列灵师学院中的唯一一例,还是把女儿当做心头肉的族长苏誉向校长百般求情,这才让怀有一身好剑术的孙昊跟随到学院来。

  因为孙昊是没有上缴学费的,所以宿舍安排上学院并没有给出空铺,收了北蛮族好处的校长只好临时命人将宿舍楼顶的小仓库清理干净,这才让孙昊有了住所。

  这换若要做是别人,定会是会有些不满甚至拒绝的,但孙昊只是个卑贱的仆人,他没什么怨言在,反而觉得单独一人住在仓库中也蛮好的,倒也清净。

  孙昊拉开宿舍老旧的房门,浓重的机油味顿时迎面扑来。虽然这里已改成了他的宿舍,但学校表示仓库的作用依旧不能浪费,于是在他闲置的地方上,便被放上了数盒沾满机油的零件。不过孙昊已经对此感到习惯了。

  “你可总算是回来了,能让德育科科长等那么久,可真是你的荣幸啊。”正当孙昊摸索着电源开关时,一道声音突然在黑暗中悠悠响起,此起彼伏的呼吸声传入孙昊耳中,惊得他全身一震。

  “啪”地一声响,顶上的白炽灯突然亮了起来,孙昊赶忙定了定神,这才发现,在昏暗的灯光下,竟站着一位年轻的男子,戴着一副深厚的眼镜,笔直的白色燕尾服把他的身形整得修长,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风度翩翩的绅士气息,望去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模样。

  “你是谁?!”孙昊警惕起来,想要伸手去拿佩在腰带上的长剑,却发现摸了个空。

  “在找你的长剑么?恐怕没有了剑的你,有着再厉害的剑术也没用吧。”

  孙昊惊得抬头看去,竟见那名眼镜男子手中正把玩着他的长剑,挥舞如风,运剑自如,数秒内便在窄小的仓库中施展出了众多高超的剑法,看得孙昊一阵大跌眼镜。

  “既然用剑,就要明白,不能让剑锋脱离出自己的手掌心。”眼镜男恭恭敬敬地将长剑递还给孙昊。

  此时此刻,孙昊的内心就如惊涛骇浪般久久无法平静,这位年轻男子不仅在他进门时掩盖了自身的气息,更是在顷刻间就能无声无息地将他的长剑从腰间夺去。这令人恐慌的实力,怕是只有是灵师才能抵达的地步吧!算上早晨对峙的冰公火婆和出手相救的中年男子,再加上现在眼前的这位快如风的眼镜男子。。。简直难以置信,自己在一天内竟遇到了整整四名强大的灵师!四名啊!

  孙昊战战兢兢地接过自己的长剑,声音有些颤抖:“敢,敢问您是何派灵师,找我有什么要事么?”

  那名男子笑了笑,推了推眼镜,道:“倒也算不上是何派,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布莱克,是昂克列灵师学院德育科的科长。”

  “我也没什么事情,只在八婆婆失职的情况下,你和苏小妍小姐就胡作非为违反校规夜不归宿。”布莱克理了理起皱褶的燕尾服,脸庞上的笑容让人很是不自在,“不知道,这能不能成为勒令你们退学的理由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