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历1249年,昂克列公国。

  破烂不堪的次城街道上,肮脏而又低矮的居民楼紧密地连靠在一起,楼顶上的瓦砾早已破锈多年,白墙上几乎寻不到一处较为完好的漆块,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腐臭味,其中夹杂着少许些廉价香水味,让得人闻之皱眉。

  这里充斥着罪恶,年轻的少妇身穿颇为暴露的衣裳在小巷前摆弄腰肢,招揽客人,持枪耍刀的混混们则蹲在阴暗角落,寻机抢劫有些钱财的嫖客,也有穿着破烂的乞丐,卖副可怜相在街道两旁求钱。若是有人敢欺负他们,他们便会联合起来反击。

  昂克列公国算是个小国,只有一个城市,与国家同名,就叫昂列克城。由于初任国皇统治得不得体,导致经济分布不均,这才分出了热闹非凡的主城区和充满贫穷与暴力的次城区。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落在阴暗的次城的街道上,寂静无人的小巷中,一栋破旧的居民楼大门被咿咿呀呀地打开,一名满脸通红的醉汉握着酒瓶跌跌撞撞地从里走出。

  “又是崭新的一天呢,昨天新来的妞儿还不错,应该可以让客人们爽一爽吧。”醉汉的身后还跟着一位花枝招展的女人,面容很是妩媚,柔软的双手轻放在醉汉的肩膀上,反复按摩着。

  “那妞儿该不会是什么名门贵族的人吧,我看她全身上下都是昂贵的东西⋯⋯”醉汉喝着劣质的麦酒,面庞露出担忧的神色来。

  “你就放心好了,若真是有什么贵族找上门来,以我们的实力还怕不能全身而退?”

  “但愿如此吧⋯⋯”

  据说每一片充满罪恶的地方都会有一个领主称霸。而这次城街道的领头羊,便是这住在小巷中的醉汉和女人。他们是一对年轻的夫妇,可以说是次城区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凭借着他们中级灵师的身份和实力,下城区中的妓院产业,几乎全都是由他们来负责管辖的。若是有客人敢在他们的场子里闹场,那可就倒霉了,如果不把你打到连亲妈都不认识你的模样,这对夫妇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由于一人用冰一人用火的缘故,次城区里的人都尊称他们为冰公火婆,谁都不敢轻易冒犯他们。

  “喂,你们把我家小姐绑到哪里去了?!”突然,不和谐的声音在空气中炸开,一道身影从屋顶上翻身而落在冰公火婆的面前。

  那是一位面庞清秀的少年,望去十六七岁左右,面色略显苍白,漆黑的瞳眸中显露着还未褪去的稚气,腰间上左佩长剑。他站稳了脚步,竟公然对峙冰公火婆。

  “嗯?”醉汉挑了挑眉毛,“小屁孩,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你的小姐?那你应该去主城街道找她去。”

  剑锋锵声出鞘,少年上手长剑,语气上又强硬了几分:“多余的话我就不想说了,我只要你们归还小姐,可是有人目击说是你们昨晚在饭店袭击了我家小姐!”

  冰公火婆对视了一眼,随即火婆冷笑一声,问道:“小臭孩,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级别的人物?竟敢向我们挑衅?”

  “次城街道的霸主,冰公火婆。”

  “既然知道还敢来我们这儿要人?”冰公把玩着手中的空酒瓶,丝毫没有要交人的意思,“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限你三秒钟,赶紧从我眼前滚蛋!”

  面对次城霸主的威胁,少年却依旧不为所动,他迈前了一步,道:“是不是将你们打趴下了,就能把小姐归还给我?”

  “那就得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见少年敬酒不吃吃罚酒,冰公暴怒了起来,他猛然跃起,离地面有一丈之高,“如今能击败我们夫妻的,还没在我们面前出现过呢!”

  “灵术:寒冰箭!”

  冰冷的寒流凝聚起在空气之中,周围的气温陡然下降。冷气席卷上了冰公的双手,伴随着发力之下,数十根利箭从他手掌中迸发而出,嗖嗖向少年射去,其上覆盖着层层冻冰,恐怖的寒气附着在箭身上,带着少许凌厉的杀气。

  少年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挥舞起手中的长剑欲要荡开这些冷箭。可没想那箭头竟丝毫不比普通的箭头,充满着霸道的力量,撞上沉厚的剑身却未有弯曲落地,愣是凭靠着雄厚的力道和冰冷的冻气,竖直箭头撞开了少年手中的长剑。

  少年只觉手腕深痛,惊叫一声,手掌便是突然失去了力气,长剑脱落掉地,自身也因冲击力向后跌撞了几步。

  灵师的攻击和普通攻击的对比,差距就是那么巨大么?少年吃痛地跌坐在地上,他的膝盖两边已经被两根冰箭深深地插入,锋利的箭头扎深在骨肉里,隐隐作痛着,不断有鲜血向外流出。少年感觉那冰箭上的寒冰之气从膝盖弥漫向了全身上下,遍布了神经,阵阵寒意扑面而来,令其瑟瑟发抖。防御被对方击破开,身上难免会受到几处攻击,可谁想冰公的攻击竟是如此精准,命中了他的两边膝盖。这下要是想继续站起反抗,恐怕就有些艰难了。

  “白痴,就凭你那普通的长剑和瘦小的身板,怎么可能防得住我的灵术攻击?你应该赶紧跑才是对的。”冰公望着面前这可怜的小羔羊,眼神中满是不屑,“我那箭头上可是覆盖满了浓郁的冰毒,除非我给你解药,否则你定会在一天之内被冷气冰冻而死!”

  “不过⋯⋯”冰公奸笑一声,“你也没有这一天的时间了!”

  烧灼的热感从背后扑腾而起,少年全身一震,这才发现火婆早已消失在了原地!寒气和热气夹击在他的身体前后,少年体中一阵难受,犹如掉入了冰火两重天的地狱般,一会儿极寒一会儿灼热,冰火交加,身心都痛苦不已,折磨不堪。更为重要的是,他的膝盖受了限制,这样下去别说救出小姐了,连自己能否逃离都是一个大问题。

  最Tk新3章节上\酷匠网¤P

  这⋯⋯就是和灵师战斗的下场么?灵师,果然是个强大的所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